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纪念丁文江先生诞辰130周年

2017-04-12 15:01:2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梁 忠 戴进业

丁文江(前排右一)与梭尔格(前排左一)一九一三年在河北。

    

今年4月13日是我国地质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丁文江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日。他的一生研究和活动甚广,其涉猎地质学、动物学、人类学、地理学、历史学等,而在他涉足的这些领域,都有重大的影响。

今年4月13日是我国地质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丁文江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日。在近代中国科学事业的发展进程中,尤其是在地质事业上,丁文江先生是一位极为重要的人物。他的一生研究和活动甚广,其涉猎地质学、动物学、人类学、地理学、历史学等,而在他涉足的这些领域,都有重大的影响。

1887年,丁文江出生于江苏泰兴一个书香世家,1902年秋,只接受过11年私塾教育的他东渡日本留学,两年后前往英国,用两年时间学完中学课程,1906年秋考入剑桥大学学习,1907年进入格拉斯哥大学攻读动物学及地质学,4年后获双学士,并离英回国。

作为开山大师,丁文江擘画了地质学健康发展的路径

回国以后,丁文江先后在冀、鲁、晋、川、滇、黔、桂、湘及东北地区等省进行地质矿产调查,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当时的中国,是一个政治局面混乱不堪、科学技术十分落后的贫穷落后国度。许多有识之士和留学归来的知识分子,纷纷站出来大声疾呼要科学救国、实业救国,丁文江就是其中的一员。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实业部矿务司下设地质科,1913年初,丁文江担任地质科科长。在他之前曾任此职的章鸿钊就提议设立地质研究所,培养地质调查人才,丁文江迅速将这一设想进行完善,变成现实。1913年9月4日,丁文江被任命为地质调查所所长兼地质研究所所长。

这年5月,北京大学地质学系首届2名学生毕业,因为学地质学的人数太少,开办费用很高,地质学系暂时停办了。10月1日,地质研究所开学,丁文江亲自为学生上课,讲授古生物学和地文学。教学所需要的图书、标本、仪器、设备、宿舍等,都是向北京大学借用的。但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下,1916年7月,地质研究所22人结业,获得毕业证书的18人进入地质调查所工作。可以说,仅有一届毕业生的地质研究所,开创了我国成功创办地质教育的先河,培养出了中国第一代地质技术人员,毕业生中绝大多数人成为中国地质事业的脊梁。

地质研究所停办之后,丁文江又极力推动恢复北京大学地质系。1917年,北大地质学系恢复招生,丁文江与北大校长商定,北大培养地质人才,地质调查所专做调查研究工作,可以随时吸收北大地质方面的毕业生,使他们有深造的机会。

不仅如此,丁文江还亲自找到蔡元培校长,向他介绍在英国留学的李四光和美国地质学家葛利普的情况,并建议北大聘请两位担任地质学系教授,这对地质学系的教学和科学研究、地质人才培养和东西方地质科学交流等都有重大贡献。

1931年秋~1934年夏,丁文江还担任北大地质学系研究教授,主讲普通地质学,后来还教过地质测量、中国矿业等课程。为了能把课讲好,丁文江大量搜集材料,充分利用中国的地质实例,借以解释沉积、侵蚀、火山、地震等种种地质现象。他曾经说:“不常教书的人,教起书来真苦,讲一点钟,要预备三点钟,有时还不够。”当时地质调查所的同事们也都开玩笑:“丁先生到北大教书,我们许多人连礼拜天都不得休息了,我们的标本也给丁先生给弄破产了。”

学生们也都说,丁文江讲课诙谐生动,深入浅出,常用一些掌故、歌谣、故事打比方,加以科学解释,学生们听起来都很有趣,获益匪浅。

“必须亲自看到才能作数。”

作为一名地质学家,丁文江以重视实地调查著称,为了取得第一手材料,他提倡“登山必到峰顶,移动必须步行”“近路不走走远路,平路不走走山路”的准则,被誉为五四运动以来学者中最具责任心的“行动巨人”。黄汲清先生曾将他比作20世纪的徐霞客。

在给地质研究所的学生们上课时,丁文江就非常注重实地考察,在讲授古生物学时,他每周课程安排“讲义二小时,实习三小时”,以实地考察促进课程教学,注重培养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当时北大春假与暑假期间,地质学系的学生都安排有几天或个把月的野外地质实习。丁文江对野外实习工作非常重视,亲自参加指导。凡预定实习的地方,他一定自己先弄明白。吃饭,住宿,登山等一概与学生完全一致。贾兰坡回忆说:“丁先生在30年代前半期,常带领北京大学地质学系的学生到周口店参观和实习,由于我经常在那里,也就常常由我来接待。1931年,为了发掘方便,在周口店北京人遗迹附近建了一座四合院,房子并不缺,可是丁先生虽然一般只住一夜,但也从来不享受一点特殊待遇,总是和同学们挤在三间南房居住。”

1935年,华北危机,丁文江决定亲自去湖南考察粤汉铁路一带的煤矿储量与开采现状,利用他的地质专业优势,利用他本人积累的经验,利用他的学生力量,为国家长期抗战做准备出力。12月7日,丁文江考察粤汉铁路沿线一带的湘潭县谭家山煤矿。谭家山煤矿是一个比较大的煤矿,井下坡度比较陡,可达45度,深度约有170米。为了弄清煤层的产状和开采的经济价值,他要亲自下井调查,当时很多人就劝他不要下去,他的学生就说我们下去调查完后再跟他汇报,他说:“不行,必须亲自看到才能作数。”1936年1月5日,丁文江在湖南谭家山煤矿考察时因煤气中毒不幸逝世,享年49岁。

“这样的人才我们再从哪里去找?”

当时北大地质系毕业生到地质调查所去找工作,所长丁文江亲自考试,没想到结果让他很不满意,他找到相熟的朋友胡适说:“适之,你们的地质系是我们地质调查所青年人才的来源,所以我特别关心。前天北大地质系的几个毕业生来找工作,我亲自给他们一个很简单的考试,每人分到十种岩石,要他们辨认,结果是没有一个人及格,你看这张成绩表。”“我想去看看蔡先生(时任北大校长蔡元培),请他老人家看看这张成绩单,我要他知道北大地质系怎么办得这么糟。你想他不会怪我干预北大的事吗?”后来蔡元培听了批评地质系的话,也看了那张有许多零分的成绩单,不但不生气,还虚心地请丁文江指教整顿改良的方法。

丁文江在培养年轻地质人才上倾注了全部心血,北大地质学系的毕业生,不少人到地质调查所工作,为中国地质事业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曾被丁文江赞许为“地质界的天才”的赵亚曾,1923年毕业于北大地质学系,成绩优异,留校任教,同时在地质调查所工作,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发表著作18种100多万字。不幸的是,1929年底赵亚曾在云南考察地质时被土匪杀害,得到消息后丁文江万分悲痛,哭了好几次,并写信给朋友胡适说:“我遭遇了生平最大的打击!……当时我心上犹如红炭浇着冷水,神经几乎错乱……这样的人才我们再从哪里去找?”后来又积极参与募集资金设立“纪念赵亚曾先生研究补助金”,奖励在地质学和古生物学上有重大贡献的中国地质学者,并将赵亚曾的孩子带在身边亲自教养。

丁文江先生是一位科学大家,他崇尚真理,求真务实,身体力行,更是一位诲人不倦的长者。他的业绩将光照千秋,他的英名将永垂青史!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