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质矿产 >正文

科学“走出去” 外面更精彩

2017-07-06 09:48:28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周飞飞

提要:“一带一路”建设为中国矿业“走出去”提供了广阔空间,那么,中国企业能否做到对矿业大势不误判、对市场陷阱不误踩、对国际规则不误读、对运行路径不误行、对难得机遇不误时?不久前,300余名政府部门人员、院士专家、企业高管齐聚在北京召开的丝路矿业论坛,热议中国矿业如何科学“走出去”。

473089_zhouff_1499225537603

“一带一路”倡议承载着矿业人的强国梦,为广大矿业企业搭建了一道增进国际合作、实现全球资源配置的“彩虹桥”。

新丝路,大格局中的新机遇

“加强与丝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多领域合作,搭建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国际合作平台,有利于促进实现‘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的目标,有利于促进丝路沿线国家及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和增进人民福祉。”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王研在论坛上的致辞,引起了许多专家学者和企业代表的共鸣。

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大道在演讲中表示,中国正处在开创百年国运的时刻,中华民族要在未来几十年间实现“中国梦”,就必须在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下具有清晰、科学的全球观点和全球战略。“一带一路”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当代中国的全球观念和全球战略。这一重大倡议,体现了我国新时期的全面对外开放战略;推行这一重大发展愿景和倡议,将营造一个各国间经济、贸易、技术、文化交流合作的大平台,构建一个全球地缘政治安全的大格局。

“中国企业一定要借力‘一带一路’走出去,保障国内资源需求,分享矿业全球化红利!”对此,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院长王京彬的分析来自对形势的研判,更来自他对地质矿产行业的了解:其一,全球新一轮工业化和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矿产资源保障;其二,全球四大成矿域、19个重要成矿带中,“一带一路”沿线成矿区带达12个,资源合作前景广阔;其三,当前国际国内矿业处于相对低迷期,“走出去”获取海外优质资源机遇难得。

‘“一带一路’建设,为中国矿业‘走出去’提供了广阔空间。”王京彬说。

中国五矿集团的公司总会计师、中国五矿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沈翎也这样认为,她说,“一带一路”有望突破以往政治经济格局,成为全球经济新的增长点。一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矿产、能源丰富,矿产资源开发程度较低且需求增长较快,为我国与沿线国家开展矿业开发合作,建设境外矿产资源多元供应网络带来机遇;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基础建设投资巨大,预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未来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介于1.8万亿美元~4万亿美元之间,这也为与工程建设相关的地质勘查企业走出去带来了机遇。

据她介绍,在这样的大势下,中国五矿正在加快“走出去”的步伐。2016年底,五矿境外资产占比31%,收入占比16%,布局全球52个国家(地区)。“作‘一带一路’倡议的践行者,这是中国矿业企业的使命!”沈翎充满激情地表示。

到国际市场上“淘金”,就像摘取荆棘丛中的鲜花,可能拥有最美的花朵,也可能被刺得鲜血淋漓。

走出去,有鲜花更有荆棘

大会透露,“十二五”期间,中国矿业每年对外直接投资均超百亿美元,2013年最盛,达到近250亿美元,2015年投资存量为1424亿美元,占我国对外投资总存量的13%。“中国矿业走出去的成绩有目共睹,这也是经济全球化带给中国的历史成果,也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资源保障。”一位代表如是说。

尽管五矿、紫金、洛钼、中色地科、安徽外经建等大企业都在海外项目上有着不俗战绩,但也有许多教训、坎坷,磨砺着中国的矿业企业。

说起“矿业走出去之痛”,参加丝路矿业论坛的许多代表都深有感触。对此,王京彬总结了几种常见的情况。

一是由于不了解矿业周期性及走势,对矿业形势误判,出现高位接盘或错失并购良机。

比如,据全球资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世界铁矿石的供给2012年达到顶峰出现拐点,而国内一些矿业企业缺乏判断,多家公司高位接盘。某钢铁企业2011年7月,以15亿美元收购“非洲矿业”公司塞拉利昂唐克里里铁矿项目25%的股权。之后由于铁矿石价格下跌,2015年仅以1.7亿美元购得其余75%股权,为高峰期收购价的3.7%。目前该项目仍处于无法正常生产状态。

二是按照国内标准评价国际项目,把“石头”当成矿。由于企业国际运营能力和经验不足,一些企业技术人员对国际标准和判别准则不了解,而仅以国内矿床规模、品位的一般工业指标作为矿床好坏的判断依据,导致对矿产资源价值的技术误判,所投资的项目成为“呆矿”或开发效益很差。

三是对外部环境调查了解不深入,投资的“优质”项目难以实现预期目标。这些外部环境包括基础设施条件、政治法律风险、社区责任以及工会和当地非政府组织等情况,只有做好信息收集工作,才能了解问题所在。首钢秘鲁铁矿,在经历了十余年探索和经验积累后,才与当地社区和工会组织建立起有效沟通平台,取得了积极成果;华友钴业在刚果金被非政府组织国际人权组织抹黑,后来通过咨询公司才得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四是国际化人才和知识储备不足。矿业是一个高技术、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领域,而一些走出去的矿业企业就因为语言不通、技术不硬、法律不熟,贸然投入大量的资金,导致项目走了弯路或以失败告终。

中国矿联原常务副会长、全球资源战略中心特聘顾问王家华也谈到了这样一个例子:某公司进入某国收购了10亿吨资源量的铁矿,论证时连收购带建设的资本支出约25亿美元,三年后可出矿。但结果投资增加4倍,已超过100亿美元,出矿时间拖延4年,直至今日仍像套在脖子上的绞索,因为按现在矿价出一吨赔一吨。原因是什么?合同不规范、合作伙伴没选好、尽职调查不严谨,海外开发无经验……仅说两个细节:到矿区要修一条简易公路,但要通过一片螃蟹保护区,按当地环保规定,必须要架桥,需增加投资6000万澳元;矿区要建矿工宿舍,预算3000万美元,但按当地法律,矿工必须一人住一间房,且要有冰箱、彩电、淋浴等全部设施,生活区还要有健身、娱乐、酒吧等配套设施,结果预算又大大突破,花了3亿美元,是之前预算的整整10倍。

“我们必须承认,中国矿业的国际化程度不高,所以有些项目输得很惨。”王家华总结道。

只有进一步深入研究、把握矿业长周期、强周期的行业规律,企业才能顺应大势、顺势而为。

观大势,抓住矿业投资窗口期

那么,在成功与失败的共同洗礼下,中国的矿业企业如何才能更安全、稳健、高效地“走出去”?王家华等专家认为,首要原则就是——全面了解矿业的大势,选择好窗口期。

王家华用一个小故事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去年某公司领导前来咨询,说大宗矿产价格最近行情很好,房地产市场萎靡不振,想投资矿业,问搞什么好?王家华问,你懂矿吗?他说过去搞过,懂一点。王家华又问,那你知道全球矿业今后10年的大势吗?他回答,不知道。王家华说,那你补好了课咱们再谈。

“其实,这是个普遍现象,特别是转行涉矿的民营企业,基本是‘靠着感觉走’。大势不知道,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他说,业内的常识是,贸易看当年,勘查看五年,开发看八年,并购看中长期。“做矿业,拍脑袋不行,凭感觉不行,只看当前矿产品价格也不行。”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共识,本届论坛特地请来了中国地质调查局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高尚,请他为与会者介绍该中心近年来的原创性研究成果——从需求周期判全球矿业大势。

他告诉大家,当前全球资源需求已进入低增长期,资源价格将从金融驱动向成本支撑转变,处于下降周期的供需再平衡阶段,预计未来3~5年将处于相对平稳的中低平台期。

比如,基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国际能源将在显著减缓的基础上出现结构调整,预测在2030年,国际石油需求可能达到50亿吨左右的峰值,中国石油达到不高于7亿吨的峰值;供大于求、市场竞争是当前石油市场的基本特征,未来几年,石油价格可能处于60~80美元区间。

再比如,由于未来全球对钢的需求增速将显著减缓,铁矿石价格步入下降通道,未来3~5年中国到岸价可能在60~70美元波动,下一个上升周期的到来为时尚早。

在中国,多数大宗矿产需求将在2025年前达到峰值,资源需求从全面高速增长步入低速增长阶段。钢铁、水泥已过峰值,进入平稳下降通道;煤炭、锰、锌等将在2020年前到达峰值;主要有色金属和磷、硫、钾等将在2020~2025年到达峰值。

大约在2030年,能源需求也将达到峰值,结构发生重大调整。能源消费增速的趋势是:“十二五”6%,“十三五”3%,“十四五”2%,在2030年左右,能源需求总量将达40亿吨油当量峰值。与此相对应,三稀矿产与贵金属的需求将持续增长,特别是铟、稀土、锂、金、银、铍、镓、铌、钽等矿产将在2015~2030年中需求倍增……

“总的来看,中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资源短缺的基本国情不会变,而部分优势矿产将逐渐呈现劣势。转型升级和资源全球配置是中国矿业生存与发展的必由之路!”王高尚总结道。

在从矿业大国奔向矿业强国的目标过程中,提高中国矿业的国际化程度是非常迫切和必要的。

建平台,助力科学走出去

论坛上,来自中国五矿、紫金矿业、洛阳钼业、万宝矿产等企业的老总或公司代表纷纷通过案例,讲述了自身在“走出去”方面的经验和体会。

万宝矿产公司总经理陈德芳就分享了公司运行缅甸蒙育瓦莱比塘铜矿项目时遭遇到的风险甚至危机。2011年4月,缅甸新民选政府上台,各种势力对弈,形势错综复杂。在资源民族主义、极端环保主义加速抬头的背景下,一些反政府势力在幕后煽动蒙育瓦项目周边村民开展抗议活动,导致项目停工两年之久。

为此,万宝矿产缅甸莱比塘铜矿项目引入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际知名咨询机构,开展社区帮扶和环境评价等工作,取得了积极效果。同时,通过属地化管理保障当地社区民众的就业,截至2017年5月底,项目中方员工203人,缅籍员工3606人,属地化比例达94.3%;着力改善和维护社区关系,适时提出了待业补助金计划,在为社区村民提供一定的收入保障基础上,促进其自谋职业,并在项目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扶持村民谋生致富。

“我们中资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往往容易忽视与东道国各层面的广泛沟通与融合。莱比塘铜矿项目建设之初,我们也是硬着头皮去尝试,幸好最终取得较好效果,体现了‘共商、共建、共享’的项目发展理念。”陈德芳深有体会地说。

中国矿业企业海外投资“走出去”不仅要面临资源禀赋不确定性的“地下风险”,还要应对项目所在地的政治风险、社区风险、法律风险、宗教文化、环境风险等一系列“地上风险”——社会风险。“矿业需要科学走出去,需要国家统筹指导,企业科学决策,也需要熟悉国内国际标准及技术、经济、法律的第三方咨询服务机构的支撑。建立独立、客观、国际化的中国矿业咨询平台势在必行。”一位专家强调。

而本次论坛的目的之一恰好就是致力于理论研究与企业需求的有机对接。

据论坛的承办单位——中色丝路矿业咨询(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京彬介绍,作为一家旨在服务中国矿业科学走出去的国际化咨询公司,中色丝路公司具有明显的行业优势:一是该公司发起股东——中色地科矿产勘查股份有限公司有着丰富的“走出去”探索实践,更有成功投资加拿大Canaco公司等国际矿业并购的经典范例;二是在中国矿联的推动下,该公司与澳大利亚证交所合作,培训了一批涵盖矿业全链条的高级合资格人,包括地质、采矿、选矿、安全环境、法律财务等国内实战型高级专业人才,该公司以合资格人为中心,设立了合资格人持股平台,发起成立了合资格人学友会,为100余名合资格人提供了施展平台;三是通过与中国地质调查局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开展合作,通过运用该中心研究成果,提供全球矿产资源大数据支撑和大趋势预判,打通了公益性研究成果市场化应用的“最后一公里”。

王京彬表示,中色丝路公司还将发挥与国内大公司战略合作和国外合作网络优势,在“一带一路”建设机遇中实现抱团共赢。下一步,该公司将积极推动建立与矿产储量国际报告标准委员会接轨的中国标准制定,加强“合资格人”队伍建设,为矿业“走出去”提供标准保障和人才保障。同时,通过精心服务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开展实战型矿业培训等,提高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实践认知和能力,培训提升中国矿业“走出去”的水平,推动中国矿业界诚信体系建设。

论坛上,与会嘉宾还共同见证了一个喜庆的时刻:中国黄金、紫金、招金、洛钼、万宝等矿业公司与中色丝路矿业咨询公司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看着几位老总手拉手站在主席台上,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掌声不仅仅是送给他们的祝福,更是矿业界对“中国矿业科学走出去”最真切的期望。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