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油气调查 >正文

我国生物柴油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昨日在北京成立

2015-04-22 18:12:04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网    作者:

[讯]:为推动我国生物柴油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昨日,国家生物柴油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在北京挂牌。该“联盟”的成立,标志着我国生物柴油产业将在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下,瞄准世界领先水平,在实施产、学、研相结合的基础上,通过不断增强该产业聚合力及技术创新能力,将我国循环经济发展及生态环境改善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据悉,“联盟”将整合我国生物柴油优势资源,通过发展百万亩小桐籽树油林基地建设及6套10万吨/年生物柴油加工装置建设,于2020年实现我国生物柴油规模化生产。

根据国家近日颁布的《生物柴油产业发展政策》,“联盟”还将根据云南省生物柴油运营经验,通过“生物柴油原料封闭专供”、“车用生物柴油专混”和“封闭区域专营”,走出一条符合我国生物柴油产业发展战略的“三专”运营模式。

据联盟理事长单位——中生油(北京)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随着生物航油、车用生物柴油应用领域的不断扩大,我国的生物柴油产业将会很快进入规模化发展的快车道。

据悉,目前,中生油(北京)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已在湖南、海南、广西、广东、云南等省建立了小桐籽种植示范基地。下一步,示范基地将从“产、学、研”入手,通过批量生产的发展模式,以快速推动我国生物柴油产业的产品升级。

该负责人还介绍,国家近日出台的《生物柴油产业发展政策》明确提出:“发展生物柴油产业对于改善大气质量和生态环境,提高绿色清洁燃料应用比重、探索石油替代途径,促进能源农林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是解决“地沟油”回流餐桌问题、切实保障食品安全、维护公众身体健康的重大举措,是变废为宝、化害为利,促进循环经济发展,提高生态文明水平的必然要求。”下一步,“联盟”将本着生物柴油产业发展“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有利于餐食安全、有利于变废为宝”的原则,建设技术创新资源的集成与共享通道。

该负责人还指出,发展生物柴油能够有效减少“地沟油”回流餐桌,由于我国是餐饮大国,每天都有大量的“地沟油”产生,而庞大数量的“地沟油”如果没有正式的“归宿”,那么,在巨大利益驱动下,势必会流入餐桌成为危害人民群众健康的隐形杀手。他认为,治理好“地沟油”的关键不是“堵”而是“疏”——将其规范地引进生物柴油制造领域,才能确保百姓的餐桌安全。

据悉,昨日,倍受各方关注的“石油垄断第一案”(二审)已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此,经济界有关人士指出:“该案的审判结果将直接影响生物柴油产业能否在中国生存、发展。据悉,目前,生物柴油在国际上已经得到广泛应用。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十分看重生物柴油的可循环性、环保性及经济性,并由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加以扶持。

司法界有关人士指出,该案早已不是企业间的纠纷,而是传统石化能源与新能源间的碰撞。生物柴油是否能够迎来“春天”?该案的判决结果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新闻背景资料(一)

按照现有法律和政策,生物柴油生产企业不能自行混配、销售,必须全部销售给成品油销售企业,由成品油销售企业将石化柴油与生物柴油(BD100)混配成B5柴油后销售给消费者。

以云南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鼎公司)为例,该公司的生物柴油项目是在云南省能源局立项,并经环评合格、具备规模生产合格达标生物柴油资质的生物柴油示范企业,目前盈鼎公司在昆明嵩明杨林工业开发区建有15000吨/年的生物柴油生产线。盈鼎公司生产的生物柴油经过国家石油石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产品质量达到国家BD100(GB/T 20828-2007)标准。

BD100(GB/T 20828-2007)的全称是柴油机燃料调合用生物柴油,B5的全称是生物柴油调合燃料,即BD100标准是调和燃料所用的生物柴油的标准,B5标准是混配后的调和燃料油的标准。BD100(100%生物柴油)是不能直接使用于汽车发动机,必须与石化柴油调和成为B5(95%石化柴油,5%BD100生物柴油)后才能使用。根据我国《可再生能源法》以及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做好地沟油制生物柴油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46号文件)的要求,生物柴油生产企业是不能自行混配、销售,必须将所生产的生物柴油(BD100)全部销售给成品油销售企业,由成品油销售企业将石化柴油与生物柴油(BD100)混配成B5柴油后销售给消费者。石油销售国企所提出的“发动机破坏实验、道路经济性实验、安全使用报告”等等,是属于调配后的B5柴油需要做的实验,进行实验的主体根本不是盈鼎。

BD100和B5已经有国家标准,所谓国家标准,就是在制定之前已经通过权威专家、部门进行科学地实验、测试、评估和验收后得出的标准,符合标准确定的参数,就可以经济的、安全的在设备上使用。盈鼎作为生物柴油生产企业,只需要按照标准的要求,生产出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BD100),不需要重复进行实验,否则制定国家标准还有何用处?如果国家标准有问题,那么可以追究标准制定者的责任;如果盈鼎生产的生物柴油不符合国家标准,那么可以追究盈鼎的责任;如果成品油销售企业所销售的生物柴油调和燃料有问题,那么可以追究销售企业的责任。

新闻背景资料(二)

石油销售国企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将盈鼎生产的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纳入其销售体系。

石油销售国企认为其已将生物柴油纳入了自己的销售渠道,是特指海南省以政府行政指令的形式(琼府办〔2009〕49号《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海南省生物柴油市场推广使用工作方案的通知》)强制性地令中石化海南分公司,必须采购中海油新能源公司的生物柴油,由中石化海南分公司调配后在海南岛内封闭应用生物柴油。但随着今年年初中海油宣布全面退出新能源领域,同样为央企的“第三桶油”——中海油公司已经被逼出了生物柴油市场,目前海南省已经没有生物柴油可加。石油销售国企作为唯一实例佐证的海南省尚且如此,没有实例提及的全国其他省份的状况已经没有必要一一列举。事实情况是:石油销售国企分布于全国各地的近四万座加油站中,没有一座加油站公开接纳生物柴油,所谓的已经将生物柴油纳入销售体系完全是无稽之谈。

与海南省以行政指令落实成品油销售企业采购合格生物柴油的情形一样,云南省同样是以行政指令的形式试图推动云南生物柴油的推广应用,云南省的46号文件对生物柴油的销售同样做出了明确的规定。但中石化总公司及其云南分公司却置若罔闻,中石化总公司能同意海南分公司采购央企中海油的合格生物柴油,为什么不能同意其云南分公司采购民营企业合格的生物柴油。究竟是云南省政府行政指令的权威性不及海南省?还是因为盈鼎是民营企业人微言轻、理应受到歧视?

我国《可再生能源法》第十六条规定:“国家鼓励生产和利用生物液体燃料。石油销售企业应当按照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或者省级人民政府的规定,将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液体燃料纳入其燃料销售体系。”这里指的是“石油销售企业”,而不是特指“海南的石油销售企业”,“省级人民政府”也不是特指“海南省人民政府”。石油销售国企仅以自己在海南省曾经将生物柴油纳入销售体系,就说自己已经将云南省地区盈鼎生产的生物柴油纳入销售体系,这种以偏概全的说法,只是在自欺欺人。

新闻背景资料(三)

生物石油销售国企拒绝交易使民营生物柴油企业处于困境

据权威媒体报道,“受销售终端的制约,全国从事生物柴油的生产企业,约有八成处于巨额亏损,甚至停产状态。目前尚在时断时续生产的企业也是一片哀鸿,其主因几乎都因没有自己的加油站,也很难进入中石化等成品油零售市场而造成的。”

在极为特殊的背景下,为将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纳入国企燃料销售体系,海南省曾以红头文件的形式(详见《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海南省生物柴油市场推广使用工作方案的通知》琼府办[2009]49号),由地方政府强制处于市场垄断地位的中石化海南销售分公司,必须采购中海油新能源公司生产的生物柴油,并由中石化海南销售分公司调配后在海南省推广应用生物柴油。但随着2014年年初中海油宣布全面退出新能源领域,海南省及央企“第三桶油”的中海油公司同样被逼出了生物柴油市场。采购生物柴油混配现已终止,目前海南省已经没有生物柴油可加。

目前,中石化分布于全国各地的近四万座加油站,没有一座明确标示是生物柴油的加油站。

中石化称“生物柴油作为新能源产品,要经历封闭运行和全面推广两个阶段,应以全市公共交通车辆为封闭运行试点,目前尚未到全面推广阶段”。那么请问,昆明公共交通的成品油供应商是不是中石化云南销售分公司?中石化不采购合格的生物柴油,不允许使用其储运设施,昆明公共交通如何能用上生物柴油?云南省政府办公厅46号文件明确指出:“成品油销售企业必须建立生物柴油示范站,国企应率先在低碳减排的国家战略目标中承担责任并作出表率。”文件出台两年多,中石化“积极努力地推广应用生物柴油”的事例有哪些?建立的生物柴油示范站在哪里?承担责任所作的表率在哪里?2012年召开的十八大首次把“生态文明建设”单独成篇,把以往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社会建设及文化建设的四位一体发展为与“生态文明建设”并列的五位一体,首次把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纳入国家的重要战略部署,中石化作为国企,理应带头履行社会责任。

中石化认为“云南缺乏从成品油销售企业到消费者的明确的配套政策”。对此,云南省政府办公厅46号文件已经有完整的销售政策:“五、政策措施(五)……混配后的生物柴油须符合国家标准或者地方标准,标明生物柴油和混配比例,明码标价、公开向市场销售。……”如此明确的政策,怎能说出没有政策?

新闻背景资料(四)

石油销售国企拒绝将盈鼎生产的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纳入其燃料销售体系,违反法律规定。

根据我国《可再生能源法》第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国家鼓励生产和利用生物液体燃料。石油销售企业应当按照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或者省级人民政府的规定,将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液体燃料纳入其燃料销售体系。”据此,石油销售国企作为石油销售企业,在云南省政府和云南省能源局的多次要求以及盈鼎多次的请求下,仍拒绝将盈鼎生产的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纳入其燃料销售体系,严重违反法律的规定。

石油销售国企在云南省成品油销售市场具有绝对的市场支配地位。根据我国《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三)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石油销售国企所谓“正当理由”除了前面提到的部分外还包括:

1)“不知如何混配、混配技术要求高,费用高”。石油销售国企既宣称是“第一家销售生物柴油的企业,已经将生物柴油已纳入了销售渠道”并且“已经在海南销售生物柴油”,又提出“不知道如何混配,没有设施及检验标准”,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令人费解。事实上,混配生物柴油的设备,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巨额投资,这点在海南省和昆明公交的试运营中已经能够得到证实,云南省政府46号文件、云南省能源局、昆明市政府会议纪要中也多次重申了“无需新建、改装或增加混配设备,不增加运营成本”的问题。而石油销售国企却向云南省发改委致函,列举种种“困难”以及大量的设备改造费用,核心内容无疑是“要钱”。退一万步讲,即使确需增加改造部分设备,难道石油销售国企宁愿花巨资装修豪华办公楼、购买加油站,也不愿意花一分钱为社会做一点贡献?石油销售国企天天挂在嘴边的“承担社会责任”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2)石油销售国企声称“云南省没有配套的推广政策”不是事实。实际上,云南省政府办公厅的46号文件已经有完整的销售政策:“五、政策措施(五)混配后的生物柴油须符合国家标准或者地方标准,标明生物柴油和混配比例,明码标价、公开向市场销售。”难道石油销售国企所谓的“明确的配套政策”是指石油销售国企销售生物柴油的补贴政策吗?如此说来,在石油销售国企眼中只有金钱的地位才是至高无上的,什么十八大生态文明、循环经济、低碳发展等等国家战略都可以熟视无睹,视而不见。

3)石油销售国企认为“生物柴油作为新能源产品,要经历封闭运行和全面推广两个阶段,应以全市公共交通车辆为封闭运行试点,目前尚未到全面推广阶段”的观点不能成立。因石油销售国企拒绝采购生物柴油,盈鼎只得自行投资并与昆明公交合作建立“公交羊浦车场生物柴油加油站”,但石油销售国企是昆明公交的成品油的供应商,石油销售国企不提供石化柴油,不允许使用其储运设施,加油站仅运行了四个月就被迫停止。云南省政府办公厅46号文件明确指出:“成品油销售企业必须建立生物柴油示范站,国企应率先在低碳减排的国家战略目标中承担责任并作出表率。”文件出台两年多,要求石油销售国企建立的生物柴油示范站仍然是镜花水月,所谓的封闭运行试点早已是昨日黄花。因此,盈鼎要求石油销售国企将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柴油纳入其销售体系符合法律规定,而石油销售国企所谓的“正当理由”只是其为了逃避承担社会责任的借口,石油销售国企的行为已经违反法律规定。

新闻背景资料(五)

石油销售国企对盈鼎的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国家相关要求,车用柴油必须与石化柴油混配后(5%的生物柴油与95%的石化柴油混合成为B5标准生物柴油)才能使用。盈鼎作为生产企业,按照我国《可再生能源法》及云南省办公厅46号文件的规定:“生物柴油生产企业所生产合格达标的生物柴油,应当交易给成品油销售企业,由其按照国家标准进行混配后,利用其现有的储运设施和销售终端面向市场,由消费者选择应用。生物柴油制造企业,不得自行混配生物柴油,不得直接面向市场销售生物柴油。”盈鼎自2006年开始在云南投资建厂,先后投入资金6000多万元,但由于所生产的产品生物柴油不能流入市场,产品大量积压,无法连续进行生产,工厂开开停停,同时为了保证积压的产品的质量,对于长期积压的产品还要进行再加工。从投产至今,盈鼎为维持工厂基本运转支出的设备维护、仓储、工人工资、再加工、积压损耗等等费用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1631.25万元,因无销售渠道造成的可得销售利润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盈鼎提出300万元的赔偿,仅仅不到实际损失数额的五分之一。遗憾的是,石油销售国企作为在云南省成品油销售市场具有支配地位的企业拒不履行法定义务,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拒绝与盈鼎交易,造成盈鼎巨大的经济损失。根据我国《可再生能源法》第三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之规定,石油销售国企应当对盈鼎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