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记全国首届金罗盘奖获得者、广东省有色地质勘查院副院长刘东宏

2015-11-11 11:10:23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祝桂峰 张丽清

在联系沟通过程中,个个都在问年薪多少、家属是否安排工作,唯独刘东宏开口第一句:“贵院工作挑战性大吗?”

“非常大。”汪礼明答。

“我就喜欢挑战性的工作!”

“就是你了!”汪礼明脱口而出。

 

“我们现在的地质人,罗盘、锤子、放大镜、GPS定位、数码照相五大件,出行一样不能少。”站在广东省有色地质勘查院粤西分院阳春驻点办公桌前,全国首届金罗盘奖获得者刘东宏大手一挥,地质人的豪气扑面而来。

“我就喜欢挑战性的工作!”

1987年6月底的一天傍晚,湖南岳阳一中进入高考临战状态,往日喧闹的学校此时静得出奇。突然,从教室里悄悄地蹿出三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翻墙偷偷溜进附近一家电影院。此时,银幕上出现一群地质队员迎着朝阳、骑着骆驼走向沙漠深处的画面。躲在角落观看的一位少年两眼闪烁着执著的光芒,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高考志愿统统填地质专业……

“一晃,工作已有25年,但至今无怨无悔。”2005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工程环境专业、1991年毕业于西安地质学院地质矿产勘探系的刘东宏说起往事,对自己高考前作出的选择,充满着幸福的回忆。

“责任心强,富于挑战,敢于创新。”广东省有色金属地质局总工程师汪礼明告诉记者,当年刘东宏到广东省有色地质勘查院工作还有一段小插曲。

2005年,时任广东省有色地质勘查院院长的汪礼明向自己原单位——湖南省湘南地质勘察院求助并告急:该院内部产业结构重整,人手不足,急需网罗人才。原单位的老同事倒也干脆,立马向汪礼明推荐了六七个人选。在随后具体联系沟通过程中,个个都在问年薪多少、家属是否安排工作,唯独刘东宏开口第一句:“贵院工作挑战性大吗?”“非常大。”汪礼明答。“我就喜欢挑战性的工作!”“就是你了!”汪礼明脱口而出。

“我还真没有看走眼。”汪礼明对亲自挑选的“千里马”难掩得意。

通过十年艰苦奋斗,刘东宏带领他的技术团队,将阳春盆地从一个不被看好、难以突破的多金属成矿带,变成了如今找矿成果突出、形势喜人的整装勘查区。2013年,粤西分院被广东省地质局颁发优秀班组荣誉称号,同事们都说,粤西分院敢于拼搏、吃苦耐劳的好作风有赖于刘东宏的传承,是他以身作则的规范引导及管理,使得粤西分院工作蒸蒸日上。

“为企业走出去把关号脉”

2009年9月5日晚上11点多,在广州市某小区7楼一户人家,传来了一段母女对话。“焱焱,快接电话。”正准备就寝的焱焱问:“谁呀?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快,是爸爸打来的。”母亲催促道。“丫头,你听这是什么歌?”听筒那端,传来了一阵歌声: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捉住他……“是《丢手绢》。”“对,这是非洲当地小朋友唱的。”隔着听筒,女儿明显感受到爸爸激动兴奋的情绪。

原来,正在非洲马达加斯加共和国进行野外勘查的刘东宏,途经一处部落,惊奇地发现,伴着美丽的晚霞,一帮非洲土著小朋友,正在唱着中国儿歌《丢手绢》。此时此刻,刘东宏情不自禁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为企业走出去把关号脉。”汪礼明兴奋地回忆道,那几年国家号召企业到国外找项目。“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08年该院作为省外经贸审批、省内首家有资质出境勘查地质的单位,“实现了零的突破”。

“其实在国外找矿日子不好过。”广东省有色地质勘查院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曾国光还清楚地记得,当年他和刘东宏为国企做国外市场矿业服务,跑的都是贫穷落后的小国,不仅人生地不熟,生活也不习惯,而且交通设施落后,遥远偏僻的矿点往往三天三夜都无法到达,途中搭帐篷、推汽车更是家常便饭。

一次,曾国光率队到刚果(金)矿区赶工作进度。途中,遇到约有100米宽的河流,需要一人先渡河探水路。“我去。”刘东宏一个箭步跨上了临时捆绑的竹筏子:“我水性好,也最年轻。”曾国光看着渐渐远去的竹筏子,暗喜道:这小子干工作有股冲劲,有潜力!

看到安全过河的刘东宏,曾国光立马指挥向导找来有油桶当浮力的竹排,将价值50余万的分析仪器设备和帐篷等生活必需品一一搬上竹排,一群人浩浩荡荡向对岸驶去。“不好,竹竿撑不到底了。”驶到河心时,船工对翻译大声嚷嚷起来。原来,上游突降暴雨,河水暴涨,竹排突然失去控制,被咆哮的激流冲向相距不到2公里的大海。

心有余悸的刘东宏回忆道,看到竹排像匹脱缰的野马向波涛汹涌的大海奔去时,他的汗水、眼泪全都出来了,只能拿着绳子顺着河岸边追边喊。“苍天有眼”,幸亏在离大海1公里处,河床遇到拐弯,竹排被漩涡挡住去路,被刘东宏及时抛下绳子,将竹排缓缓地拉到了安全地带,“当天晚上10点多钟,大家才终于脱险。”

在玻利维亚勘查铜矿时,由于地处海拔4600米的高山。当天晚上就有人因强烈的高原反应,被送到山下的医院。刘东宏当晚头像针扎一样,始终咬牙没吭一声。挨过一晚后,第二天随身带个氧气瓶,取样、编录样样工作接着干。“别硬撑着?”同事关切地问。“没事,早晚要过这一关。”刘东宏乐呵呵地说。

“地质工作干的就是良心活!”

2013年7月的一天中午,烈日当空。突然,一位40多岁的民工,扔下手中工具,拔腿就往山下冲。“老乡,别跑。”粤西分院的汪汝澎见状,急忙追下山来。“你跑什么?”正在上山的刘东宏浑身被汗水湿透,他一把抱住了老乡。老乡大喊:“放开我,我不干了。”汪汝澎急了:“下午下班就发工钱了!”“这种活,倒贴钱也不干!”“这活苦吗?”汪汝澎瞪大了眼睛……

这是发生在阳春市岗美镇文光岭村矿区戏剧化的一幕。那天,老乡愣是没有等到当天收工发放工钱的时间,口里嚷着“太苦了、受不了”便头也没回下了山,反而是新一代的地质人认为民工的行为不可思议。

刘东宏深有感触地说,这些年,院里陆续进了不少地质科研院校毕业的应届本科、硕士和博士生,虽然都是80后的独生子女,但老地质工作者那种“踏破铁鞋行千里,叩敲大地绘新图”的艰苦创业精神,使新生代地质人迅速成长和崭露头角,涌现出田云、林玮鹏、肖琳、郭兰萱、欧阳志侠等一批能独当一面的项目负责人和技术骨干。

“地质工作干的就是良心活!”毕业于中国地质科学院的硕士研究生欧阳志侠,他清楚地记得刚入行时,刘东宏常跟他说这句话。2010年初,欧阳志侠来报到后,就被刘东宏带到环境艰苦的新兴县滑石坑项目组工作。从租住的民房到公路不通、信息隔绝的矿区工作,每天都要爬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刘东宏总是冲在前面。特别是在野外填图过程中,刘东宏搞编录、跑地表、整资料,样样都干,毫无怨言,他告诫欧阳志侠:“善待工作就是善待自己。”

毕业于中南大学的田云介绍,当年他到院里工作时并不称心,刘东宏知道后,主动要求带他跟班作业。一次,田云和刘东宏到阳春与高州交界的地带做地表调查工作,由于酷暑难忍、出汗较多,不到中午,田云已经将自带水壶的水喝了一干二净。“喝吧!野外作业,也是磨砺意志、战胜困难的良药。”正当田云口渴难忍时,刘东宏一边递水壶给他,一边乐呵呵地说。

担任国家危机矿山找矿项目阳春石菉铜钼矿普查项目负责人林玮鹏,是中山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也是院里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当年,他对跋山涉水野外作业并不习惯。一次,在考察矿点途中,遇到一条小溪挡住了去路,他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来,要把鞋子脱掉。“野外哪能不湿身。”生性豪爽乐观的刘东宏,一把拉起林玮鹏,鞋也不脱就往溪中蹚去。

刘东宏动情地说,我的梦想就是为祖国多找矿、找好矿、出大矿。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