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人物 >正文

追记甘肃省敦煌市优秀共产党员、市国土资源局干部王义德、王鹏

2018-02-01 09:08: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秦锦丽

三九寒冬,西风凛冽。

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节点城市敦煌。

像冰冻的党河,甘肃省敦煌市国土资源局被巨大的悲情笼罩。只因几天前,两位虎虎生威的同志——矿管站副站长王义德、执法监察大队副队长王鹏在矿山执法归途遭遇车祸因公殉职,献出宝贵生命:一位36岁,一位32岁。

噩耗传来,莫高窟千佛垂泪。

记者连夜从兰州赶赴1000多公里外的敦煌,送别战友后,来到敦煌市国土资源局,轻轻敲开了郭世鸿局长虚掩着的门。他从电脑前转过身来,伸手一握的瞬间,眼泪溢出,喉头快速上下滑动,把一声“你好”堵在半道,只用手指了指沙发。

他从桌上的抽纸盒里抽出两张纸拭泪。平静后坐下,沉痛地说:“看我们这损失,两个鲜活的生命,两个鼎力干将!30号(2017年12月30日)全民放假,他们是牺牲了元旦节假日去执法的呀。我们在舒适的暖气房里过节,他们却在冰雪覆盖的大山里巡查执法;我们吃着热饭热菜,他们却就着寒风啃冷馒头。”他又说不下去了。

“两天来,他们查扣拉回四五百万元的违法采矿设备,保护了国家矿产资源,可他们却永远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像一个悲怆的父亲,郭世鸿声泪俱下。

局里人告诉记者,王义德、王鹏都是郭世鸿用心栽培的两个好苗子。王义德一参加工作就是他的手下,是他一手带起来的。

王义德参加局道德讲堂活动。

王义德参加局道德讲堂活动。

王义德:与天地为伴 让国土无伤

下午进了会议室,记者才知道上午在戈壁坟地里挥锨铲土、指挥安葬的男子叫王智,敦煌市方山口矿管站站长。经过三天悲苦煎熬,年过半百的王智,脸色蜡黄,黑眼圈浓重,声音嘶哑。方山口矿管站设在敦煌以北的北山地区,该地区分方山口矿区和塔水泉矿区,面积3.12万平方千米内大小采矿权46个,探矿权15个,涉及金、银、锰、铁、钒、钨、磷、花岗岩、石灰岩、大理岩、湖盐、建筑石料等24个矿种。最远的矿山距离敦煌市280多公里,多数区域属戈壁荒野,人迹罕至,日常巡查多数是单车独行,一去三到五天。

2017年12月28日,敦煌市安全委员会下发通知,要求全市执法部门开展元旦前安全生产大检查。就在头一天,王智接到举报,说方山口有非法偷采行为。当天他便带了两个人去矿山巡查了一圈,发现红柳河金矿有3个工人及2台装载机、1台挖掘机、1台翻斗车、1辆爬山虎(平山钻)正在大肆盗采矿产资源,场地上,挖出的两堆矿石约有2000立方米。执法人员立即责令停产,作了现场询问笔录,下达了停产通知书。下午,又接到敦煌与瓜州县交界处的硅石矿有偷采活动的举报。当晚,王智打电话向主管副局长马英作了汇报。马英觉得情况严重,立即向局领导班子汇报,经领导班子商议,并与市安监局、公安局沟通,决定次日上山开展安全生产执法检查。当晚抽调局里5人、配备车辆3台,并雇好30吨的大吊车1台、平板车2台,约定次日8点半出发。

岂知一进北山口,鹅毛大雪纷飞,土石路开始打滑,车子不得不放慢速度,以致下午4点多才赶到红柳河非法采矿点。果然,3台发电机、1台装载车、1台挖掘机忙个不停,几个大碳罐呼噜噜地抽着水,显然,头一天王智他们下的停产通知书,对方根本不理。看来,不拆设备是停不了的。可违法人员百般阻挠,拒不配合,甚至威逼谩骂。但这丝毫没有影响王义德他们办案的决心。他临危不惧,大义凛然,凭借着国土人的一腔正气,对案发现场的开采人员询问谈话,宣讲政策,一丝不苟地填写各种法律文书,按照程序依次向当事人下发了《责令停止》和《违法行为后果告知书》,对现场部分大型设备进行了扣押,当天由大吊车拉回敦煌封存,而执法人员则赶到矿管站住了下来,准备第二天到另一处违法开采点检查。

第二天等大吊车上到矿管站后,一纵车队开往干井子东矿点检查。情形如出一辙,执法人员现场依法教育、问询、笔录后,拆除了设备,装载好出山时,已到下午5点多。

雪依然纷纷扬扬,车队小心翼翼开出山口,到达明水河坝后,三台小车停下来等大吊车,等到大吊车爬出山口,安全上了柳(园)—敦(煌)高速后,小车车队才放心地向市区开拔。此时,大西北的夜幕快速降落下来。

三辆车,王智他们在前,马英他们居中,王义德、王鹏压后。因为天黑,路况不好,三辆车渐渐地拉开了距离。当王义德他们的车距离敦煌还剩半小时车程时,不幸发生了……

马英捶足顿胸道:“我们巡查执法中什么样的路没走过,什么情况没遇过?穿梭荒漠,行走戈壁,没有路抡起铁锹就开,车坏了挽起袖子就修,回不去撑起帐篷就睡。义德常乐观地说:‘与天地为伴,让国土无伤,就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偏偏这一次……”

疲惫又沙哑的王智有气无力地说:“不该呀,我们哪一年都一起下矿山五六十次, 2013年整顿方山口矾矿,我们一年下矿山就有76次之多,怎么这次就……”

一千个不舍 一万个留恋

好几天了,马英都缓不过劲儿来。他说,对他俩,我们是一千个不舍一万个留恋,有什么办法呢?王义德个性秉直,干工作认真负责,行动力强,有时为了他的一个新想法,也发生争执,但他从来不记恨,待人很和善。现在想来,过去的争执都成了难得的回忆。

2016年初,王义德由局办公室主任调整到矿管站任副站长,春节前夕,局里按惯例要去矿管站进行节前慰问。王义德提出,矿山上各个矿点都有一两个留守人员,都在护卫国家矿产资源,也应该去慰问他们。局里同意,便花了6000多元,买了20多份慰问品,挨个慰问了矿管站及各个矿点。小小一个举动,温暖了一片矿山,也拉近了管理者和被管理者心的距离。

2017年七八月份,他的下属杨海迟到早退较多,工作时有差错。王义德想,这不像平时的杨海呀,得找找原因。他没有正面批评,而是私下了解情况,这才得知杨海的父母得重病先后住院,媳妇又刚生小孩,搞得杨海焦头烂额,力不从心。知情后,王义德立即带领同事登门看望老人孩子,并给杨海宽心。

对待同事,像三月桃花十里春风;对待工作,却丁是丁卯是卯,毫不含糊。矿管股股员杨力超惋惜地说:“王哥(王义德)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吩咐下的事,承诺下的事,过几天就检查办理到什么程度。做事心细如发,哪个文件中有什么条款或重要的话,他就折个角,需要查的时候,一翻就到。他工作变动,为了快速进入角色,从马局和我这里搜集相关法律法规知识,与业务对比;矿山遇到的所有疑难杂事,他都记录下来找法律法规条文对比。2017年11月底,敦煌市副市长李进银要与郭世鸿局长去省国土资源厅协调敦煌方山口磷钒矿资源整合办证推进工作。王哥把我们以前的采矿登记、矿业权纠纷资料及前任领导写的材料等,在办公室一一分析对比。走兰州的头一天晚上,我们为准备资料在办公室加班到很晚。后来,嫂子来陪他,他打发我们先回家休息,而他自己加班到夜里两点,直到把资料准备齐全、分门别类装好,第二天一早就随领导们飞往兰州。这次去兰州成效很大,省厅明确方山口地区一个主体两个矿区,明确了办证条件,方山口地区矿产资源经过漫漫7年整合,终于有望在今年画上一个圆满句号。而王哥却永远看不到这一天了。”杨力超伤感地说,王哥结合敦煌市实际起草的国土领域矿山执法安全方案,被酒泉市国土资源局认为可操作性强,转发各市县借鉴。

结婚不到两个月,陪他最多的是加班

杨力超提到的“嫂子”,叫石晶晶。记者见到她时,她穿一件宽松的藏蓝色羽绒服,面无血色,单薄得像个十几岁的孩子。她说,今年冬天特别冷,这件羽绒服是她给王义德买的,但他没穿几次,去矿山更舍不得穿。从出事那晚起,石晶晶就一直穿着这件衣服,她说,这衣服里有他的体温,有他的气息。

“今早看到送葬的车队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我特别为我老公骄傲。他活着时那么敬业那么和善,他走了,这么多人赶来送他,他走得不孤单。”

石晶晶哭一会儿说一会儿。她说他俩2017年10月19日经人介绍认识,11月9日就领了结婚证。都遭遇简短婚史和伤痛的两个人,一见如故,没聊两次,王义德就申明“我一直与妈妈一起生活”。偏偏这句话打动了石晶晶,她说:“从这句话看出,他是一个孝子,是一个有爱心的人。”此话让记者想起,一个多月前,在敦煌见王义德时,他高兴地说:“对象能接纳老人,愿意与老人一起生活,最让我感动。”

对金钱、对老人、对子女、对工作,几个关键性问题,两人的认知惊奇地相似,所以“闪电”结婚。石晶晶说,婚前一个周末,王义德非要带她去酒泉买钻戒。她知道王义德没钱,推辞不下,就看了最便宜的一款,7000多元,刚好商场搞抽奖活动,王义德一抽抽了个四折,不到3000元就买回一个钻戒,两人开心极了。轮到石晶晶要给他买时,他说:“我是乡里娃娃,不爱戴那玩意。”后来石晶晶买了一块手表送他,他爱不释手,晚上睡觉都舍不得摘下。石晶晶的爸爸有支气管炎,王义德到处打听给买药,前一阵托人从外地买的药很管用,还说,等吃完了再买。出事那天,老丈人摇着药盒子老泪纵横地说:“药没了,人也没了……”当天,石晶晶的妈妈买好鱼、鸡、各样菜蔬,等着女婿回来过节,等来的却是噩耗,一着急,老人家流鼻血的老毛病又犯了。

结婚不到两个月,石晶晶陪王义德最多的就是加班。最近一次加班就是去矿山检查前一天,即2017年12月28日晚陪他在办公室写年终述职报告。一个人看书,一个人敲字,一直到子时,宁静而美好。王义德一口气写了六七页,改完后满意地说,有媳妇陪着,我这个总结写得最满意。没想到,当晚他接受第二天去矿山检查的任务,这份述职报告是次日同事杨力超代他在会上念的。

“他就是我的一个智脑和高参。工作上遇什么困难,给他一说,就有了解决办法。出事那天下午,我还打电话跟他说当天处理了工作上的一件事,他听后直夸‘我媳妇真大气。’没想到,这是他对我最后的褒奖。”

敦煌少了一个民间代言人

“今早您注意到没,王义德坟的东边有一座老坟,那就是他父亲的。17年前,他父亲在为雅丹申报国家地质公园赶去兰州的路上,车祸身亡,父子俩与国土事业缘分太深啊!”这个在王义德入葬仪式上,连哭带冻鼻子脸通红,忙前忙后的年轻人叫马生强,是张掖梦西游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敦煌人,与王义德是当年敦煌中学的同学,同时考进甘肃农业大学。读高三那年,王义德的父亲身为敦煌市土地局局长,为发掘、申报雅丹地质遗迹,多次跑地区跑省上、多次邀请地质专家来考察、评估,直至最后献出自己的生命。

这种痛,王义德刻骨铭心。他默默地记住父亲未了的心愿,时刻想着宣传敦煌,为敦煌作贡献。在农大读书时,有一年暑假学校举行自行车越野赛,王义德提议终点设在敦煌。他说,我们敦煌是飞天的故乡,是佛教文化艺术的殿堂,有举世闻名的莫高窟,有悲壮雄浑的阳关、玉门关,有千古神奇、盖世无双的鸣沙山和月牙泉,鬼斧神工的雅丹魔鬼城。后来果真与同学盛占武、李银,费尽辛苦历时十六天终于到达敦煌。从那开始他就得了一个“敦煌民间代言人”的雅号。

大学毕业后,他们很多同学去了外地或留在省城,但他选择了回敦煌,选择了国土事业。近几年,为打造敦煌丝路文化名城、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他付出了很多。马生强记得,敦煌悬泉置遗址因出土了一批汉简,前几年准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一个周末,王义德带马生强等几个同学先期去看看,到了实地,只见遗址附近有过去私人采矿挖下的两个大坑,大家说这两个大坑必须填埋。王义德马上指挥他们分两拨儿踱步丈量废坑的长宽、目测深度,计算填埋需要多少土方量。忙活了半天,几个人灰头土脸返回,途中有人调侃他又是“以私济公”。2014年6月22日,悬泉置遗址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一部分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他的同事兼同学王林说,为了助力敦煌成功申报世界地质公园,身在局办公室主任岗位上的王义德想尽一切办法,联络雅丹地质公园管理处、莫高窟研究院、市旅游局等单位。朋友们玩笑说,一个小小的科员,调动着省级、县级、科级干部,你够牛的。

2015年地球日前夕,经与省地质学会沟通,敦煌市国土资源局成功地把宣传活动搬到兰州市东方红广场,王义德与几个同事为此忙了一周。宣传活动当日,省市电视台记者采访,市民咨询、观看,敦煌雅丹、莫高窟、月牙泉、鸣沙山深入人心,取得了圆满成功。

2016年地球日之际,他们又与省地质学会联合举行了雅丹徒步走和鸣沙山滑沙比赛。比赛前,王义德向大家动员说,大家不要把这看作是一次平常的比赛,我们要给联合国教科文专家看,这是为宣传我们敦煌而比赛的,爱我敦煌,你我有责。

2016年中秋,日本东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审授予“甘肃敦煌世界地质公园”名号。当参加此会的郭世鸿局长把消息通过越洋电话报回局里后,敦煌国土资源局沸腾了。王义德中午没有下班,加班编发了图文并茂的消息,第一时间通过手机平台发往全市各行各业,没有人不为之开心和激动。这天,王义德百感交集,晚上回家站到父亲的照片前说:“爸爸,报告您个好消息,咱雅丹、莫高、月牙泉、鸣沙山今儿申世成功了,您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他为父亲斟了一杯酒。而现在,他这棵父母的独苗也走了,年逾花甲的母亲心疼呵。

王义德殉职后,他远在深圳、天津、西安的同学都赶到敦煌,要么围在王义德母亲身边安抚老人,要么忙前忙后送义德最后一程。安葬义德的第二天,大家聚了聚,有人提议将好友群改名为“义德兄弟连”,马生强刚在朋友圈发布,就有三四个平常与王义德往来密切的小兄弟申请加进来,“我给大家说了,我们加的不仅是一种友谊,还有一份责任,敦煌失去了一个民间代言人,我们要站起多个形象大使。”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