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夫夷河畔青黄紫红

2015-11-30 13:52:21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刘 卫

夫夷河畔如一块未经雕琢的翡翠石,蓝天、阳光、田野、红丘陵、古树、村庄、民风借助大自然这位神奇的雕刻家,施与日月精华,乡村脱颖而出,如一块玉佩,璀璨整座村庄。

五月里,眼睁睁看着插下去的禾苗有的吐穗发芽,有的却未见有生命的迹象。初夏,到处蓬勃生长的激情,唯独在这片土地上因为春旱,田地露出饥渴的神色。刚插下去的禾苗宛如荒原的野草;时钟滴答滴答,仿佛是生命的催促声,这蓬勃生长的季节,怎么还会有禾苗懒于生长?

村子里,没有人敢怠慢时间。天还未露出鱼肚白,就能听见吱呀的木门声,清亮的咳嗽声,鸡鸭牛羊一窝蜂醒来的嘈杂声,有些纷扰,有些琐碎,又有些晨曦里错落的闲静。村庄里的人们正在按部就班地打开新一天的序幕。

老叔伯牵着一头老水牛慢悠悠地从后屋场走出来,走到村口一棵驼背的老樟树下时,老水牛高声“哞”叫,老叔伯把老水牛拴在樟树下,从旁边的草垛上扯下一把干草,丢给老牛,任它咀嚼。憨大哥被老叔伯喊了起来,俩人抬出那台油腻腻、黑不溜秋的抽水机,撂在夫夷河滩上。细姑娘蓬松着头发,挑着一担与她人头齐高的水桶,下到了夫夷河水中,那夫夷河中的水哟,正清粼粼地扑腾出晨曦里的欢乐。

河岸边两匹时代久远的青石马雕塑,仰着头向着黎明前的黑夜嘶叫,老叔伯与憨大哥跪下,给夫夷河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双双捧起一掬水,吧嗒几下喝进肚子里;三三两两跑出村外的鸡鸭鹅犬,在野草丛中、在泥土里、在夫夷河浪花边刨食一天的光阴。

老叔伯的抽水机发动了,白花花的河水从夫夷河中抽上来,干涸的禾苗有着这甘泉般河水的浇灌,咕咕咕地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老叔伯与憨大哥在离河岸最近的田地里,紧挨着田埂开出一道长长的引水渠,让水花穿越田野向远处的田地奔泻。

他们不吭声,光着膀子埋头苦干,像在干一件伟大而神圣的事业;水花跟着他们起落的锄头见缝插针地穿越而过,那个兴奋哟,激起千层波浪。引水渠弯弯曲曲越开越长,长到可以编织背脊上那条早就应该更换的汗巾了。

老叔伯正沉浸于对土地的幻想中,或许是被幻想中的五谷丰登,让他内心里的喜悦,把镶嵌在黑黝黝的面庞上的皱纹开成菊花状,他点燃一支旱烟,吧嗒起来。可是,水花不见了,消失了,抽水机轰隆隆的鸣叫还在周边声嘶力竭震响。

咋了?咋了?老叔伯放下锄头,捻熄烟,不顾一切向抽水机奔去。

在朦胧的晨曦中,他清楚地看见满叔伯把他们父子刚刚挖好的引水渠堵上泥巴,切断水源,把水向左引进自己的田里,蹲在田埂上守着那一股清水,正在向老叔伯这边张望;老叔伯奋不顾身地扑上去,用手刨开切断水渠的泥巴,用身子堵住外流的清水,咕咕流荡的夫夷河水又按照老叔伯预想的目标奔流而去。

满叔伯狠狠地扔掉锄头,起身,毫不迟疑地拉开老叔伯,两兄弟为了土地和水展开的斗争就这样爆发了。老叔伯在前面堵渠,满叔伯在后面挖开,接着两叔伯扭打起来,滚进泥巴中,滚雪球一样越滚越紧,越滚越激烈……

抽水机不叫了,随后赶过来的憨大哥关掉了抽水机电源,气愤地站在田埂上,怒目而视,只听满叔伯怒吼的骂阵:

“抽上来的水必须先灌溉我的田,不然别想从我田边过水。”

“你自己不晓得买抽水机抽水?老喜欢揩人家的油水。冒门。”

这时候,太阳已经露出了红彤彤的脸,尴尬地怒视这一片耕种了千百年的土地及土地上的人们。时光仍然滴答滴答,皲裂的土地,禾苗仍然懒洋洋地低垂着脑袋,偃旗息鼓,不想生长。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

时间呀时间,你这把锋利的小刀,怎么不能斩断这团乱蓬蓬的纷扰?让兄弟俩人心平气和地耕种?

在无数个日夜里,那个乡村的早晨一次一次地闯入我的梦境。20年过去了,美丽的乡村,你还过得平安吗?

20年后,我随同农业综合开发办的同志再一次来到这座美丽的乡村,我一直对农业综合开发持怀疑态度,我不相信人为的雕琢能够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比美。但县农综办的同志却信心百倍,说:土地开发项目技术措施以改善农村的水利基础设施状况为重点,土地治理项目要因地制宜、以人为本,最忌生搬硬套、纸上谈兵。

烟雨朦胧中,我回到那个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乡村,乡村展开双臂,一群鹭鸶,迎着春雨向上飞翔。飞着,飞着,烟雨向后退去,天空蔚蓝,太阳慢慢地从浓云中露出来了,那翡翠般的蓝天与金灿灿的阳光在宽阔的夫夷河水面上不停地荡漾跳跃……

记忆中那片干涸的水田和皲裂的土地已然遍布翠绿的油菜穗子、绿油油的旱烟叶、青黄紫红的菜疏、郁葱葱的禾苗,它们正以旺盛的生命向我展示生长的快乐。炊烟之中、林荫路上,云雾蒸腾的是一条条修葺整齐的水泥灌溉渠道,像分明的经纬线,划出一丘一丘、一层一层、叠彩分明的灌区农作物;渠水清清,温文尔雅得宛如待闺的女儿,在静静地等待情哥哥的眷爱。

这是那个梦中的、晨曦中的、兄弟俩人争执不休的乡村吗?

是的。它确实是我梦中的、晨曦中的乡村,确实是老叔伯与满叔伯干架的田园。

夫夷河水激起的千层浪花中,在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建设的规划下,修建了一座水轮泵站,改造了中低产田1.05万亩,流经附近多个行政村庄。

我想去看看村口的那棵拴过老水牛的古樟树了,古樟树上依然挂满了红丝线,贴满了红纸条,每一张红纸上都写着一个孩子的名字和祈福的祝词,只是少了老叔伯牵过来的那头咀嚼的老水牛。

我想知道老叔伯与满叔伯他们怎么样了?我四处张望。

一汪渠水从村子里川流而过,几位村姑正在水渠里捣衣洗菜,小孩们坐在水渠边的水泥板上,一双小脚伸进清粼粼的渠水中,一群小鸭子在渠水中,努力地向上村庄方向游去,被几双小脚赶了回去。满叔伯已经满头白发,但是,仍然不失其饱满的精神,他抱起渠水边的一个小孩,边逗边亲;憨大哥扛着一把锄头,从一角红砖青瓦的屋檐下悠然地走过来,看见满叔伯手上的小孩,大声喝道:“渠崽,喊你满老爹哉!”

小孩大声地喊:“满老爹——”

满叔伯故意把头扭到一边,张着耳朵:“声音小了,冒听见。”

小孩对着满叔伯的耳朵大喊:“满老爹——”

清脆的叫喊声,透过水渠,穿过村庄,彻入云霄,然后坠落下来,像一块翠绿的玉佩,飘荡在村庄古老的樟树前。

(作者单位:湖南省邵阳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