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地质旅游 >正文

印尼:虚妄荒诞的不羁传奇 诗意的现世浮生记

2016-05-23 14:39:00    来源: 中华网旅游    作者:淑莲瓜子

这是一个人与海洋、火山和神灵切切实实发生着密切联系的地方,这里是印度尼西亚,这里众神信仰仍在,人们相信神灵依旧存于世间,庇佑着这片土地上的生灵们;这里也盛行着太多的传说,或是关于爱恨嗔痴的,或是旷世的战争,英雄的挽歌,人性的贪欲丑恶,或只是单纯的古怪奇谈,每当这些故事被人娓娓道来时,那些或深或浅的画面总是伴随着淡淡的火山硫磺味,凌冽的海风以及人间的烟火气息扑面而来。即便是再一无所觉的人,在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起,也似乎能感觉到,接下来的旅程中会有许多特别的故事发生。

文字:淑莲瓜子;摄影:贴布导演、淑莲瓜子


卡瓦普定火山湖荒野梦境里的亡灵奇谈

卡瓦普定火山湖(KawahPutih)位于万隆以南50公里处,这个天然火山湖曾经因为弥漫着浓郁的“死亡气息”而让人谈之色变——即便在很多人眼里,这里的美足以用诗意来形容。


卡瓦普定火山湖

淡绿色的湖面上,弥漫着层层烟雾,朦朦胧胧的总是看不真切。枯枝、落叶、湖石、远山……和中国的水墨画意境相比,这里更多了几分妖娆。当然,湖水并不总是绿色的,更多的时候以白色居多,印尼语中,Kawah是“火山口”之意,而putih意味着“白色”,“白色的火山湖”才是KawahPutih真正想表达的意思。但对于游人而言,能看到什么颜色全看天意:湖水会根据当天水里硫磺的集散度以及周边天气情况,在浅蓝、蓝白、白色、绿色和棕色之间变化。


卡瓦普定火山湖

美丽的幻境总是令人掉以轻心,却不知平静的湖面并不如肉眼所见的那般安宁。卡瓦普定火山湖中含有非常危险的硫化物,湖水周边的浅滩上,被析出的硫磺染成了浅浅的黄色。轻轻一撩,水温适宜,但若接触过久,却会被水中强酸物质烧伤腐蚀,湖中散发出的有害气体,也不宜人们太久的逗留。


卡瓦普定火山湖

于是,这里曾被形容为“亡灵之地”,是当地人的禁区,鬼怪灵异传说经久不衰,他们曾经长久地相信,即便鸟类飞过卡瓦普定火山湖,都会死亡。于是,这里的美,被贴上了禁忌的标签。


卡瓦普定火山湖

但越是禁忌,越是美丽不是吗?


卡瓦普定火山湖

湖畔的树木,曾经因为被腐蚀而干枯,如今,或许是时间太过久远,部分已慢慢恢复生机,抽枝生芽,在这荒凉的梦境中长出了点点新叶来。


卡瓦普定火山湖

覆舟火山熔岩覆盖下的荒蛮传说

从卡瓦普定火山湖向北,便是覆舟火山(TangkubanPerahu)。如果说卡瓦普定火山湖像一个迷幻的虚空梦境,那么这个因形如一叶倾覆的小舟而得名的活火山,就像荒蛮原野里亘古就存在着的巨兽。


覆舟火山

对覆舟火山(TangkubanPerahu)的好奇,来源于一个充满着奇幻与暗黑色彩的传说。据说很早以前这里有一位叫Dayang Sumbi的女神,因为一个承诺,阴差阳错嫁给了一只狗,并有了儿子Sangkuriang,但Sangkuriang并不知他的父亲是谁。一日,Dayang Sumbi想让她的儿子去森林里为她寻找鹿心下饭,没想到Sangkuriang竟因鹿心难寻,杀了狗心代替,最后事情暴露,吃了狗心且知道真相的女神伤心地责骂了Sangkuriang,Sangkuriang愤然离家出走。

如果你以为传说到此就结束了,那么就小瞧了这个荒诞不羁又别有深意的故事。

这个当地流传已久的传说的后半部分是,在很多年之后,当流浪在外的Sangkuriang渐渐长成了一个英挺的青年,再次和Dayang Sumbi相逢之后,竟然一见钟情,并苦苦追求!无意间认出Sangkuriang是她儿子的女神却说,只有他一夜间造出一艘大船,她才会答应求婚,这当然难不住Sangkuriang,可没想到她母亲却想了个法子让公鸡凌晨三点就鸣叫,误以为天亮失败的Sangkuriang勃然大怒,将正在建造的大船推翻,并跳入山涧,这时山崩地裂,岩浆喷涌,于是,这片土地上就有了覆舟火山……


覆舟火山

带着对这个故事的好奇,我们的大巴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而上,穿过层层迷雾之后,便来到了这座带着传奇色彩的活火山口。往下望去,山口呈褐色,如巨兽大口般狰狞,吞云吐雾,配着那阴沉沉的天气,别有一番混沌苍凉的美感。


覆舟火山

此时正好山风大起,丝丝凉气袭来,不见丝毫炽热难耐,只觉得沁人心脾。即使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硫磺味,即便知道山顶下岩浆翻涌,正蓄势勃发,以期吞噬一切,也难挡人们探究的兴趣,沿着火山口的围栏细细体味一番。偶有飞鸟贴着山口而过,为这片荒凉的景致带来一丝生机。也忽然觉得,DayangSumbi的故事,自有其存在的道理,对于这个见惯大自然毁天灭地力量以及蓬勃生机的民族来说,传说中若没有点儿不思议的魑魅魍魉奇谈,才是不科学的存在。


覆舟火山

吴卓昂格隆快乐村传统乐器的华丽篇章


印尼

如果来到印尼之前有人说我会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喜爱上一种乐器,甚至玩的乐不思蜀,那一定会被斥为无稽之谈,但事实却证明,昂格隆的确是一件有趣的乐器,但无关音质。

昂格隆是印尼一种非常古老的民族乐器,由于它是用竹筒制成,故也称竹筒琴。昂格隆的结构并不复杂,拿在手里很是一目了然,它的主体用五根细竹棍做支撑,当中悬了两个竹筒,竹筒上部分被削成槽状,当演奏者摇动框架时,竹筒和竹棍便会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竹音,一个竹筒一个音高,代表哆啦咪发嗦啦西哆中的其中一个,合起来便是一篇空灵华丽的乐章。


印尼

表演昂格隆的艺术作坊叫吴卓昂格隆快乐村(Saung Angklung Udjo),有着一个大俗即是雅的名字,却有近五十来年的历史,在这里可以看到一系列印尼传统表扬,如哇扬木偶戏、面具舞和扎隆等。


印尼

在吴卓昂格隆快乐村每个人都可以亲自参与到昂格隆的表演中来。在演出的后半部分观众席上的每个人都会被分到一个昂格隆,上面被标上了数字“1-7”,代表不同音符,不识谱也没有关系,只要跟着指挥的手势即可,一个手势代表一个数字,我们只要看着口令摇动手中的昂格隆就可以轻松完成演奏。这是一个很独特的体验,观众席上的我们本来自世界各地,互不相识,却因为这样一场演出,在指挥的引导下,完成了一首又一首的曲子,似乎那一刹那成了一个整体。演出间隙,环目四望,周围的人似乎也都因为成功地参与了演出而面露笑容,而最动人之处在于,这种笑容是由衷且富含感染力的。


在我们参与昂格隆演出时为我们伴奏的印尼男孩

除了昂格隆的演奏和舞蹈表演之外,另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便是哇扬木偶戏。不得不提的是,当地人对哇扬戏曾经抱有的热情,足以令任何一个外乡客瞠目结舌,介绍演出的印尼姑娘说,很多印尼的传统演出也因为形似哇杨木偶戏而出名。而在当地,哇扬戏表演一般从晚上七八点开始,一直能演奏到凌晨四点,而我们在快乐村里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精华环节。


哇扬木偶穿着不同服饰,反应人类不同的个性

在木偶戏表演过程中,表演者通过系在人偶上的细棒进行表演,虽然听不懂当地的语言,却能从背景音乐的节奏,木偶的服饰以及夸张拟人的动作中猜测出大概情节来,或是发怒,或是善行,或是战争等。在曾经漫长的岁月中,哇杨木偶戏承担着训诫、劝人行善的目的,而如今更多的,是对印尼传统文化的一种展示。


正在表演哇扬木偶戏的老者

Pantara岛寻找这片找海洋的记忆


Pantara岛

位于雅加达千岛群岛外海上的Pantara岛是是距雅加达最远的一座岛。从游艇出来,可见到长长的木制栈道,以及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水清澈透明,走在栈道上,可见成群的鱼儿嬉戏,大片大片的珊瑚若隐若现。


在栈道上清晰可见的珊瑚群

在来到Pantara岛上之前,我曾希望自己能有一艘船,它漂泊在蔚蓝的海洋里,在点点繁星之间流浪,从一座岛,到另一座岛,直至尽兴而归,在潮起潮落中坠入梦境。


Pantara岛

来到岛上之后,掩映在椰林中小木屋,让我完全忘了船的念头。小木屋和海滩不过数步之遥,拉开窗帘便是三面环海的落地窗,可以听到风吹椰林声,海的声音,这里太适合一张躺椅一本书,悠悠闲闲一下午。


Pantara岛

浮浅、海钓、划香蕉船、日落巡航,或者纯粹的发呆晒太阳,白天的Pantara岛有着太多的海上娱乐可以打发时间。但和海洋最亲密的接触,不外乎跳入海中和它融为一体。我的潜水教练是当地人,很细心地带着我们去认识这片海域,他知道哪儿的珊瑚最漂亮,哪儿可以看到小丑鱼尼莫,更会引导我们,让成群成群的鱼儿围绕在我们身边,和我们一起在海中嬉戏。


Pantara岛

海岛的夜色清凉如水,我们想与星空对话,想听海的声音,便离开海岛,沿着长长的栈道一直走到最接近海洋深处的地方,那儿有几张躺椅放置在天地之间。天空似乎压的很低,抬头是漫天的繁星,四面是一望无际的海水,潮起潮落之中伴随着鱼儿跃出海面的声音,心忽然就静了下来。如果不是一场忽然而至的急雨,或许我们就会这样在海洋的轻抚中坠入梦乡,在星空下躺到天荒地老。


淑莲瓜子

淑莲瓜子媒体人一枚,欧洲旅行线路规划师,自由行过二十多个国家上百座城市,对世界有持续的好奇心。

印尼有意思的城市不少,但奇特如万隆也是少见,这儿有着即便是最异想天开旅行者也难以想象的奇特传说,以及超乎自然常理的诡异风光。

转载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国土资源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键词: 地质旅游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