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我的“囧”父

2015-10-26 10:34:45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石丽娜

一个周末的午后,闲来无事。我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意浏览,无意中看到一部名为《全能囧爸》的电影。原本以为会如一些商业大片那样不出十分钟就让人会倍觉意兴阑珊。没想到电影已经结束了,我却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等回过味来,早已是泪流满面。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名为李国富的中年男人带着儿子在城乡结合部靠着收破烂为生, 为了给二十大几的患有耳聋的儿子李发群找自信、找工作、找媳妇,也为了活出自我,与生活不懈抗争的故事。李国富虽然生活困窘,但他天性乐观、倔强,只想“用尽全力,活得牛逼”,为此,他一直走在充满希望与奋斗的路上。

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激励儿子,这个中年男人甚至走上了选秀的道路。当看到他独自一人在舞台上用满是沧桑、直击灵魂的沙哑嗓音高唱着一曲《光明》的时候,我的泪水犹如泄了闸的洪水一般倾流而下。 就在此刻,我的眼前浮现出了我父亲的身影。

我的父亲没有影片中的李国富那般多才多艺、开朗幽默、志向高远,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他是沉默寡言的,甚至有些木讷。这么多年来,父亲留给我的永远就是弯下腰埋头干活的背影。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文化,也没有活泛的头脑。因此,不可能如别人那般通过更多捷径迅速发财致富,半辈子只能凭着一身力气从事着最为沉重艰辛的工作,是大家眼中一个不折不扣的“囧”爸。年轻时,为了盖上一座属于自己和母亲的房子,他在砖窑上挖砖坯,这一干就是5年。直到因为手脚发麻几乎无法吃饭时,父亲才不得不放弃这份工作,因此也留下残疾。有了我们姐妹三人后,父亲又开始在村中的建筑班里给人盖房子。直到现在,已经65岁的父亲还在从事着这份枯燥而繁重的工作。他不会垒砖,只能做下工也就是最为笨重的拎泥灰的活计。每天都要来来回回拎成百上千次,鲜少停歇。这30年中,父亲为我们三姐妹拎出了生活费、学费和嫁妆,为我们这个家庭拎出了小康,却没能为自己拎得半分安逸。

影片中的父亲李国富收破烂之余,晚上会去老年秧歌队吹吹唢呐或是在家里玩玩自己的创意架子鼓或是吼上一首摇滚歌曲,以满足自己的音乐爱好,缓解一天的疲乏。可是,我的父亲整日除了干活之外还是干活,根本没有什么业余爱好。若是非要说出一两个来,那也许就是抽烟和听戏了吧。父亲爱抽烟,但从来不舍得抽好烟。通常都是买些碎烟叶沫子,在家中自制卷烟。后来,听人说距离三十里外的马村集市上卖有十元一条的工人牌香烟后,父亲就一直买此烟来吸。其实,无论去哪里盖房子,主人都会每天给每人发上一盒四五块钱的烟。但是,父亲从来不舍得吸,每当集齐一条后,都会拿去本村的小卖部换钱。至今想来,我的心里仍是止不住地一阵阵酸楚。至于那个唱戏机,是父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开口跟母亲要钱,为自己置办的一件东西。每天晚饭后,父亲就会搬出唱机轻轻打开,然后点上一支烟,缓缓斜靠在沙发上,在烟雾袅袅中默默欣赏着咿咿呀呀的豫剧。然而,往往却是戏刚开场不久,烟也还剩下一截之时,父亲已是鼾声四起了。此时,母亲就会放下手中的草辫,轻轻走到父亲身边,摁灭他手里的烟头儿,关上唱机并拿来棉被替他盖在身上。第二天,天刚麻麻亮,父亲就早早起床又开始了一天繁重的工作,为女儿们打拼着未来的幸福……父亲和影片中的李国富一样都是平凡的父亲,没有做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平凡到甚至有些平庸。可是,他们无一不是在拼尽全力为孩子们追寻着最美好的生活。即使追寻的路上遇到再多的荆棘和坎坷也会奋不顾身毅然前行。正如影片中的父亲唱的那样:“也许迷途的惆怅会扯碎我的脚步,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虽然失败的苦痛已让我遍体鳞伤,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作者单位:河南省南乐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