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质矿产 >正文

实现军事地质成果的最大精准化

2017-08-01 10:12: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王林琳 刘文举

提要:90年前,南昌城头一声枪响,宣告中国诞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90年来,这支军队无论在战争时期还是和平年代,都为共和国的缔造和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作为我国唯一一支以军事组织形式从事地质工作的武装力量,武警黄金部队伴随改革开放组建,从基建工程兵到列序、转隶武警,始终按照军事属性要求抓建设,积极发挥专业优势履行使命,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2016年,随着军队改革大幕的拉开,武警黄金部队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担负军事地质工作任务,圆满完成了3个方向的试点任务。2017年,武警黄金部队将完成45个工作区的军事地质勘查任务,遍布我国国土疆域。今天,就让我们共同走近他们,了解他们在从事军事地质工作道路上的故事——

483271_wangyu_1501471543761

4月18日,武警黄金部队举行出征誓师大会。 王会田 摄    

就在不久前发生的四川茂县山体垮塌现场,3名武警黄金部队“飞手”组成的无人机组,不到3小时,就对72平方公里的灾区进行航拍测量,并用三维建模图的形式,准确标识出灾区的所有灾害隐患点。随后,由6名官兵组成的地面勘查突击队,冒着生命危险,历时13个小时,抵达滑坡最高点,及时向抗灾指挥部传回了有关地质灾害的一系列数据。这是由转型升级后,担负战场环境保障建设的武警黄金部队官兵创造的奇迹。

此外,这支部队还在另一个“战场”探索了陆海空天一体化的军事地质调查技术体系,探索出了构建军事地质调查组织管理新模式新机制,推出一系列军事地质调查创新成果,填补了我国军事地质调查领域的多项空白。

“就怕一觉醒了来不及” 与时间赛跑“跑”出效率

天还没亮,山野漆黑一片。在一个沉睡的军营里,像往常一样,凌晨3点,一队人马推开门帘,扛着沉重的钻探设备,在高深坡陡的山林中磕磕绊绊向前蠕动。

“这里无霜期只有90天,冰冻期长达8个月,为了抢工期,全队官兵每天只睡3、4个小时。”带队在高寒地区执行军事地质调查任务的三支队六中队指导员乔升起说。

为让军事地质建设成果早日进战区、进军兵种、进基层部队,接到军事地质调查测量任务后,中队所有的钻机全开足马力,昼夜不停。官兵则3班倒、连轴转。作业官兵的眼睛,始终盯着液压仪有无异常反应,耳朵要在轰鸣的钻机声中察听有无异样声响。几个昼夜下来,就人困马乏,疲惫不堪。新任副机长赵双平第6天后半夜就有点熬不住了,怕打瞌睡,他使劲掐自己虎口,都掐青掐紫掐出血了,两个眼皮还是直打架。可他心里清楚:此时打盹溜号,如发生卡钻,钻孔就会报废,损失几十万元的装备不说,还会贻误工期,使战友奋战数个昼夜的汗水白流。为保持清醒,他学老班长,也用“刺激疗法”,嘴嚼辣椒、别针刺腿。短短几天下来,他两个腮帮子辣肿了,鼓得老高,每条腿都留下了一片青紫的针疤,可他也顾不了这些,咬紧牙关硬挺着。

东北的初秋比内地来得更早一些,经过霜冻的大地开始坚硬起来。钻机也好像畏惧了这种寒冷,进尺变得异常艰难。“以前按天过,现在按秒过。”副机长赵双平告诉记者。钻机一开动,就好比射出子弹,不能停歇,直至到达钻探任务深度。因此,钻探班的作息时间是4个班次每天循环,不管白天黑夜总有战友和钻机并肩战斗。本该轮班休息的官兵为不耽误时间,都裹着大衣睡在钻机旁。超强度工作的疲惫,已经淹没了钻机的轰鸣。那天夜里,气温骤降,大雪突至,纷纷扬扬的大雪像一床“雪被”覆盖在睡熟的官兵身上。当轮班的闹钟响起,官兵就像听到冲锋号一样,一跃而起,冲了上去……

“每天都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哪怕贪睡一会,都生怕一觉醒来误了事。”说起当时那种苦战的日子,赵双平记忆犹新。整整鏖战了20几个昼夜,赵双平所在中队370多份岩芯样品比原计划提前了9天送进化验室。而全中队官兵为此平均整整消瘦了13斤,赵双平的体重则下降了22斤。与这个中队一样,其他进入测区的分队也是昼夜不停苦干,都比原计划的进度提前完成任务。

“不与时间赛跑不行啊!”正在组织物探专家攻关高原缺氧条件下军事调查测量技术难题的武警黄金指挥部领导介绍说,由于我军军事地质调查测量起步晚、欠账多,与美、俄等军事大国相比存在明显差距。为此,武警黄金指挥部把早日为国家战略筹划、国防工程、部队军事行动提供地质技术数据,当作贯彻中央军委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的重要举措,作为支撑备战打仗的“使命工程”来抓,从指挥部的将军指挥员到分队的普通士兵,人人立下了“与时间赛跑,早日把军事地质成果送入作战部队”的军令状。

483273_wangyu_1501471545352

茂县滑坡发生后,武警黄金部队6名官兵历时13个小时爬上海拔3455米的滑坡顶,及时向指挥部传回了实地勘查数据。 吴晓康 摄

然而,军令状并不是那么好立的。赴西北荒漠执行军事地质调查任务的二支队三中队,第3天就与沙尘暴遭遇,天地间烟尘滚滚,天空像被一块黄布蒙住。几个新兵见天气极其危险,就劝中队长刘志龙撤退,可刘志龙却下达了“卧倒,快保护装备”的命令。随即,用解开的大衣,把GPS、记录仪等揣进怀里,和两名新战士趴在地上。狂风卷着沙石扑来,打在他们头上、身上噼啪作响。

当沙尘暴渐远,官兵从沙堆爬起时,犹如一群坍塌的沙雕,沙子从头上、身上往下流。不到一小时,沙尘暴又从远处滚滚而来,刘志龙他们还是没有后撤。那一天,当他们迎着沙尘暴完成了采样任务,返回中队时,全中队的官兵为此鼓掌庆贺。事后,刘志龙告诉记者,此前还有次沙尘暴,把他吹出去10多米远,至今左腿还留下了当时摔伤的一大块伤疤,即便这样,他还提前完成了当天任务。

前不久,3个中队分赴3个不同典型测区,执行军事地质综合调查、遥感调查、民用基础地质数据军事应用改化等不同的军事地质调查测量任务。3个分队全部提前10多天拿出高质量调查测量结果,都提前挺进下一个测区。日前,21名专家对他们所有军事地质调查成果进行检验评估时,都赞叹不已:“他们这种时不我待的拼搏精神,推出系列高质量的军事地质调查成果,不仅大大缩短了向战斗力转化的周期,还趟出了多种高效快速调查测量的新路。”

“哪怕丢掉性命也不留死角” “生命禁区”采集地质数据

那是一个永远镌刻在四级警士长王保中脑海里的一个画面。

高原的天,孩子的脸。那天,王保中带两个战士在西部海拔5860米的某山口采样,突遇冰雹,片刻,就被冰雹砸得鼻青脸肿。3个人虽只相隔不足十米,但因冰雹过大,无法靠近。短短十几分钟的冰雹,就把新战士余启锋砸伤了。

望着不足百余米,还没测完的一个点,王班长决定让战士何康保护受伤的小余,自己独自测量。可小余见天色已晚,正下着雨,山陡路滑,斜坡旁就是悬崖,而且班长早已体力透支,出现严重高原反应,就拦着班长说“不差那一个点,咱回去吧。”可王班长脖子一梗:“咱明天就转场了,剩下一个点就等于留下了一个死角,那哪行?”可小余见雨越下越大,一把抱住班长腿,说啥不让班长去。王班长急了:“咱们军事地质调查数据是用于作战的,哪怕是有生命危险,咱也得完成探测任务。否则,将来部队用咱们采集不准确的数据执行军事任务,那岂不是要冒更大的危险?”

大雨几乎遮住了王班长的视线,山坡太陡了,身体弯成了弓,吃力地向前攀爬,突然脚下一滑,栽了下去……

尽管他抓住了一块裸露的基岩,可他前后还是折腾了2个多小时才摆脱危险。当他采集完样品返回时,浑身上下都是伤,脸上还流着血。

“如果说用地质兵生命换来的地质数据,一点也不为过。”驾驶员杨卫清向记者讲述了一件6名战士差点丢了性命的事。那天,他到野外指定地点接采集样品战友,看见远处半山坡的作业区电闪雷鸣,却没有一个人影,刺眼的雷电一个接一个。他仔细一看,6名战士分散趴在半腰山,一道道雷电就从身边不断劈落,6名战士一动不动。当时杨卫清绝望了,以为一个也回不来了。当雷声消失,6名脸、肘、身、手流着血的战友,出现在他眼前时,大伙抱头痛哭。时过很久,大伙还感慨,那天真是捡了6条命啊!

“天上无飞鸟,风吹石头跑;地上无青草,氧气吃不饱。”高级工程师葛良胜告诉记者,他们执行军事地质任务,多位于雪域高原、戈壁荒漠、深山密林、沿边沿海等自然环境恶劣的艰苦边远地区,长期无水无电无信号,有的地方甚至是从没有人类涉足过的“生命禁区”。为了采集到准确的地质数据,不少地质兵都是冒着生命危险遇难不退、遇险不惧、遇苦不怕。

“在荒无人烟的地区执行任务,哪怕是发生一件细微的小事,都可能要了一个人的命。”新疆作业区的工程师陈文有次带着战士洪振华进山采样,遇到了一片密不透风的骆驼刺树丛。他俩当时把仪器和地质资料裹在怀里,又用衣服罩住头,伏下身,心一横,就钻了进去。尽管他俩头上、胳膊上、背上扎得全是刺,疼痛难忍,也都没太在意,因为已经习惯了。

不料,第二天,他俩身上一大片一大片地红肿化脓了,还持续发高烧。要不是细心的军医后来把他们身上的十几根断刺拔出来,在几百公里无人烟的地方,持续发高烧,后果不堪设想。

就是凭着这种丢掉性命也要采集回样品的精神,仅去年初以来,他们在9800多平方公里测区里,万余个采集点上执行任务,其中10人次遭遇雷电、泥石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不但没发生一起重大事故,也没人留下一处死角、一个空白点。

“唯恐出现一丝一毫的不精准” 标绘全军和军兵种作战用图

夜已很深了,偌大的一片楼群,隐没在黑幕中,唯有一盏灯还亮着。当一张新的军事地质图从打印机里“吐”出来时,时钟指针正好指向零点20分。

9名军事地质专家放下笔站起身,不约而同地捶了捶酸痛的腰,相互间会意地笑了。至此,武警黄金部队的9位地质专家对这幅军事地形图上的海量数据、信息,已是第7次进行反复论证、核对、确认了。

“为了精准,我们把标准要求定得严而又严、实而又实,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过,一个数据一个数据地抠,目的就是保证每一个信息、每一条数据、每一项成果真实准确。”高级工程师黄辉指着这张崭新的军事地质图向记者介绍,根据国家军用的制图标准,他们还创造性地研究绘制出了40多种地形、地质要素编码符号,使各种信息、数据标注得更形象生动,也更加精准,融合性地准确表达了与军事行动有关的重要地质要素信息,可满足指挥机关和分队军事行动准备、作战筹划和作战指挥需求。

记者在一台电脑上打开新起的“军事地质数据库”,各种数据、图表了然于屏,涵盖了野战给水保障、越野机动能力、岩石抗打击评估等多个军事地质专题。负责数据库建设的高级工程师李永生告诉记者:“这个军事地质数据库,是全维、全域地质的综合集成体,将成为全军共享共用的地质数据基础平台。”据了解,他们为标绘出全军和军兵种作战专用的精准图,专门系统选取了军事地质要素,运用点状、线状、面状符号,辅以色别和文字标记,形成了多尺度衔接、多单元选择、多形式表达的军事地质系列图件。

“以实战出发,是追求最大化的精准的捷径。”武警黄金指挥部领导介绍,为实现军事地质成果最大精准化,党委确定了“以强军目标为统领,以作战需求为导向,以保障打赢为准绳”的军事地质调查测量原则,在任务设计、技术要求、成果表达、产品应用等方面,明确规定必须一切从实战出发,经得起战争的检验。为此,他们还专门派专家组就“地质调查成果与作战部队需求精准对接”的问题,走访军地高校、科研院所,深入战区和军兵种一线作战部队,征求了280余条对战场环境保障建设有价值的建议意见。

很快,一项全新而大胆的举措,在黄金指挥部诞生:改变集合所有作战要素制作成单一用途的“大杂烩型”军事地质图的做法,按不同军兵种、不同的军事作战用途需求,分地下攻防、野战给水、越野机动、灾害规避、通信导航、资源保障等类别,本着“全军通用和军兵种专用”的原则,从战略、战役、战术3个层次,系统选取军事要素,从岩土强度结构到地表和地下水资源分布,再到战略资源利用等,精准详细绘制出了军事地质基础图、军事地质专题图、军事地质通用图等图件。

在军事地质专用图库里,记者看到了他们新推出的多种军兵种专用图件,这些图件都是以不同军事主题为应用对象,通过叠加、集成相关军事地质要素而形成的综合性评价图件。这样一来,作战部队可根据作战需要,灵活自主的精准选定作战地区、研究作战战法、进行战场准备、确定作战目标等。目前,来自国家和军队的20多名顶尖地质专家组成专家鉴定组,对他们新推出的12项地质测量成果进行鉴定,武警黄金部队创造了10项优2项良的佳绩。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