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雾里三清

2015-09-21 10:44: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詹海燕

何毓敏/图

远处雾如玉带一般缠绕在山腰,山峦成为一座座岛屿,时隐时浮,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形态各异的山巅,为炼乳般的云雾镶上一道金边,犹如仙境域外。清风吹拂,薄雾青纱般舒缓,飘散聚合,海市蜃景般迷离。

雾里三清,呈现出蓝天丽日下不一样的美。

古人真会选地方,深山古刹,暮鼓晨钟,身处如画之地,心境自然平和下来

来自贵州山区的我,在大山的摇篮里长大。抬眼是山,出门望山,工作又是在大山沟谷跋涉,说到看山,我提不起一点兴趣。何况,三清山的名头似乎不响,远没有黄山如雷贯耳。尽管导游说可以媲美黄山,这话我可不信,如今,夸大其词的事多了。之所以应承下来,是因为在匆匆的行程中,有景德镇、婺源等,导游说,到了婺源也就到了三清山,瓷都那悠远的历史、婺源优美的田园诗深深地吸引着我,也就应承下来。

原计划下午六点到达三清山,可紧赶急行,还是迟了。从平原到山脚,绕了很长一段路,清澈的湖水泛着夕阳的波光,一行人都惊讶了,让人留恋不已。湖的名字颇有诗意,紫湖。优美的风景,我以为这就是了,可人家说还远。这样漂亮的紫湖还不是景区,我有些疑惑。直到天黑时,我们才来到三清山脚宾馆住下。房间会有些潮湿,开了窗,清爽的空气涌了进来,好了很多。用过晚餐,把一路疲惫的身躯置于松软的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哥哥早、哥哥早”,一串叽叽喳喳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唤醒,窗台上几只叫不出名的鸟争相叫个不停。晨间的微风吹拂,林间树梢飘洒着雨滴,原来雨淋淋沥沥地下了一夜,竟然丝毫没有惊扰到我。伸个懒腰,深吸一口,大口吞下的空气似乎甜丝丝的,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连空气都是那么诱人。

“静听松风心自凉”,三清山真是修身养性的福地。玉京、玉虚、玉华三峰挺拔,如三清列坐。古人真会选地方,深山古刹,暮鼓晨钟,身处风景如画之地,心境自然平和下来。

这样的美景与传说,真是天衣无缝,从事地质工作在山水间跋涉的我不由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天空依旧阴沉,空气显得闷热。夜雨将花岗石台阶冲刷得一尘不染,路旁湿漉漉的独蒜兰含笑随风摇曳,带着凉意的山风淡去了山下如炙酷暑。乘上索道,缓缓地向山上攀升。隔着玻璃,景色一览无余,云雾在脚下翻滚,听着舒缓的音乐,真有飘飘欲仙之感。不多一会儿,播音提醒“观音听曲”景点要到了,我担心云雾蒙蒙看不见,却不想云雾仿佛感动于我们远道而来,山风骤起,将云雾驱散,两具逼真的石像立在前方。前面的石像相传为炼丹的葛洪,抱着琵琶对天倾诉,悲切的曲调感动观音下凡,她双手合十静静地听曲,由于匆忙,观音的净瓶没带,这时从观音胸前长出一株松树,恰似插着杨柳的净瓶。

这样的美景与传说,真是天衣无缝,从事地质工作在山水间跋涉的我不由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临上山时,导游便说,这次我们是来对了,虽不是春天赏花的最好季节,但能碰上一夜雨,也是好事。夜雨晨晴,观三清云海也是一绝。一路行来,果真如此。于天生恐高的我而言,能遇上贴心的云雾,更是有切身体会。

之所以这么说,三清山除了就地而砌的台阶,就是用木板铺就的木质栈道,或者是悬索桥。漫步在海拔1600多米的高空栈道上,一边是悬崖绝壁,一边是原始森林或深不可测的峡谷,云雾茫茫,群山连绵,犹如遨游仙山琼岛,自在逍遥。但这种心境我很难体会,更多的是战战兢兢。

在过二十来米的悬索桥时,我双手抓着栏杆几乎是一步步挪过去的,引得旁人大笑,说我脸都吓青了。

高空栈道下面是幽深的峡谷,即或有木板作底,我依然紧张,只能壁虎一样贴着岩壁慢慢挪动。在乾坤台,玻璃围砌的悬空观景台,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我看得心惊胆战。就在我犹豫之时,一团浓雾飘来,乾坤台隐在云雾之中,我毫不迟疑地跨了过去,摆了个剪刀手,在相机里留下模糊的影子。

这片土地播撒着不屈不挠的种子,盛开着顽强而灿烂的鲜花,一如三清山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成就生机盎然,枝叶繁茂

三清山地处怀玉山脉腹地,上世纪30年代方志敏在此创建了赣东北革命根据地,不幸被捕,写下了《可爱的中国》。这片土地播撒着不屈不挠的种子,盛开着顽强而灿烂的鲜花,一如三清山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成就生机盎然,枝叶繁茂。

以粗粒的含铁石英与黑色云母为主要成分的花岗岩,构成了三清山石体的主色调,也形成了三清山独特的花岗石柱与山峰。与贵州沉积岩为主隆起的山峰经风、雨侵蚀不同,三清山坚硬的花岗岩抗风化强,不含水,并不适应植物的生长,缺少土壤的石质表面,连野草也难以生存。但我看到,在粗糙的岩壁上,一株幼松在石缝里扎下根,垂直于岩壁顽强地生长着,粗短的松针根根挺立。这里,每一棵树都是不放弃生存的机会。没有养分,顽强的根或顺着裂隙深深地扎了进去,或紧紧盘绕石头,在薄薄的土层里汲取养分,没有水,它们以粗壮的枝叶从富含雨露的云雾中汲取水分的滋润。因为根深深扎进石缝,虽历经风霜雨雪却依然坚强地立于岩石之上。三清山的树生长在悬崖峭壁,生长在深谷幽涧,却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朴实而雄浑。

形态奇绝的千年古树,丰富各异的石质造型,变化万千的云海,共同创造了引人入胜的绝世胜景。

三清山像是沉稳的母亲,任由云雾像淘气的孩子,扯了轻纱与她捉迷藏,而悬在天空的太阳,时时用缕缕阳光来逗弄着雾,无形的风也忍不住参与其中,掀起了一个又一个高潮。

三清的云雾变化离奇,时而堆积成团,把山石、古松连同游人都裹挟起来,时沉时浮;时而扯匹青纱,为山峦披上彩带翩翩起舞;时而从沟谷升腾,浩浩荡荡掠过山峦。有时它是一曲轻音乐,舒缓清心温柔拂面;有时它是一曲大歌,如浩瀚大洋的波浪绵绵不绝;有时它是一首激烈的交响乐,苍茫茫遮天蔽日势不可挡……

回想三清之旅,至今似乎仍陷在一片挥之不去的雾里。

(作者单位:贵州省地矿局105地质大队)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