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记广西区域地质调查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唐专红

2016-04-01 14:57:4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黄 强 陈 慧

284740_wangy_1459151055844

唐专红(左一)在野外工作。

要问儿子家乐最崇拜的人是谁,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爸爸。”有一次,他无意中对爸爸说,“以后我也干地质”,问为什么,他说:“学你呢!”听到这样的话,唐专红心里既欣慰又有几分苦涩。

《菜根谭》说:“登山耐险路,踏雪耐危桥。一个耐字极有意味。”对许多地质队员们来说,他们需要忍耐的不仅仅是险峻荒凉的山川大泽,还有人情、世道的艰辛。在广西区域地质调查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唐专红看来,只要心中有爱,再苦都可以忍耐,他心中满怀着对地质事业的执著热爱,挺进西藏,跨出国门,献出了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17年时光!

有一次,儿子无意中对唐专红说“以后我也干地质”,问为什么,他说:“学你呢!”

为什么会选择地质行业,唐专红笑着说,当年填报志愿时,并没有填报地质学校,只是在“服从调剂”一栏划了个勾。从此,他就与地质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地质调查的艰苦常让许多年轻人打起退堂鼓,但是唐专红却坚持下来了。

从广西地质学校中专毕业后,唐专红进入广西区域地质调查研究院工作,经过四五年的刻苦钻研,他从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迅速成长为组长。2003年6月单位安排他参加西藏1∶25万查多岗日幅、布若错幅区域地质调查,此时距离妻子的预产期不足半个月。去西藏项目,就意味着妻子临盆之际,他无法守护身边;就意味着他会错过孩子的出生与相当一段时间的成长。面对妻子的担心,唐专红认真地说:“只要工作需要,组织需要,我愿意服从组织的安排和分配。”就这样,2003年6月20日,他和队友们启程踏上了那片神秘的“无人区”,而他的儿子就在他离开后第12天呱呱坠地。

都说“有女不嫁地质郎”,记者问唐专红的妻子:“嫁给这个地质郎,有没有觉得很委屈?”她的回答让人有些意外:“我没感觉自己委屈,当然难过失落的时候也有,但大部分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很幸福。”她记得,结婚10多年来,丈夫在野外工作或者出差,每天只要有条件,都会定点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而唐专红只要回到家,她不需要做任何家务,因为他全包了;只要他在家,每天早上6点多钟起床送小孩上学的一定是他……

但有很多时候,妻子也只能独自面对困难。有一次,妻子高烧40摄氏度,唐专红尚在野外,她只能独自一人去医院打针。有几次,妻子也对他说:“地质工作那么辛苦,又常年不在家,也没挣多少钱,要不你和我一起做生意吧。”可唐专红摇摇头:“不行,我喜欢地质,即使没有钱,我也干。”

就连过中秋节,唐专红想到还在野外工作的兄弟们,在家里就坐不住了,他自己买好月饼,去野外陪他们一起过节。妻子理解他,甚至好几次开车送他去车站,她说:“不是我不希望他留在身边陪我们过节,而是在野外的兄弟们比我更需要他。”

要问儿子家乐最崇拜的人是谁,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爸爸。”有一次,他无意中对爸爸说,“以后我也干地质”,问为什么,他说:“学你呢!”听到这样的话,唐专红心里既欣慰又有几分苦涩。

“有像阿红这样愿意担当的兄弟一块出野外,让人欣慰”

从2003年~2005年,唐专红和西藏项目组的同志们一起,在平均海拔5100米的青藏高原上,开展为期3年的地质勘查工作。项目组地质队员唐剑军记得,2004年5月的一天,藏北冰寒彻骨,经过一条小河时,为了找到能够渡河的位置,唐专红两次脱去厚重的羽绒裤,试探着蹚进冰冷透骨的河水中。“有像阿红这样愿意担当的兄弟一块出野外,让人欣慰。”唐剑军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

而项目组另一位成员李玉坤说:“一次在拉雄错北面工作时,我和阿红各带一部车,准备出去‘打游击’两三天。第一天还挺好,第二天7点多吃完早饭时,阿红感觉到胃不对劲,开始说有点痛,之后又说没事继续跑路线。我当时就没在意。后来他那车的司机发现情况不对在电台里呼叫我,我这才知道,此时他已经痛得满头大汗。我得知情况后要求马上往回赶,他坚决不同意,说还能顶,还有半天时间就到路线尽头了,要是下次再走重复路线,时间上来不及,浪费也极大,我没办法,拗不过他,只能继续跑路线。一直到晚上10点多,我们匆匆结束路线连夜往回赶。这一路他都一直在昏睡。凌晨5点多,我们终于赶回营地,他吃了消炎、止痛药才好了些。”

老挝1∶20万沙耶武里幅地质地球化学调查项目2012年进行公开招标,由广西区域地质调查研究院成功竞标,为广西地矿局“走出去”资源战略迈出第一步。单位把任务交给了他,由他全面主持该项目的设计、境外调查、境外安全等工作。

要想在老挝热带雨林密布的地质空白区中取得成果,谈何容易。项目组每个人都有被山蚂蝗上下乱钻的“痒痛”,都有陷入泥潭里推车、挖车的经历,而夜归吃饭也成了常态。

2012年10月中旬,李玉坤和唐专红在老挝沙耶武里省茫平县对侏罗纪剖面踏勘,路况太差,车子只送到一半就无法继续前行了,他俩只能下车走路继续前进。那天非常热,早上10点多气温就升到了三十五六摄氏度,中午12点还没到达侏罗纪底界,他俩已喝完一壶多水。吃完午饭继续踏勘,13点多时,李玉坤感觉背包有点湿,取下背包一看,原来吃完饭水壶没拧紧,水全漏光了。李玉坤心想:惨了,现在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温度已达40多摄氏度,即使现在往回走也要3个多小时才能走到车边。唐专红知道后,安慰李玉坤说:“不怕,我还有小半壶,我瘦,喝水不多,到时大部分归你行不?”李玉坤一听,“好,我有动力走出去了。咱们再往前半小时应该到侏罗纪底界了”。“到底界后我把他的水都快喝了一小半了,而他一口都没舍得喝。他知道我胖,出汗多,缺水严重,一路往外走的过程中他时不时让我喝点水,而他只是湿湿嘴唇。到15点左右两人已经是滴水不剩。而此时还有两公里才能到达车边。太阳更毒辣了,我都走得头昏眼花快中暑了,而唐专红从一点多到现在基本没喝水,而他也还能走。没办法,我也只能跟着一步一挪地往外走。就这样差不多走了两小时,到车边时我们每人都一口气喝了两瓶多水。”

“他就是我心目中的最美地质队员”

在异国他乡,因为不熟悉地形,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有一次,彭展小组走岔了道,到了指定时间还不见回到驻地。此时,饭菜都已经煮好了。唐专红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疲惫不堪,当他得知这一情况后,赶忙联系彭展。可是深山老林,信号不畅,唐专红生怕出了什么事故,就赶紧带上两名同事,驱车前往。工作区在河边,唐专红便租了一艘小船,打着煤油灯,一路呼喊着他们的名字,终于找到了他们。

2012年11月3日,结束工作后的项目组人员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一声开饭了,大家纷纷端起了饭碗。此时,最晚回到家的大组长文件生面色沉重地端着一碗饭急匆匆地走回房间。唐专红纳闷,平常吃饭他们几位年轻人总是喜欢聚在一起交流当天的工作心得,而今天怎么了?他立马跑进文件生的房间,得知文件生爱人脑出血复发住进了医院。原来早在一年前,医生就警告过他们夫妻俩,要小心,如复发就非常危险。这个消息对于远在异国他乡的文件生而言,无疑是一场噩梦。唐专红当机立断,马上安排老司机陆桂忠连夜开车送文件生到万象乘机回国。事后,他还组织野外项目组人员和职工家属为文件生爱人捐助爱心款。

而即使在野外安排住宿房间这样平常的日常生活小事中,唐专红也总是细心地把相对好的房间安排给别人,让队友们先挑选,自己则最后住进剩下的房间。

“在老挝,由于路况太差,晚上八九点钟回到驻地是正常的事。但是同志们都没有抱怨,因为作为领导的唐专红以身作则,在实际工作中从不挑三拣四,反而都是选地形最陡、地质现象最复杂的跑。他就是我心目中的最美地质队员。”队友蒋宗林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