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盛京寒月

2015-09-28 10:21: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吴 瑨

海风吹天星动摇,边色横烟月澄廓。 ——吴兆骞《同陈子长夜饮》

一直以为,沈阳,这个在大清王朝被称为“盛京”的地方,是找不到江南秀韵般的赏月处的,直到那天路过三好桥,蓦然回首竟发现,一轮塞北明月正静静等着我。

那天晚上,天地皆静,宽阔的浑河,弯弯绕绕,荡漾着两岸高楼林立。难得的是,这月竟比高楼还要高出很多,孤悬在漆黑的夜空上,再远处,就是璀璨的浑南新区了,橘色的路灯拽出一条橘色的路,过往车辆,仿佛一头便冲进橘色的红尘里,全不顾月下纷繁的人间,还有一轮皓月如同美人的裙裾,被拖拽着入了苍穹。

桥头望月,思远怀古,那是文人雅士的情怀,只有闲下来,静下来,才有心思去想一些遥远的故事。徜徉在三好桥上,我又想起沈阳的另一座桥,一座沈阳现存最古老的桥——洪区的永安石桥,这座桥建于清初,是从北京到沈阳大御路上的一段,当年车马如龙,所有出关到沈阳的人都要经过这里,而经过永安石桥的人,他们的终点,却比盛京还要遥远。那是塞北有名的苦寒之地——宁古塔。

曾经流放宁古塔23年的江南大才子吴兆骞途经沈阳时,写过一首《同陈子长夜饮》,望月思乡,怆然而泣:“海风吹天星动摇,边色横烟月澄廓。”是啊,“边色横烟月澄廓”,有月的夜晚便是清朗的夜晚,但望月人的心思却总是难猜,不知那时的吴兆骞,望着玄菟郡城头的明月,饮着一杯飘蓬苦酒,除了漂泊的他乡之思,除了无奈的世事难料,是不是对这迥异于江南的塞北风光,也有着由衷的惊叹呢?

挂在夜空中的明月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望月人的心境和所处的环境,才子心中,明月是佳人的倩影;雅士心中,明月是共饮的知己;游子心中,明月是故乡的思恋;流人心中,明月是叵测的前程……

如果有心,于洪郊外的永安石桥也未尝不是赏月的好去处,秋风渐起,看今时的月,忆古时的人,吟诵几首吴兆骞的诗句,会有别样的情愫萦绕胸臆之间。相较于中原,我的家乡并不古老,相较于江南,我的家乡并不秀雅……但我的家乡,同样有着厚重的历史底蕴,从肃慎到满清,从龙城精兵到天眷盛京,从今夜的明月到万古的霄汉,这关外的景致,也许就如此夜绝佳的月色一般,一直都被我们忽略了。其实九州大地上,每一寸土地都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每一处月色,都倾注着同样真挚的寄愿和情思。

只要心中有明月,想要看明月,明月就会印万川。不管是古都的明月,还是新城的明月,不管是诗人的明月,还是你我的明月,都在那里了,千百年来孤悬于夜空,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一如三好桥上的明月,一如永安石桥上的明月,千里万里,照着故乡与他乡,千年万年,照着古今与未来。

只要人是望月人,那么处处皆明月,夜夜皆明月。

(作者单位:辽宁省沈阳市勘察测绘研究院)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