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访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禁毒教研室主任李文君

2015-07-02 11:17:36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王 希

编者按:国际禁毒日,全称“禁止药物滥用和非法贩运国际日”。自1988年设立以来便引起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人们深切体悟到毒品对人类及其家园的戕害、体悟到生命被毒品销蚀的痛楚。如今,随着制毒手段的升级、吸毒人群低龄化以及网络贩毒的出现,禁毒形势也越发严峻并充满挑战。我们应该意识到,禁毒不只是公安机关、缉毒警察的任务,更是每个公民的责任。提高识毒、拒毒意识,是为禁毒工作的持之以恒增添助力,更是给我们每个人的美好生活,增添保障。

6月16日,国际禁毒日倒数第10天,禁毒主题歌曲《生命》在北京发布。词曲创作者郭峰说,他之所以将这首歌命名为“生命”,是因为如今年轻人已成了“吸毒”主力,“必须把珍惜生命的感觉强调出来”。于是,百位歌手凝重关切的嗓音,伴着他们滚烫的心跳,仿佛正面对一颗颗迷失而无措的灵魂,大声呼吁着:“不要让生命再悔悟伤悲/不要让生命再失去遗憾……百位明星里有一位我们无比熟悉的人——成龙,这个重量级的公益代言人,去年因其儿子吸毒颇受指责,此次他的献唱依然顶着“毫无说服力”的舆论压力。但他仍旧用那有点特别的唱腔,坚定唱出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寄语:生命在手中,轻易别放松/抬起头,勇敢向前走。

6月11日,国际禁毒日倒数第15天,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禁毒教研室主任、副教授李文君,再次迎来最为忙碌的一个月。作为禁毒学、刑事科学技术的专业研究人士,作为公安大学禁毒课程的首席主讲教师,李教授一边要为央视及各大媒体的禁毒宣传活动做准备,一边又要在毕业季送走一批她心心念念的,用青春和激情投身公安禁毒事业的学生们。即便这般忙碌,李教授依然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说,她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禁毒、关心禁毒,要让社会各界都去呼吁禁毒,让越来越多的人明白,禁毒对生命、对美好生活的重大意义。

“如果吸毒者越来越多,伤害的就是不特定的人群。生活中有矛盾过节的人你会去提防,但吸毒的人你无法防范。”

有一组英国摄影师拍摄的、吸毒者吸毒前后对比照片:左边,他们是性别、相貌各不相同的健康人;右边,他们的脸上竟笼着同一层阴霾。那鬼气森森的神色比溃烂、枯瘦更加触目惊心。那就是一个由人变鬼的过程!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所有跟“毒”相连的词语,最后都指向了痛苦和毙命。而对于吸毒者,除去偏见和恐惧我们又了解多少?是否不理不睬、“独善其身”就可以了呢?

李教授给记者讲了两个案例:一个人吸食冰毒后产生幻觉,总觉得有人跟踪他,整天坐卧不安,觉得门窗都在响。为了不睡觉,他继续用冰毒提神,持续几天后,有一天他的朋友无意碰了他一下,他便以为是要攻击他,马上拿出身上的弹簧刀。他朋友很惊恐,但在他的臆想里却成了朋友恶狠狠地夺刀搏斗,最后他杀害了朋友。

还有一个案例:杭州的一个人吸毒后开飞车,可怕的是,他从始到终都认为自己是在打游戏,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对他人的危害,也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网络……

李教授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如果吸毒者越来越多,伤害的就是不特定的人群。生活中有矛盾过结的人,你会去提防他对你的人身伤害,但是吸毒的人你无法防范。” 这种专业式的“深省”是有根据的: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吸毒人员预计超过1400万名。国家禁毒委发布的禁毒年度报告也显示,公安机关登记在册的吸毒人数每年都在上涨。而这本报告登记在册的,多是吸毒成瘾的人,还有一批隐蔽的吸毒人群未被发现。

在滥用毒品人员低龄化、区域扩大化、种类多样化趋势更加明显的今天,在因毒品酿成自杀自残、暴力杀人、驾车肇事、劫持人质等极端案件屡有发生的今天。任何“事不关己”或 “独善其身”的想法,是不是都像一种推波助澜?吸毒人群,必须受到社会关注,对毒品的防范意识,必须深入人心。

2004年到2007年,江苏行政学院社会研究学者韩丹深入访谈了71位吸毒者,当时这些人口述的生活史和吸毒史,还是“极端偏激的、一小部分边缘人群走过的心路历程。”而今天,吸毒人群似乎分布得更广,尝试吸毒的理由也越来越轻率,比如年轻人觉得好奇和耍酷而吸毒,比如女孩子单纯为了减肥而吸毒,比如有人在ktv里吸毒……这种“空虚可怕还是毒品可怕”的亲身验证,只会得到无比惨痛的恶果。因为一旦铸成大错,即便吸毒者被定义为“病人和受害者”,即便可以证明是毒品导致的精神障碍,但在法律上,吸毒者依然要负全部刑事责任。

这将成为怎样的悔恨?又将毁掉多少个家庭?

毒品是用毁灭性的手段去改变人的神经系统,而对毒品无知的吸毒者,根本看不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过程。你的神经系统都被腐蚀了,你的意志力又从哪里来呢?

有多少人对毒品的认识还停留在鸦片、海洛因和“金三角”上?今天都市里的学龄前儿童已能熟练识别各国国旗,能正确读出英文卡片上的单词发音,但应该没有哪个家长会把冰毒、海洛因、k粉、大麻做成卡片,让孩子识别这些毒品的成分和作用,以及怎样区分和预防。我们知道这是必要的,但我们对毒品的认识普遍太少了。

鸦片、吗啡、海洛因,这些靠罂粟种植获取的毒品只是第一代毒品。如今的毒品吸食已不再以海洛因为主,而是以合成类为主的第二代毒品,如冰毒、k粉等。这些合成类毒品是纯粹的化工原料,由于没有植物种植和生产周期的限制,隐蔽性更强,量也就更大。值得一提的是,罂粟类毒品多是麻醉剂,而合成类毒品是以苯丙胺为代表的兴奋剂,更容易诱使青少年吸食。

“吸毒后,血压上升、心脏病发作,这些情况都是有的。所以第二代毒品的毒性比第一代更严重。而吸毒之所以会兴奋,就是因为它对人体中枢神经有强烈的刺激作用。人体内的多巴胺和肾上腺激素‘多了’,人就会快乐,吸毒后的刺激反应,就像你的体内一下多了这些神经传导递质。但这会抑制和减少人体自主产生的神经传导递质,所以会让人产生依赖。而且毒品还能改变中枢神经传导的通路,这一点很可怕,意味着你的神经系统出了问题,所以吸毒者会有精神病症状,现代医学对这种病理性改变是没有办法的……”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说“我吸毒是想证明毒是可以戒掉的”,后来才发现那是怎样艰难的过程。毒品是用毁灭性的手段去改变人的神经系统,而对毒品无知的吸毒者,根本看不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过程,当你的神经系统都被腐蚀了,你的意志力又从哪里来呢?每个人吸毒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毒品的“魔爪”,对谁都不会网开一面。 “不要再去纠结吸多少会上瘾,吸毒的危害不光是会不会成瘾,而是吸毒后埋下的隐患,比如对中枢神经系统的损害,这个隐患可能是伴随你终身的。”李教授凝重地说。

还有一点必须看到,除了加强自身对毒品的认识和抵制,更要关注引发人们消极、空虚的社会根源问题。比如面对快速发展的社会压力、贫富差距较大的生存环境;比如针对青少年、留守妇女和儿童,如何营造一个发泄、排遣的渠道,如何赋予他们强大的心理支撑和精神力量,不让毒品找到任何可趁之机。这些,应该都是拒毒、禁毒要面对的问题。

我们应该看到,禁毒不只是公安机关、缉毒警察的任务,尤其在当前社会条件下,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互助,都是抵御毒品的精神武器。

电影《门徒》里,毒枭昆哥有一段充满悖论的狡辩:“生意是讲供求的,他们买,我们卖。是他们自己要吸,我又没逼他们!根本不怪我们!要怪怪他们……”这段蛮横无比的话,却道出了一个现实:没有需求,就没有买卖。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毒品。

“毒品犯罪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利。所以一定是有市场的,有很大的需求群体和需求量。”李教授介绍说,近年来我国禁毒工作很有进展,像百城禁毒会战,已在全国108个毒情相对严重城市全面铺开。但很多新兴贩毒手段依然防不胜防,贩毒方式更是多种多样。“比如电子商务,你真的可以足不出户就买到任何东西,甚至直接就能在网上下单,用支付宝、微信……”

的确如此,之前就有人通过微信建群、发网络暗语的方式聚集吸食k粉。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只要你想接近毒品,似乎真的比以往更加快捷。而这种情况又会促成“以贩养吸”的恶性循环。比如一个吸毒的人发展一个下线,他的毒品资金和来源就有了,然后滚雪球一般,很快就能把更多吸毒的人群发展起来。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也势必会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

“很多青少年吸毒没有固定经济来源,吸完了没有钱,就会引起其他侵财行为。像在毒品流通严重的地区,70%到80%的侵财案件,比如抢劫、入室盗窃等都是由吸毒人员所为。”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获取毒资,而这些案件从表面上往往是看不出“端倪”来的。

李教授还讲了一个她遇到过的贩毒妇女,这个妇女怀孕不到3个月又领着一个孩子贩毒,说自己的老公在监狱里,“不贩毒就没饭吃。”“社会要保证这个群体的人的基本生活。”李教授说,由于这个妇女是法律规定的“两怀妇女”,当时没有收押,采取了取保候审的措施,但这件事给孩子带来的恶性影响要多大啊?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很多这样的妇女被毒枭盯上,最后走上了贩毒道路,她们终有一天会受到法律惩罚。“所以我们的社会要做更多的工作,防止这些人走上这条路,否则他们编织的毒品销售网络要多密集?”

禁毒不只是公安机关、缉毒警察的任务,尤其在当前社会环境下,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互助,都是抵御毒品的精神武器。有时,这些精神武器甚至可以从根源上彻底切断吸毒者堕落的念头。某种意义上说,关注禁毒、提高识毒、拒毒意识,是为禁毒工作的持之以恒增添助力,更是给我们每个人的美好生活,增添保障。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