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新疆地矿局四位老地质队员的故事

2015-10-09 15:58: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 琰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新疆,存在着许多地质空白点,地质专业的毕业生跃跃欲试,他们响应国家“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号召,纷纷主动请求到新疆工作,去实现人生价值!

60年过去了,新疆地矿局的老一代地质队员将人生最美好的岁月献给了新疆的发展,也用自己的汗水和心血浇灌出丰硕的成果!

新疆第一批全国劳模胡根义:

劳动者最光荣

胡根义,出生在1931 年的旧社会,6 岁起给地主家放牛,15 岁成为资本家纺织厂里的包身工,20 岁当上钻探工人,25 岁成为全国劳模。

他的人生转折开始于1949 年新中国成立,一个备受欺凌的包身工一跃成为了当家做主的工人,更让他惊喜的是,组织给了他边工作边读书的机会。1951 年,20 岁的胡根义考入西北地质局西北技工学校,1954 年毕业后,胡根义被分配到新疆661 队501 钻机当班长。

他所在的西北地质局新疆分局661 队成立于1954 年,是新疆地质局最早的一支煤田专业队。1955 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工业发展尚在襁褓。661 队承担了新疆地质局成立后的第一个找煤任务——六道湾煤矿勘查,开启了新疆煤田探明储量的第一钻。在胡根义这一批钻探专业学生来之前,新疆地质队伍里没有专业钻工,所以,刚参加工作不久,胡根义成了新疆本土地质队伍中首个被任命的机长,他带领自己的“青年号”钻机队伍,使用两台苏制KMA500 型钻机和两台50 米手摇钻,分别完成了985.36 米和688.7 米的钻探进尺。

1956 年,以胡根义和张德彪为正副机长的“501”机台,创造出了台班进尺22.7 米,台日进尺54.1 米,台月进尺474 米的纪录。胡根义和张德彪被授予全国先进生产者光荣称号,进京参加了全国先进生产者表彰大会,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当年,胡根义和其他11 名新疆地质系统的劳模一起坐卡车去北京。国家颁发了900 元的集体奖金,还给每一位劳模照了相,发了风衣、皮鞋、毛毯,那条毛毯胡根义至今依然在使用。

作为新疆第一批全国劳模,在乌鲁木齐市首批19 位全国劳模名单上,胡根义位居榜首。那一年,他25 岁。他怎么敢相信,十年前当他还只有15 岁的时候,每天在穷困黑暗中苦捱,吃一顿饱饭都是奢侈,怎么会有今天的荣耀和幸福。

同样是劳动,在不同的社会年代里,胡根义得到了截然不同的对待。

今年84 岁的胡根义身体还很硬朗,精神矍铄,他说自己以前给资本家干活,工作不分白天黑夜,一天能织一匹长30 米的布,当时没有什么先进技术设备,靠的都是自己的力气。到了地质队,苦工翻身做主人,手上干活,心里舒坦。胡根义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所有重活、累活、脏活都抢在前面,也因此获得了劳模的称号。

从苦日子过来的人才知道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他把这份感激化作力量,在祖国最需要地质行业奋发有为的年代,他把自己的热忱全部化作辛勤的劳动。

地质队的“财政大臣”吴云阶:

两袖清风来,一把明白账

大到钻机帐篷大卡车,小到绳索线轮螺丝钉,给地质找矿工作当“后勤部长”,这必须得是个操心的人。统筹全局的设备调拨、账目记录,这“财政大臣”也必须是个精明的人。

吴云阶的确操了一辈子心,算盘不离手,算了一辈子账。他在地矿局物资供应处工作的二十年间里,新疆地矿局经历了大小无数次找矿“战役”。其中,铬矿会战、东疆铁矿会战期间他为物资的调运立下了汗马功劳。

1964 年1 月14 日,天下大雪,大地白茫茫一片。地质局办公楼里却洋溢着热烈的气氛,北京电报传来:地质部决定在新疆进行铬矿大会战,成立地质部新疆铬矿会战指挥部。在动员大会上,时任局长田克勤动情地说:“我们应当有这个信心。同志们,没有革命必胜的信心,就不会有革命干劲。”

当然,革命的补给装备也必须跟上!吴云阶即刻出发,他去了北京,又先后辗转甘肃、青海、宁夏、辽宁、沈阳、河北、石家庄等地,千辛万苦调来了设备。然而,设备攒齐了,运输又成为大难题,近5000 名地质技术人员已经奔赴一线了,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吴云阶必须想办法尽快找到火车皮把设备运回去。

吴云阶到北京寻求帮助,在地质部的协助下,得到了铁道部的鼎力支持,包括内蒙古、东北、湖南、湖北、陕西等地一共13 个车皮,全都解决了。吴云阶胜利凯旋。

待到铬矿会战结束,吴云阶又忙碌了起来。1976 年在东疆开展铁矿会战,从动员到开钻只有三个月时间。云集九队千军万马奔赴新疆,声势浩荡;上级调拨来150 辆崭新汽车,如虎添翼。然而,难题纷至沓来——

汽车要加油,油从哪里来?

马上要开钻,设备哪里来?

冬天要下雪,冬衣哪里来?

吴云阶三头六臂,兵来将挡。他去找工业综合处、商业厅,甚至找自治区副主席要来了占全省三分之二份额的汽油。他去找各队负责人开会,要来崭新的柴油机、水泵、钻机、汽车、汽车吊,甚至还有配套的螺丝钉,准时送至工区。钻机如期开钻,报喜的电报一路送到地质部。

艰苦时期的会战记忆是难忘的。到了80 年代,温饱问题得以解决,而如何跟上改革开放的浪潮,让吴云阶陷入新的思考。他想到,地质队员出野外,遮风挡雨的帐篷必不可少。既然是刚性需求,何不办个帆布厂生产帐篷,自给自足,还能解决职工家属就业。

申办帆布厂的过程一切顺利,只是,批文中有一句“帆布厂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局决不承担任何经济责任”。办厂的5 万元经费,是吴云阶跟局里打条子借的,“那时候谁也不知道帆布厂的命运如何,若是赔了钱,第一负责人要去坐大牢”。所以,这一次吴云阶肩上担的不光是责任,还有风险。

好在帆布厂一帆风顺,给局里制造了大量的帐篷、工作服、背包等,解决了就业,获得了效益,成为自治区先进生产企业。

后勤部门为野外服务,为一线分忧,这个看似远离找矿实则息息相关的特殊岗位,同样参与并见证了新疆地质事业的云卷云舒。吴云阶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几十年,他用一把算盘记录了物资设备的进出往来,计算了账目款项的分毫厘角。每一粒算盘珠都有它的分量,吴云阶的算盘,打的都是明白账。

过去的账房先生往往用算盘计数,用蝇头小楷记账,作为地矿部门的“账房先生”,这些习惯吴云阶也一直保留着。当现代化的电脑将传统账本取而代之,他释然地从物资管理的位置上退休,只将一把算盘、一支毛笔带回了家。

地质夫妻方锡廉、汪玉珍:

做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毕业说分手,这是很多大学爱情难以回避的命运。

方锡廉和汪玉珍却不是。

那个年代的爱情内敛,却坚决。

1960 年,北京地质学院普查系学生方锡廉即将大学毕业,有两个问题摆在他面前。

一是毕业以后去哪里?年轻的方锡廉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所以填志愿时,第一新疆,第二西藏,第三内蒙古。

二是对象问题,自反右开始后,方锡廉就生怕自己“右派”的身份会耽误玉珍,不能因为自己的“政治问题”影响她的前程,他决心分手。

怎料玉珍不听别人的劝说和吓唬,决心和方锡廉一起到边疆去。

两个年轻人一生唯一的恋爱经住了考验,在新疆这片热土上生根发芽。

1961 年,二人开始了十分艰苦的南疆野外生涯,在昆仑山、南天山、塔里木盆地周边工区一待就是27 年。他们是地质队里出了名的“模范夫妻”,生活中琴瑟和谐,相互扶持;工作上志趣相投,并驾齐驱。

当丈夫方锡廉从地质技术人员、技术负责一步一步地走到大队总工和大队长岗位的时候,妻子汪玉珍也已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三八红旗手”,以及“优秀科技工作者”等各项成绩和荣誉,两人共同成为喀什地质二大队专业技术的中坚力量。

汪玉珍是南方人,身形秀气,不足一米五。但她的身上丝毫不见任何南方姑娘的柔弱娇羞,她利落、果敢,这一点从她的爱情选择上就可见一斑。

面对新一轮的地质编图任务,汪玉珍带领的综合研究组做了一个缜密而又大胆的路线规划:在昆仑山布置三条地质路线,基本控制和掌握西昆仑地质情况,同时在南天山布置两条剖面作为控制。

这种“远征”的魄力远远超过了编图本身。要完成这5 条线路的地质考察,不仅需要多次出发,而且历时时间也将跨越三年。

综合组的计划送到了队领导办公室,队长方锡廉和大队总工程师董庆武是审查图件的负责人。作为地质工作者,方锡廉显然理解妻子的良苦用心。在北京地质学院专业学习的五年中,他们共同聆听了袁复礼、黄汲清、王恒生、孙云柱等地质专家的演讲或论文答辩的现场指导。“要有所发现,有所突破,有所成就”成为每一个地质学子埋藏已久的心底愿望。

1980 年3 月,汪玉珍、马世鹏、孙炳生3名地质技术人员和管理员李福林,工人胡加吐地、木沙汗、买买提等7 人组成野外小分队,踏上征程。

方锡廉坐镇大队统筹全局,一方面关心项目的进展,一方面担心妻子的安危。从磷矿普查到野外编图,组合研究组的小分队始终只有组长汪玉珍一个女同志。有一件事,方锡廉虽未亲身经历,但每每想起总是触目惊心。

他清楚地记得那是1978 年6 月8 日,当时汪玉珍在搞磷矿普查。那天,汪玉珍在工区帮着工人挖槽子。挖到2 米多深的时候,哗啦一声,靠山边的黄土突然像小山一样滑落下来,厚厚的黄土把汪玉珍埋了起来。当汪玉珍被抢救出来的时候,五窍出血,她的眼睛、鼻子、嘴巴里全是土,眼珠子都鼓了起来,全身冰冷,颤抖不止。在大家全力救护下,汪玉珍终于得救。

但这并没有击退汪玉珍的热情,她顽强地坚持着自己内心的信仰。

2003 年,夫妻俩退休后选择回汪玉珍的老家广东养老,儿孙绕膝的幸福,是他们奋斗一生的完美句点。

正如舒婷《致橡树》中所写,汪玉珍选择成为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爱人站在一起,他们共享雾霭晨霓,共同经历人生风雨。

在新疆地矿局,像胡根义、吴云阶、方锡廉和汪玉珍这样的老地质队员还有很多很多,60年来,他们扎根新疆,从风华正茂到银丝满头,从没有离开过这片热土,以自己的行动诠释当年的誓言:建设新疆六十载,不辞长作新疆人!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