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苍凉悲壮黑水城

2015-11-23 10:05:08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立新

我想知道,西夏国于公元九世纪修建的黑水城,元代时中原至漠北的交通枢纽,到底是何等模样,能够身披丝路光华,蕴藏百年未解之谜,怀有美丽悲壮传说,让马可·波罗途经这里,到达神秘的东方。

像刀刃一样锋利的,应该是时光,残酷无情,不回头,无退路。等到了黑水城,我发现跟时光一样可怕的,还有风沙,漫漫流沙,像游离于天地之间的幽灵,蚕食着这座古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古城遗址。

蒙古语“哈日浩特”即黑城,亦名黑水城,位于内蒙古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东南。准备去黑水城的这天,天高云淡,风和日丽,难得的好天气。旅店老板却说,预报有风沙,今天去黑水城,恐怕连眼睛都睁不开哩。我有些不信,心说风沙大了,躲避一会儿即可,不会影响进城一游,更不会改变我对西夏黑水城的向往。

我想知道,西夏国于公元九世纪修建的黑水城,元代时中原至漠北的交通枢纽,到底是何等模样,能够身披丝路光华,蕴藏百年未解之谜,怀有美丽悲壮传说,让马可·波罗途经这里,到达神秘的东方。

在满目沙海中,它的苍凉悲壮,孤城残垣,展现在我的眼前

一路都是戈壁和沙漠,苍苍茫茫,无边无际。阳光柔和,有风,却不大。偶有一丛一丛的骆驼刺、红沙柳,被风吹动,轻轻地摇来晃去,像怀揣一个不妥协的梦。远远地,城墙的轮廓有了,西北角高耸的5座塔式建筑清晰了,西南部伊斯兰教拱北近在眼前,黑水城到了。这座历经千年风沙侵蚀的城堡,外观依然完好,仿佛避开了岁月的刀凿斧砍。

下车后,才发现风沙真的很大,你或许感觉不到风吹,却一定能尝到细细的沙粒扑到脸上,针扎一般。城墙巍峨,黄土夯就,高近十米,长约四百米,墙基有厚厚的黄沙,像爬山虎一样,沿墙而上,已近墙头。城门洞开,游人进了城,流沙也进了城。当然了,流沙可破门,亦可翻墙。进到城里,周长约一公里的长方形城池,在满目沙海中,将它的苍凉悲壮,孤城残垣,展现在我的眼前,毫无遮掩,不避亲疏。有黄土残骸,一座一座遍布城中,像头颅,像叹息,更像时光的影子,刻满了或悲或喜的故事,容我慢慢读来。

除了仍然兀立着的瓮城、元代亦集乃路官仓及大大小小数座黄土塔基,大多数遗址已埋于沙下,了无踪迹。风沙不止,掩不住我的脑海中,叠映出千百年前,这里有过的世态繁华,人声鼎沸。在城站,元大都至岭北行省军情驿站;总管府及前街,府第、官署曾遍布两侧,权力和富贵集中的地段;诸王府遗址,大王和妃子燕舞笙歌,尽情欢颜;东街、正街,酒肆餐饭杂货铺,平民演驿油盐酱醋,悲欢离合;佛寺、佛塔,让尘世喧嚣回归宁静,西夏时期佛教的影响可见一斑。好在有大量的出土文献,让黑水城的布局陈设渐渐明了。

比传说更痛心,更不被原谅的,还有列强的身影

城北的藏宝井、墙洞,依然清晰可见。我沉溺于之前听过关于黑水城的悲壮传说。

哈日巴特尔将军筑黑水城欲谋乱,遭皇帝大军围困,被断饮水,守城无望,遂将儿女及财宝葬于此井,从墙洞突围出城。不管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但蒙古军于1226年攻破黑水城,元世祖于1286年在此设“亦集乃路总管府”,1372年明朝大将冯胜再破黑水城,却有据可查。冯胜攻破黑水城后,这里即遭废弃,黑水城从此败落在了历史的尘烟中,默默无闻。

不管是传说还是史实,我最不愿意相信的,是原本水草丰沛的黑水城,被大军围城时,军士赴鄂木讷河上游,以头盔盛沙,埋水路,筑土坝,致使黑水城禾苗枯死,漫天黄沙,遮蔽了日月。这里属于居延文明的一部分,曾经有着广阔的水域,黑水城就位于三面临水的绿洲之中。如果真如传说所言,是由于人为造成这里沙漠肆虐,那是更应该遭谴责,更不被原谅的。

比传说更痛心,更不被原谅的,还有列强的身影。每当读到这样的记载,我总是止不住内心绞痛。对于黑水城的掠夺,有俄国人科兹洛夫,野蛮盗掘佛经及政治、法律、军事、语文学、历法、医卜等著作400多种,用40头骆驼,运走了西夏王朝近两百年的历史。想象一下,成箱成捆的绝世文物,被偷运出境,消失在沙海尽头,这样的画面,带给我们的,该是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

流沙从东、西、北三面侵蚀黑水城,占据了城内的每一寸肌肤

我从西城门进来,以手遮面,借以抵挡沙粒的无情吹打。同行的游人,俨然“全副武装”,以墨镜遮眼,以纱蒙面,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沿在城站、总管府、东街、正街、广积仓、太黑堂的线路,漫无顺序,走走停停。据说,至今城内还埋藏着丰富的西夏、元等朝代文物。目力所及,满城流沙之间,瓦砾、断砖散陈地面,细细辨认的话,还能依稀发现排列整齐的木头檐柱,从流沙中探出。曾经的美丽家园,曾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已经只剩一座废墟,只剩满目流沙。

流沙从东、西、北三面侵蚀黑水城,已经峰拥而上,从里外两层,扼住了四面城墙的脖颈,占据了城内的每一寸肌肤,我仿佛听到了黑水城微弱的喘息声、求救声。幸好,从西门进城时,我看到瓮城已经搭设了抢修加固的木架,黑水城遗址保护工作一直在进行。

我从东城门走出去,城外依然是望不到尽头的沙海。空中扬起的沙粒越来越多,越来越急。流沙的侵略性由此可见,连一寸土、一滴水都不放过,即使是曾经雄伟辉煌的城堡,即使是仅仅一滴眼泪。扬沙不止,让人眼睛都睁不开,赶紧又进黑水城,城内同样如此,无法睁眼,无处躲避。此刻我才相信了旅店老板说过的话。

夕阳慢慢落下,余晖让黑水城西北角的5座佛塔,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像是言说着一个沧桑而又美丽的传说。从黑水城回来,我抖落满身沙尘,用清水洗涤饱含沙粒的眼睛。冲洗了几次,眼里似乎还有涩涩的痛。这种涩痛用不了多久,自会痊愈,但心情的沉重,却无法洗涤,无法淡去。

也许,这种涩痛,这种沉重感,也是旅行的收获之一,值得铭记。

(作者单位:甘肃省临洮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