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记微信爱心捐助战友的武警黄金兵们

2015-10-29 14:15: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杨 旋

226018_wangy_1445912189502

汶川地震时,吴乐兵和战友一起深入灾区。图中戴帽子的士兵为吴乐兵。

226163_chenp_1445930825445

从17日开始,宋沛玲的微信朋友圈就都是爱心接力捐款的截图,有原十支队的老领导,现在机关里的科技干部,还有她自己的亲戚朋友,尽管其中很多人根本就不认识吴乐兵。随时会有爱心红包发过来,她要做人名和金额登记,并且截图保存记录。

 

昆明,成都,石家庄,武警黄金部队官兵们的爱心捐款,从祖国各地纷纷汇聚到这三个地方。这些捐款,承载着深厚的战友情,带着对吴乐兵的关怀和祝愿,传递到乐兵妻子李金荣的手上。

“喂,宋姐,我听爸爸说了这件事,我也想献点爱心。”

“好的,那你加我微信。”

在武警黄金十支队卫生队的办公室,队医宋沛玲坐在我对面,给她打电话的是卫生队解队长的女儿解雅麟,正在北京读研究生。不一会儿,宋沛玲的微信响了,解雅麟用微信红包的方式,献出了自己的一份爱心。

“这份爱心,是为了我们的战友吴乐兵而献。”宋沛玲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参与这件爱心接力的事件。

10月17日,正在休假的宋沛玲带着同学和表妹在丽江旅游。晚上8点多,她的手机响了,战友群突然跳出一条消息:战友吴乐兵遭遇车祸,现在重度昏迷,急需用钱手术,请大家伸出援手,献出一份爱心,帮助战友渡过难关。下面留有银行账号和联系方式,还附着一张缠满纱布的吴乐兵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照片。

1998年12月,18岁的吴乐兵从家乡四川入伍来到武警黄金十支队,参加培训后,一直在卫生队工作,后调入九支队、三总队,2010年退伍回家。宋沛玲和吴乐兵同在十支队卫生队,一起工作好几年。“他是一个特别耿直的人,你看这张照片,他在参加汶川地震时,卷起裤管蹚过河,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说起往事,宋沛玲抑制不住自己悲伤的泪水。

宋沛玲拨通了吴乐兵妻子李金荣的电话。这位坚强的前军嫂提到丈夫出事的情况,一直比较镇定。她告诉记者,吴乐兵在黄金部队12年,夫妻常年分居两地,退伍后也一直在外打工,两人至今还没有孩子。今年吴乐兵一直在全国跑长途货运,她担心丈夫但也没办法,毕竟还是要赚钱。10月,吴乐兵从山东潍坊开到广东东莞,12日凌晨,刚到虎门镇的他,交接好工作,一个人走在路上,突然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撞倒。后来,她从交警大队的监控录像中看到,肇事者逃逸了,丈夫在地上躺了2个多小时才被送进医院。现在肇事司机已经被抓获,但是他称自己没钱。

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在虎门医院花费了7万多元后,吴乐兵转到了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但还是处于重度昏迷,随时有生命危险。医生告诉她,初步估计,吴乐兵的治疗费需要60多万元。无奈之下,李金荣只好用丈夫的手机在微信朋友圈发了求助信息。

“看到这个消息后,我简直都不敢相信。心里特别难受,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帮助吴乐兵凑齐治疗费。我就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支队的好多战友信任我,就把爱心捐款都汇到了我手机上。”

从17日开始,宋沛玲的微信朋友圈就都是爱心接力捐款的截图,有原十支队的老领导,现在机关里的科技干部,还有她自己的亲戚朋友,尽管其中很多人根本就不认识吴乐兵。她两个手机不离手,随时会有爱心红包发过来,她要做人名和金额登记,并且截图保存记录。

第一时间在战友群里发布爱心捐助信息的,是吴乐兵一名叫唐锡绅的战友。

因为同是四川人,同在卫生队,唐锡绅和吴乐兵情同兄弟。即使他复员回家,吴乐兵调走,也一直保持联系,有时还会在成都见面。唐锡绅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在自己的“98年兵”的微信群里发了消息,并且主动承担了组织者的责任,这个群里72名战友,现役的只有4名,其他的战友都在天南海北,从事各行各业,但都纷纷发来爱心红包。

“说实在话,这几天我连吃饭睡觉都没离开手机,就坐在桌子前,我去吃饭就让我老婆盯着。手机也一直在充电,就怕战友的爱心款到了没有及时收取。”

每天晚上,唐锡绅都整理当天的爱心捐款公布在朋友圈,他经手的捐款人数大概有360多人,已经登记了3页纸。截至20日,他给李金荣汇过去83260元。

申奎是2004年从十支队退伍的老兵,一直在石家庄经营着一家美发店。在部队时,他跟吴乐兵只一起待过半年时间。一个月前,吴乐兵跑货运从北京到浙江,经过石家庄,两人才联系上,这中间已经过去了11年。

“当时我们在电话里聊了一个多小时,但因为时间关系,也没有见面。谁想到,没几天,就看到她老婆用他的微信发的朋友圈。当时我根本不敢相信,留言说你别吓我。”后来,从战友那核实了这个令人伤心的消息,申奎立即捐了款,并且在自己的朋友圈转发。他在美发行业的一些朋友,并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但还是有172人献出了爱心。第一批收到的爱心捐款共19937元,他汇到了吴乐兵妻子的账户,并在朋友圈晒了汇款凭证。目前第二批的社会爱心捐款,也已经有6000多元了。“但对于几十万的治疗费用,还是杯水车薪。”

从战友群中得知这个消息,现任十支队三大队队长王大光也通过微信把爱心捐款交给了宋医生。他告诉记者,自己新兵刚入伍时,身体不太适应高原环境,吴乐兵作为卫生员,就像兄长一样照顾他。后来,他在钻探中队工作时,吴乐兵是他们野外项目上的卫生员。但是后来两人一直没有联系,只是偶尔从战友口中得知吴乐兵的点滴消息。“老兵退伍回家,去外地打工的,一般都是家里比较困难的。我们都是十支队的人,这种战友之情,是不会随着退伍转业而变淡的。”

去年,胡潮墩来到深圳经商,就住在第二人民医院旁边。在十支队当兵时,吴乐兵是他的班长。得知老班长遭遇不幸,他第一时间去了医院,监护室外面,吴乐兵的妻子已经哭成了泪人,从视频中看到昏迷的吴乐兵。他心里难受,不知道怎么安慰,但是要为战友做点事。他把爱心募捐的信息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从对越自卫反击战场上下来的父亲知道了这件事,转发在了自己的一个老兵群里,结果被人说是利用假消息诈骗,父亲气得一夜没睡着。好在第二天有一个老兵知道这是真事,捐款1000元,才还了父亲一个清白。上小学的儿子把自己的零钱罐也打开了,所有的硬币加起来只有20多元,也一起交给爸爸去帮助吴叔叔。

就在采访的当天下午,宋沛玲告诉记者一个好消息,她的朋友辽宁抚顺的陆军雷锋团丁纯伟排长,在得知吴乐兵的事情后,组建了一个微信群,也发起了“献一份爱心,换乐兵健康”的爱心募捐。

昆明,成都,石家庄,武警黄金部队官兵们的爱心,从祖国各地纷纷汇聚到这三个地方。这些爱心捐款,承载着深厚的战友情,带着对吴乐兵的关怀和祝愿,传递到乐兵妻子李金荣的手上。

“很多我老公的战友给我打来电话问候,我真的很感谢他们。我老公现在,全靠他这些战友。”李金荣对记者说道。

微信红包虽然数额不多,但每天也有很多个,有时唐锡绅来不及登记,就会有人说怎么我也献爱心了没有登记名字。他就马上查证,道歉,然后补上。他完全是为了乐兵义务在做,自己的生意也照顾不了。“说实话,这么多钱,都是战友们的爱心,不能在我这里出问题。”

“兄弟出了事,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帮他。”武警黄金十支队的官兵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战友情深。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