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一个人的音乐会

2015-11-30 13:54:11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董 行

寒风呼啸的一个夜晚,我在火车站附近的肯德基等一位朋友。由于寒流袭来,风吹过来,带着逼人的寒意,我扣好夹克上的每一粒扣子,在百无聊赖中等待朋友的到来。

街上的人行色匆匆,肯德基店内灯火通明,温暖如春。我站在门口,不想走进店内,考验一下自己是否耐寒。忽然,传来二胡声,嘶哑、凝重。我低头一看,门口的台阶下面,坐着一位老人,帽子下的丝丝白发在风中飘动,他戴着一副黑色的老花镜,衣着单薄。为了看清他的脸,我从台阶上走下来。他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皱纹像刻在石头上的刀痕,他专注地拉二胡,那嘶哑的乐声就从他抖动的手指间跳跃出来。风仿佛停止了,夹杂在弓弦中的丝丝苦涩在空气中扩散开来。二胡声声,使人心欲碎,但是并不能拴住行人的脚步,没有一个人肯为他停留。

二胡声停顿了片刻之后陡然响起,急促、激越,仔细辨别,他拉的曲子是《小草》,“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老人似乎通过这弦歌诉说心中不平事,把心中的愤懑发泄出来。我入神地听着他的曲子,心想,他走过了多少城市?看过多少冷漠的眼神?尝受了多少艰辛?如果一个人的心灵遭受了太多社会歧视,他何以消解?一个人长期在社会的最底层,在生存的边缘挣扎,他会以怎样的心态和眼神看肯德基店里的人。

我远远地看着他,聆听他的演奏。我的手里攥着一张一百元的钞票,手心里出了汗。这是一个人的音乐会,演奏者是位白发苍苍的落魄老人,观众是我,这是我听到的音乐会中最让人伤感的一场。观众只有我一人,这是属于我的音乐会,而我这位观众有点自私和懦弱,始终没有勇气掏出这一百元钱。

朋友来了,我们走进那扇门,门里是衣食无虞的男女,他们过着优雅、从容的生活,苦难和不幸被他们挡在门外,或者他们的过去也有过苦难,有过与苦难惊心动魄的斗争,他们是胜利者,已经把过去的一切淡忘。感动是一种非常敏锐的情感,或者说是心灵的一种功能,在生活的打磨下,很多人正在失去这种情感,我们的心灵的这种功能正在退化和丧失。

在走进那扇门的一刹那,我想,把钱换开后,一定为这场特殊的音乐会支付报酬。我和朋友在一起谈了很多,等我从肯德基店里出来时,拉二胡的老人已经走了,他坐在门口的那块水泥地似乎还残留着他身体的余温,那些曾经停留在空中的乐声被风吹走了。

他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在这个寒风肆虐的夜晚,老人到哪里栖身?我的这些忧虑最终也被风吹去,了无踪迹。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