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天边的草原

2015-11-02 11:05: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海峰

227316_wangy_1446116655577

“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气势,只在《乐府诗集》里真正鲜活过。锡林郭勒大草原上,紧贴着沙土地皮的牧草青黄相杂,辽远旷阔。

 

我随风而来,在草原作短暂的停留。“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气势,只在《乐府诗集》里真正鲜活过。眼前,锡林郭勒大草原上,紧贴着沙土地皮的牧草青黄相杂,辽远旷阔之余,此时已枯黄了蓬勃的生机。

聆听,便仿若有悠扬的蒙古长调从草原深处传过来,悲壮而苍凉,却句句都让人向往。

祭旗上,天鸟、苍狼、白鹿、骏马等图案,无不写满了豪放血性,写满了如意吉祥,世世供奉,代代相传,早已化为大草原上永远高高飘扬着的精神图腾。

天空上蒙着丝丝缕缕半透明的白纱,太阳从白纱探出身来,照耀着大地。看不到高旷悠远的蓝天,也看不到团团飘逸的云朵。相反,足以和内陆相抗衡的高温,让黄恹恹的大草甸子热浪灼人。幸好,有大片的风从草原吹过。不过,那风更多是透露给人们这样一个信息:雨,大草原上的雨,仍然遥遥无期。

明安图镇,因清代蒙古族杰出的数学家、天文学家明安图而得名。一条条平坦的柏油路,一幢幢漂亮的楼房,一辆辆精致的轿车,就在几个小时前,还让我的心情好一阵激动。然后一座圆形的石头台子映入眼帘。那就是“苏力德”,成吉思汗出征时祭旗的地方。近了,祭坛上两边栩栩如生的狻猊花岗岩底座上,各驮着一杆稍低的护旗,中间一只白色赑屃,驮着稍高的主旗。三面大旗紧紧裹在旗杆上,白色底子上绕着蓝色的图饰,让人感到无比崇敬、肃穆。

蒙古人称“苏力德”为九斿白纛,三叉铁矛与大旗之间缀有九条飘带,风展旗飘,威武壮观。我知道,打开大旗,就打开了一段远去的时光,打开了一段恢宏的历史,打开了一段游牧民族引以为傲的过往。那纯洁的九斿白纛上,天鸟、苍狼、白鹿、骏马等图案,无不写满了豪放血性,写满了如意吉祥,世世供奉,代代相传,早已化为大草原上永远高高飘扬着的精神图腾。

相距不远,矗立着布日都庙。240多年,于一座古庙来说,算不得长,然而,人为因素造成的破坏力远胜于自然灾害。如今,这座著名的演教寺只以一座大雄宝殿的形态孤零零地立于草原之上。迈进大殿,宗哈巴、弥勒佛、四大天王等塑像一一映入眼帘。香烟袅袅,零散的游客双手合十,大殿空旷而宁静。

大殿门口两侧的红色轮架上,各挂着一个黄色大转经筒。藏族老阿妈手持嘛呢轮的镜头自然而然地浮现在眼前。转经筒快速转动着,无言传递着虔诚的祈祷和美好的祝福。

在这个因各种机缘巧合,被风聚拢在高原上生活的蒙、回、汉、满、达斡尔等10多个民族的大家园,宗教文化、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交织在一起,丰富着悠久的华夏文明,生生不息,长盛不衰。

这时,一群燕子在雄壮的大雄宝殿周围上下翻飞,倏尔迅疾,倏尔缓慢,在绕梁的“唵嘛呢叭咪吽”呢喃中,为古庙增添了几许神秘气息。我不禁暗自发问:这些翩飞的精灵,会给布日都庙、为锡林郭勒大草原带来一场透透的甘霖吗?

这湖水装满了草原上太多的爱恨情愁,记忆着牧草的枯枯荣荣,映照着牛羊驼马的悠闲漫步,也目睹了朔风漫卷沙尘飞扬。

蒙古包、勒勒车、驼马、牛羊、淖尔、草木,连同草原上的人,构成唯美的草原画卷。

血缘的力量是伟大的,不可抗拒的。电影《天边》就在乌兰察布苏木的月亮湖畔拍摄,讲述了蒙古族姑娘苏日娜与父亲乌力吉离别20多年后相逢的故事。湖水中的月亮,随草原上空的月亮一起浮浮沉沉,见证了小苏日娜的成长。清澈、平静的湖水里,深藏着苏日娜太多的思想挣扎和纠结,那是情感上的救赎和原谅,是人性的质朴和善良。湖水漾着的亮光,就是苏日娜明亮眸子中的光芒。

我相信,不止一个苏日娜,这湖水装满了草原上太多的爱恨情愁,记忆着牧草的枯枯荣荣,映照着牛羊驼马的悠闲漫步,也目睹了朔风漫卷沙尘飞扬。消遁的湖水,把那些或美好或忧伤的往事,沉在淖底,散在风中,只将抹不去的记忆留给壮阔无边的草原。眼前依然泛着点点亮光的水波,是否承载了更多的难言之隐?不然,这湖水为何如此浑浊呢?

手把肉端上来了,奶茶端上来了,湖鱼端上来了,马头琴悠扬,祝酒歌唱起,欢快的笑声穿过蒙古包,伴着一只灰色的水鸟一起在湖水上方飞翔。

蒙古包旁,驯驼人嘴里低声吆喝着,高大的骆驼一次次屈膝、卧下、蹬地、起立,再屈膝、卧下、蹬地、起立,机械的动作在排队等待过瘾的游人面前周而复始,一成不变。

忽然,骆驼不再听从驯驼人的使唤,任凭驯驼人怎么使劲往下拽那根攥在手里的缰绳,拍打骆驼的身体,倔强的骆驼始终扬着高高的头,瞪着小小的眼珠子,不再重复那一连串早已习惯了的程式化动作。它的眼睛里,一定充斥着不满和愤懑吧?或者,它是发现了远处那一群低着头自由踱步,在草地上不停地嗅来嗅去的驼群了吗?

只要心中的爱不变,敬畏不变,顽强的绿色终将占领整个浑善达克沙地,把生命的颜色濡染成永恒。

月亮湖的北边紧挨着连绵不绝的沙丘。这里是广袤的浑善达克沙地一隅,曾经的“沙漠绿洲”,现在成了“京津风沙源”。

站在沙丘低洼处往上望,一阵风从垄状的沙丘轻轻吹过,金黄色的沙丘上飘起一缕淡淡沙尘,如云如烟。风紧了,云烟相连,雾气升腾,袅袅散开,绵细的沙粒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优美如画,空灵如歌。陶醉了一丛丛、一簇簇张扬着原始生命力的黄柳和小叶锦鸡,也跟着翩然起舞。

踏沙而上,除了游人的脚印,就是风在沙地上绘就的神奇而美妙的图案。疏疏密密的沙纹,浮雕般布满整个沙丘,又如一波波海浪在柔软的沙滩上追逐犁过,自然天成,细密有致。

顽强的生命,在炙热的沙丘上生长。一只身体宽扁肤色如沙的沙蜥,拖着细长的尾巴,从我面前“哧溜”一下窜过,钻进树丛下的沙穴里。没走几步,又一只沙蜥从眼前窸窣而过。是作为游客的我惊扰了它们的清静,还是惧怕身躯高大的人类对小小的它们造成伤害呢?

冷蒿、蒙古冰草和沙生冰草,零星地点缀在偌大的沙丘上。一排排人工栽植的黄柳、红柳和沙柳,因了春风春雨的滋润,蓬蓬勃勃地绿着。这些草木丛依然在逐年壮大着自己的队伍,要不然,近在咫尺的月亮湖早就沦为一堆沙山。它们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让绿色蔓延整个沙地,让上世纪70年代前的“沙漠绿洲”重现人间。

沙丘上新近栽植的柽柳,一蓬蓬柔软的新枝相互簇拥着,迎风拂动。间或,整排小柳看上去已经死掉。也说不定,只需要几场酣畅淋漓的雨,它们就能从沉睡中被唤醒,承接倾泻而来的阳光,然后发芽、抽枝、吐绿,跟上风前进的脚步。

我知道,栽下的新柳不一定都能成活,但血是热的,草原人生来就是草原的孩子,只要他们心中的爱不变,敬畏不变,顽强的绿色终将占领整个浑善达克沙地,把生命的颜色濡染成永恒。

不是吗?看,那些迎风摆动的绿意,不就是胜利者的舞姿吗?

太阳是大地的点彩师。斜斜地,眼看要没入天边草丛,红彤彤的,不再灼人眼睛。足有10多米高的沙丘上,柔和的阳光把身着蓝的、白的、橙的、紫色衣服的渺小的人们塑成一个个长长的影子。一侧陡立的沙壁上,半弧形的植物带或深绿或浅绿或灰绿,光影的巧妙组合,让沙壁的晦暗与沙丘上明亮的金黄形成鲜明对比。

沙丘相挽的沙地,拧巴成草原大地上漫长的褶皱。第三纪、第四纪的湖泊地层和冲击层,在不断的风蚀、岁月的堆积和人力作用下,从远古一路沧桑走来,走着走着,就走成了现在这样迤逦的沙地奇观,透着苍茫而忧伤的美。

远处,沙丘和草木的边缘由虚而实,由实及虚,苍苍莽莽。我依稀看到,硕大的红太阳映衬着一张张弯腰播种绿色的黑色剪影。那身影又分明是一棵棵树,一棵棵坚韧挺立在沙地上迎风而舞的沙柳、黄柳和红柳……

(作者单位:河北省蔚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