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作家网 >正文

临沂行

2014-08-22 09:25:4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网    作者:方鸿惟

时光荏苒,光阴飞逝,一转眼间,从临沂参加“书香•国土”颁奖会回来已过4个月。每每在闲暇时忆起这段经历,仍激动不已。

选定了高洪雷老师的《另一半中国史》作为我的读书征文目标,为了写好这篇读书心得,我硬是对这部近55万字的鸿篇巨制通读了三遍。此前,浙江宁波的伊豆美眉已经写过这部书的书评并获奖,我如果再写这部书评文章,能够突破伊豆文章的框框吗?但出于对《另一半中国史》的喜欢,我不舍放弃。几经思虑,最后以《寻找回家的路》作为突破点,创作了这篇读书征文。

2014年4月,幸运之神降临,《寻找回家的路》先是从1300多篇文章中脱颖而出,进入了100篇初选作品,后又被评为二等奖,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简直让我欣喜若狂。

遥想起2009年,我的一篇征文《两棵迎春树》获得了农业部主办的全国征文一等奖,当时在武汉召开颁奖大会,因为天气缘故,我没能参加,一直引以为憾。此次获奖,距离上一次全国性的大奖,已经很久了。

临出发之前,天气异常,雨水频繁。我的内心焦灼而痛苦,我的工作是防范地质灾害,下这样的大雨,会不会让我的临沂行再次成为雨中花?

在希冀和期盼中,度过了短暂却又漫长的一周,终于,4月21日,临出发前,天气转晴了。

上了火车,从身体到心灵,我真切地知道,我的临沂之行已经出发,我已成功踏上美妙的旅程。

心情奇好,想起一句话:心灵和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

山东,对我来说充满了幻想和期待。临沂,对我更是一种终点和起点。去临沂参加“书香•国土”征文大赛,于我而言,意味着征文比赛画上句号,但对于文学写作,临沂应该是我另一个全新的起点。

从我有限的历史和地理知识,我模糊地认为,齐鲁大地,一直以来都是中原文化的发源地。山东这个地方,出现了太多伟大的人物和伟大的事件,诸如孔子,诸如鲁国。近的来说,首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就是山东人。在莫言的小说中,高密东北乡,堪比东北那旮旯。这也不说,我想说的是,作为《另一半中国史》的忠实读者,本书作者高洪雷老师,一直是我仰慕的作家,恰好也是山东人。去临沂之前跟高老师通短信,欣闻高老师也会去颁奖现场,这便让我的临沂之行充满了期待。

后知后觉的我,在文学写作这条道路上,才走了短短不到5年的时间。但就这段时间,已经让我觉得黔驴技穷英雄气短江郎才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的写作陷入了一个瓶颈期,我期待着能找到一个突破口,或者能找到一个速效充电器。于是,跟高老师的会面,除了仰慕之外,便多了一层取经的意思。

舟车劳顿,路上甚至出了一幕被“客托”讹了的插曲,但这些都没有让我期待中的临沂之行失色。

列车进入山东地界,视野便开阔起来。齐鲁大地果然是土地肥沃的所在,平原地貌跟我们皖南山区很不一样。皖南山区多的是蜿蜒回旋的道路,不管是国道省道还是县道乡道,在家乡,便多出些弯弯绕绕来。就像人心里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心路。

山东的道路,却是阡陌纵横,平平整整。直的不能再直的马路,伸向路的尽头。这样的道路,是否代表着山东人直爽的性格?

临沂不大,但很精致,而且很干净,也不嘈杂。

我喜欢干净的城市,喜欢干净城市中那份难得的宁静。在快餐文化肆虐的今天,社会略显浮躁,城市到处都是喧嚣,能有一片净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找到会议地点,已经是午后。热心的临沂局工作人员带我去食堂吃饭。在填肚子的过程中,工作人员的热心和热情,让我真切地感到,山东人好客,名不虚传!

回到房间,本来很是疲惫,想早点休息。可是精神跟身体唱起了反调,身体的疲劳抵不上精神的亢奋。我猜测着,高洪雷老师什么时候能到临沂呢?我的同室又会是哪位老师呢?

站在玻璃窗台前,看着窗外的景致,思前想后之际,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莫不是我的室友露面了?

用我儿子的话来说,此时的我用“飞一般的速度”冲到了房门处,打开房门,一个略显瘦削、然双目炯炯有神熠熠闪辉的汉子在门口含笑而问:“您是方老师吗?”

没楞过神来,在我印象中,我从来不是什么老师,就连在茶坊群里大家偶尔会叫上几句“方老师”,我也是赶紧推脱不 已。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我若“为师”,实在是对“师”的大不敬。

“我是刘玉福,也是参加这次颁奖大会的。”见我有些恍惚,来者主动跟我解释。“刚刚去总台询问了,说我的同室是方鸿惟方老师,让我高兴坏了!”

赶紧将刘玉福让进房间,帮忙着卸下行李,我们便攀谈起来。

玉福是个有心人,对我的情况很是了解,而我觉得汗颜的是,我将这个刘玉福和另外一个陈玉福给弄混淆了。真是对不住玉福,哦,是对不住刘玉福!

言谈中玉福告诉我,他跟他儿子都较为关注我在作家网发的一些系列文章,比如《笑笑驾车记》、《笑笑购房记》等文章,都让他们觉得很幽默风趣。

有着共同的爱好,话语便投机,不一会儿,我跟玉福就从普通的文友发展成了好兄弟。

晚餐时,见到了山东国土资源导报的吴文峰,以及写父亲母亲系列文章特别出色的冯连伟,还有国土报的好几个我叫不上名字的编辑老师们。当然,还见到了早就在报纸和QQ群里熟稔了名字的中国国土资源报副刊的编辑王诒卿编辑,以及年轻帅气的秘书长徐峙先生,见到了传说中的常江老师及夫人。将近半夜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偶像高洪雷老师。在高老师的房间里,一番教诲式的交谈,让我跟偶像的距离越拉越近。

告辞高老师回房时,我的手上多了一大摞沉甸甸的书籍,这是高老师亲笔签名的新书——一部大胆猜测并小心论证的《另一半文明史》。

尽管我有早睡早起的习惯,这个夜晚尽管让我有些累,但是望着窗外那星星点点的灯火,我还是幸福地觉得:临沂的这个夜晚,很美!

“书香•国土”颁奖会如期举行。同时举行的还有第三届读书节启动仪式。

山东半岛不愧是邹鲁地域,对于读书,山东人的兴趣显然不轻。浓厚的学习氛围,让山东保持着不断的人才冒尖。回想起来,咱们徽州虽有着“东南邹鲁”的悠久读书传统,却在历史的洪流中被名、利及更多因素所阻隔。“十户之村,不废攻读”, 同一村落“一门九进士,同胞两翰林”及“父子尚书”并不鲜见,近代甚至还有“一门五博士”的奇迹。可是到了当代,徽州的读书已经呈整体颓废的走下坡路趋势。幸好,在歙县,有我的恩师周德钿等一帮人,挑起了徽州读书的大任,扛起了复兴徽州读书氛围的大旗,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我便有幸成为了在2014年度得到好运气的读书人之一。

会议还有一项议程,获奖代表上台发表读书和获奖心得。组委会可能是想给我们一个自由发挥的空间,在会议前才通知我们要准备一下,上台发言。

内心不禁有点惴惴,好在我这个人有“人来疯”的优点,也没怎么当回事,只在肚子里打了一番草稿,就上台做了一个《从天堂到临沂》的即兴演说。

虽然还有些词不达意,虽然还有些话未尽兴,但毕竟站在山东的土地上秀了一把自己,内心的虚荣心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呵呵。

上午结束前,一个瘦削的老者在主席台上宣布,让大家利用中午的时间,想一些特别尖锐的问题,由他在下午的讲座中进行现场解答。这样大的口气,让我对这位老者刮目相看:要么是有真才实学支撑着这个躯体;要么就是利用国土资源协会的名头狂妄不羁。

这位叫做任洪渊的老者,在下午的讲课中让我大吃一惊。手机百度后才知道,任洪渊大师是著名的学院派诗人,是当代文学一个独特的存在。历年来对他的诗歌引起诗歌界的争论不休。

虽然我对诗歌一窍不通,但不妨碍我欣赏任洪渊老师的代表作。有人说,能写得一手好诗的人,他的文章更会让人动容。看来,我的文字平奇无华,终是不会写诗的缘故吧!

想来,这是临沂行给我最大的一个收获。

相聚总是太短

分手总是太长

……

读中专时,迷上了汪国真的诗。那时的手抄本整本地抄写着这些词语简单、文字清新、意义深远的一首首小诗。一直到现在,我还能清晰无比地背诵出汪国真的很多首诗来。

这样的一首诗用在跟临沂、跟蒙山、跟第二届“书香•国土”颁奖大会暨读书节活动的分手上,不知是否妥切。但用在跟玉福的告别上,却是真切无比。

两天的时间,我跟玉福几乎形影不离。我们一块儿逛夜晚里的临沂小道,一块儿登上蒙山拍照留影,一块儿在餐桌上畅聊美食……我们的友谊就像山东的小米粥,黏黏糊糊。也像徽州的毛豆腐,绵绵长长。

还想再多留两天,还想再多跟文友们多学学写作的经验,还想……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美丽的聚会都会还给时间。

请我吃过饭后,热情的玉福又开着车将我送到火车站。经过安检的那一刹那,背扛手提着玉福给我准备的满满的山东土特产,我的眼睛禁不住湿润了。挥手告别玉福,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山东,我会再来的!玉福,我也会再来找你聊天聊地聊空气的!

但愿那一天,不要太久远!

转载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国土资源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