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记广西桂林水文工程地质勘察院高级工程师潘晓丽

2015-12-04 10:59: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黄强 刘容辰

239456_wangy_1448935790856

 

“我在学校实习的时候可都是小组长,到了单位,怎么能因为是女的就虚了呢?这可不行。”

而她心里的这点“不行”,则让她一直在野外坚持了20多年。也真是这点“不行”,让潘晓丽这朵“野玫瑰”经历岁月磨砺,越发显露出她那娇弱外表下的铮铮铁骨来。

 

“你们别采访我啦,我做的事情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眼前的女子,梳着一个简单的马尾,不足1米5的个头,面对采访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只有当手微微抓着地质包的时候,她才露出一丝安心的神情。

这,就是在广西地质灾害业界声名鹊起的“铿锵玫瑰”么?

这,就是那个将青春献山野,20多年坚持扎根野外的巾帼英雄吗?

在桂林的初冬,我们走近了这个朴实的“全国最美地质队员”——广西桂林水文工程地质勘察院高级工程师潘晓丽。

在那一马平川的工地上,她一天甚至不敢喝一口水

潘晓丽从小在伯伯家长大,只因当地质队员的父亲,无法带着那么多家人一起四处奔波。潘晓丽永远都记得,在春节好不容易回家团聚的那段时间里,弟弟一直不停地问爸爸,怎么这个伯伯家的姐姐过了新年还不回家?即使相处的时光那么短暂,小小的潘晓丽对陌生的爸爸还是存着一丝遥远的尊敬。

在初中即将毕业的日子里,父亲对潘晓丽说,去地校读中专吧,我希望你去。看着父亲期盼的眼神,潘晓丽点了点头。1993年7月,刚毕业的潘晓丽来到了桂勘院,两年后,她被院里派去参加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勘察工程。这个年仅21岁的女孩子,很快便在项目上吃足了苦头。

当时两江机场的工地已经处于待建设阶段,整个工地的植被已经被剥离干净了,路面铺着一层30多厘米厚的泥粉。当时正值炎夏,每当太阳灼烧着大地的时候,伴随着在工地上同时进行的挖土、运土、整平、碾压等工作,整个工地就是一片尘土飞扬的景象。而每每经历过暴雨,大部分工地则又几乎变成一个烂泥潭,淤泥积深,车辆无法进出工地,项目组只能穿着水鞋步行,但黏着烂泥的水鞋沉得让人步履艰难,只能打着赤脚来回跑,而也是因为烂泥,工地上没有可供休息的地方,每天在工地,就要完完全全地站一整天。

而这其中最让潘晓丽难受的,就是无法解决上厕所的问题。整个工地都是男同志,而且地形一马平川,一点遮掩的地方都没有,前后左右都是人。“当时真的是难受得很”,潘晓丽无奈地回忆。想要其他技术员过来帮忙顶班也是不可能的,因为钻机太过分散,完全联系不上,且从工地走到驻地也要五六公里,钻机正在开动中,根本不能离开人。

在那之后,为了不被这个问题困扰,也为了不影响工作的效率,潘晓丽选择了“滴水不进”的办法。从早餐开始,她就尽量只吃干的东西,开工出发前更是一口水都不敢喝,午饭则是干啃馒头,连榨菜这种偏咸的佐食都不敢吃,因为在工地终日风吹日晒,尘土满头,又滴水不进,所以当时潘晓丽的嘴唇长期脱皮流血,稍微动一动就疼,而且嗓子干哑,长期处于发炎的状态。但她却管不了那么多,每每早晨6点多吃了早餐便随着钻工一起出发,在钻机旁一站就是一整天,认真地观察钻机每时每刻的钻进和岩土取芯情况,做好编录工作,因为工地环境简陋,碰上雨季更是稀泥缠身,所以她在工地连个可以中途坐着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每每伴着夕阳的余晖走出工地,回到小屋的时候都已经是繁星满天。

如果对潘晓丽来说,工作只是一个饭碗的话,那她肯定早已经申请换岗转入室内了,而让她一直坚持在野外的,是她对地质工作骨子里的一份热爱,“我在学校实习的时候可都是小组长,到了单位,怎么能因为是女的就虚了呢?这可不行。”

而她心里的这点“不行”,则让她一直在野外坚持了20多年。也真是这点“不行”,让潘晓丽这朵“野玫瑰”经历岁月磨砺,越发显露出她那娇弱外表下的铮铮铁骨来。

在重庆万州区的租房内,那3个多月的彻夜灯火

2002年1月,桂勘院接到全国“技术援助”的号召,派遣8名骨干技术力量去重庆与其他地质队一起开展三峡库区地质灾害治理勘察设计,而潘晓丽,就在名单之中。

当时,她刚刚新婚没几天。可接到通知后,她和老公简单的交代了几句,隔天就和同事们一起坐火车赶往重庆。

在云阳县前期的踩点工作中,光三峡旁边的山,就给了潘晓丽一个“下马威”。除了陡峭,连人家都少得紧,常常走了很长的时间,都遇不到一个人影。人少了,路自然更少,基本只有些许的“民间山道”。潘晓丽只能偶尔就着层层的山路子走,大多数还是按照勘察需要,手脚并用地沿着山体攀爬。实在没有路的地方,潘晓丽就用地质锤敲出一小块踏脚之地,再一点点地往上移。在别的男队员都累得有点不愿意走,要求休息的时候,总工便大声吆喝起来:“你们可都快着点,慢了可就要被女生抛下了。”是的,这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女地质队员,即使非常疲惫,也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在万州区的那3个月,就是一段不分昼夜的日子。一般完成一个可行性研究或方案设计需要的时间都是1个月左右,可当时给潘晓丽的交稿时间就是10~15天。由于白天要做野外调查工作,只能在晚上编制报告,所以,在万州区的每天晚上,出租屋里都是灯火通明的,有不明真相的老乡看到出租屋白天没人,晚上通宵,都议论纷纷,以为项目部是来搞传销的。

在新婚期接到工作,会不会埋怨领导不近人情,潘晓丽笑笑说:“当时形势所逼,领导觉得我能做,那我就做。做好了,我心里才踏实。”地质队员的话,总是透着大山般的朴实,也透着青松一般的坚韧。

凭着这股子朴实的韧劲,20多年来,潘晓丽先后主持、参与并完成了40余项大中型和数十项小型岩土工程勘察、设计项目。并在2008年,提前一年破格成为当时全局最年轻的高级工程师。

在苍梧县的踏勘中,那些个摩托车上的背影

在2013年的1∶5万苍梧县地质灾害详细调查项目中,每天早上6点多,潘晓丽就起床开始准备工作了。一般是从县里租车出发,然后到各乡镇的所有村屯进行走访,核对各乡镇上报的地质灾害点,并对地质灾害点进行勘查、测量、记录。

地质灾害调查的扫面工作要求村屯100%的到达率,所以即使大部分村屯不通路或局部路段被山体滑坡阻断,潘晓丽也坚持要每个点都跑到。当地国土所的陪同人员都感到很为难,说:“你要怎么去呢?那些地方就算是我们自己去,都要走上一两天才可能出得来,不然叫村主任拍照片传给你们?”潘晓丽拒绝了。

最后经过协商,潘晓丽只能租村民的摩托车进村调查。可等她真正到了地方才了解国土所的人为难的原因。因为很多山边的路都非常狭窄,只能容下一个车轮刚好通过,再加上雨季泥泞,有好几次摩托车都险些打滑,而脚下就是万丈山崖。并且一路上很多边坡都发生了或大或小的山体滑坡,每每遇到这些地方,只有人踩出来的路能够勉强通过。摩托车师傅就让潘晓丽下车等着,等到遇见两三名过路村民之后,便让他们一起帮忙扛着摩托车过去,而有些路段因为坡度太大,为了防止摩托下坡的时候整个冲下去,也只能停车等着村民帮忙一起拖着滑下去。

“当时真的是提着心在坐那个摩托车,那些路,不是当地人根本都不敢开。”每每回想起苍梧的经历,潘晓丽都心有余悸。

“可我还是想做得更好,这样才能安心。”潘晓丽如是说。

坐在近处看潘晓丽,因为长期熬夜引起内分泌失调,身体微微浮肿,被太阳长期照射而留下的深色皮肤,长期缺水而干涸起茧的嘴唇,甚至为了方便工作,她20多年来从未穿过一天裙子。

作为一个女人,没有遗憾么?

她说:“外貌什么的,我从来都不是很在意的。我现在觉得内心很踏实,因为我有技术,而且一个项目做下来,我觉得我的努力能够得到肯定,心里很满足,很高兴。”

停顿了一下,她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可是我最愧疚的,是对我的孩子。到小学三年级为止,我都是把他放在老师那里晚托,现在大些了,又放在亲戚、同事家里晚托。他从小就很黏我,刚开始做地质灾害区划调查的时候,他才4岁,天天打电话问我,到底什么时候回去,我总是和他说过几天过几天。现在他都11岁了,我却还在外面跑工作……”

“那,让你重新做一次选择,你还会选择一直在野外么?”记者问。

“会。”

“为什么?”

“那是我的工作。”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