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月光胡同

2015-11-25 10:20:25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刘宏伟

起初,我认为这条狭小的巷子,白白耽误了一个好名字。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每天都从这条小巷横过,却从来没有仔细打量过,更没有多作片刻停留的念想。

月光胡同,这得多美的景致才配得上如此美丽的名字啊。而且这月光胡同本身也是大有来历的,其东南紧邻的月牙胡同,明朝张爵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已有著录。月光胡同作为地名,较之月牙胡同晚440余年,但已足够称得上历史悠久了。可眼前我所见到的小巷,只不过是被两堵不协调的青灰色高墙夹成的一条狭窄笔直的通道罢了,连并行两辆人力三轮车都难。

从我居住的东四六条看过去,这条南北走向的小巷子,长百余米、宽三四米的样子,左右两边都是灰色的高墙。左边的高墙紧邻东四六条端是四合院的外墙,稍前的一段乃是经过重建的现代建筑的外墙,往北就是东四北大街了。右边整面都是一座传统四合院的外墙,再往东便是南板桥胡同。空荡荡的巷子里,连棵小草小树都见不到,更别说其他的东西。

第一次横穿月光胡同,在一个天气还算晴朗的冬晨。匆匆地走到巷子尽头,才发现胡同并没有结束,而是来了一个Z字形的拐弯,拐弯处正好是右边高墙里的四合院其中一个大门的出口。院子里矗立着几棵光秃秃的高大树干,左边是一座公共厕所。继续朝前,还保留着一段传统的胡同模样,两旁都是低矮的四合院,嘈杂、凌乱。时不时有睡眼惺忪、衣衫不整的男男女女搓手哈气,在公厕和小院之间往返奔忙,不少人手里还拎着便盆。此情此景,反倒有了几分胡同生活的气息。

在京城,除了蜗居,要想找个清静的地方,还真不容易,尤其是居住在传统的四合院片区,仿佛离开了嘈杂和凌乱,大院和胡同便了无生趣,成了枯枝般的摆设。我曾见过不少装饰一新的四合院,独门独院,但这样的院落,时常是大门紧闭,有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与冷峻。而这月光胡同因为靠东四六条的一段的尽头处矗立着两根高高的电线杆子,将各式车等拦在了胡同之外,反而成了独属于我的清静之地。

晚饭后,我时常独自走进这条笔直的小巷子,或是茫然地看着高墙上被人凌乱画着的那些青春情爱的呢喃私语,回想自己生命中那些爱恨缠绵的时光,末了,多半只是滋生出几许今夕何夕的恍惚惆怅罢了。更多的时候,就那么靠在高墙上,点上一支烟,看那指间的青烟缭绕,想着一个北漂游子飘忽的过往和纠结的当下。直到夜幕降临,巷子两端尽头处亮起了昏黄的街灯,胡同陷入了更深的夜色中。

巷子里的街灯亮了,天上的月亮也亮了。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月光胡同里,看尽头处的红尘繁杂、车水马龙,想大海,想高原,想我亲临过的那些人间山水,想故乡,还有翘首以盼的父母……直到清亮的月光漫过高墙,在另一面高墙上打出一段光亮。那片清亮亮的乳白,仿佛正散发着阵阵醉人的暗香。如果是秋天,还会夹杂着醇厚的枣香,那是东墙院内那两棵巨大的枣树上密密层层的脆枣发出的气息,让人总会回想起家乡小院和村庄。

小巷就这样沉浸在月光里,一半是明亮的,另一半则是幽暗的。而我,也不禁成为这画境中的过客,让一颗浮躁的心在此获得安宁,哪怕只是短暂的片刻,也足够照亮和温暖未知的旅途。

月光胡同,并没有耽误这个好名字。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