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不要拒绝一只蝈蝈

2015-12-21 14:17:43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刘川北

女儿死缠着要买一只蝈蝈。农村出身的妻子不同意,那么个野生物干吗就值10块钱?妻子头也不回地往前冲,女儿委屈着在后面恋恋不舍,也只好找我来救驾。付了款,给女儿交代了补救措施:就说打折5块钱……女儿是标准的“城里人”,以我的教育,可以拒绝铺天盖地的垃圾食品,可以拒绝地沟油转基因,一只蝈蝈还是不要拒绝为好。

想想在遥远的乡村,到了秋天,高粱红了,谷子黄了,豆地菜地花生地,到处都有蝈蝈的鸣叫,一叫一大片,仿佛那滴滴的叫声是从庄稼棵子里长出来的一般。逮蝈蝈扑蚂蚱,是乡间孩子们的一大乐事。蝈蝈有绿蝈蝈,有黑黑的铁皮蝈蝈,靠摩擦背脊上的短翅发出声响,叫声清脆悦耳。能鸣叫的是雄性,蝈蝈的鸣叫用来威胁对手,用来呼唤爱侣,用来招朋引伴。蝈蝈善跳跃,它能捕捉到周围细微的动静,一有情况,便立即停止鸣唱,快速弹跳,加上它的一身保护色,捕捉蝈蝈需要极大的耐心。捉来的蝈蝈放进一只用高粱细篾编织的简易笼子里,挂在屋檐下,或者院中的枣树杈上,蝈蝈的鸣叫便会让小小的院落有了生气。

这是一只绿蝈蝈,油亮鲜明的翠绿,腹部凸起略微泛白,有点点褐色的斑点,一对翅膀交叠在一起,翅中为土褐色,像背负着一副盾牌,头脸酷似马面,触角比身体略长,咀嚼器旁有4个触须,像是为了弥合自己不尽虫意的容貌,佩戴的装饰物。六足,带有锯齿,后腿强大,如果直立起来,是个标准的大腹便便的古代武士。

女儿上网查喂养蝈蝈的资料,其一,不能多食,吃多了会撑死。忆起我小时候养蝈蝈,也没有这么多讲究,只有一点,两个蝈蝈不能养在一起,养在一起会争斗,弱者会丢盔弃甲,遍体鳞伤,甚至被肢解分尸。就这一点来说,蝈蝈和螳螂都可以算作虫子中的猛兽。我不建议定时定量喂养,像老教授那样拿着泛黄的教案本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乡间那么多的食物,也没听说有哪个蝈蝈是因为贪欲而暴尸荒野。记忆当中,蝈蝈喜食南瓜花,大朵大朵火炬般的南瓜花,是蝈蝈大快朵颐的美味佳肴。

蝈蝈也就随遇而安,一块胡萝卜,一片青菜,或者一粒肉丸,一条青虫……蝈蝈是杂食性昆虫,荦素来者不拒。蝈蝈的鸣叫以自我为中心,吩咐不得,命令不得,没有开关按钮,它高兴了,唱,它忧伤了,唱,还有可能借着清冷的月光,触发缕缕思乡之情,而尽情尽兴以抒胸中块垒。有时候,电脑放着久石让舒缓的音乐,那只蝈蝈动了情思,让大师的音乐成为背景,自己成了独唱的主角。女儿为了一道数学题拉着长脸皱着眉头,蝈蝈也不理会,像练声的初级学员,咿咿嘛嘛地吆喝着重复着,女儿连呵斥带拍桌子,或者提起笼子,说教一通,蝈蝈很快地噤了声,羞答答地伏在那,好像明白了什么,可是稍静片刻,又沾沾自喜地唱起来。

我应该感谢这可爱的小生灵,它带着乡村泥土的芬芳,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的角落,为我浅吟低唱。它的舞台很小,它的欲望不高,它的歌土腔野调,是地地道道的笨拙粗野的乡村原生态唱法。它唱出乡村丰收的喜悦,它唱出乡村饱满充盈的日子。我和这只蝈蝈一样,隐居在城市的一隅,独自唱歌,自我安慰,自我疗伤。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诗经》中提到的“螽斯”便是蝈蝈,蝈蝈成了多子多孙的崇拜与祝福。蝈蝈的鸣叫,在泛黄的《诗经》里鸣唱了千年,这一唱,便成了绝响。

天气渐凉。这只蝈蝈歌唱的次数越来越少,更多时候它趴在那儿,一动不动,像是进入了冬眠。窗外落木萧萧,风也越来越寒凉,秋收过后的大地,像产后的女人,贡献出隆重而沉甸甸的收获之后,已经力倦神疲。野外那些虫子们逃的逃,亡的亡,不是弃尸于野,就是匆匆完成繁殖后代的使命后花落人亡两不知。我窃喜这只可爱的蝈蝈逃过大自然毁灭性的劫难。网上搜索,那些视蝈蝈为宠爱的行家里手,可以养到来年春天。不成想,落第一场雪的时候,这只蝈蝈静悄悄地完结了自己的生命。女儿把蝈蝈小心翼翼地放到一个纸盒子里,埋到一块干净的雪地里。

总归是百日之虫。再好的生活环境,也抵不过宿命。有时候,我在想,这只蝈蝈是不是应该感谢我,给了它一个安逸舒适的巢穴,抑或,它在不停地责难,我把它圈在狭窄逼仄的笼子里,让它远离了自由,它的一生孤独守望,没有机会收获一星情爱,更不能繁衍子嗣。或者,肯定地说,是宠溺它的人杀死了它的梦和精神信仰,然后杀死了它的肉体。

庸人自扰,不得而知。

午夜,听到蝈蝈声声鸣叫,穿衣,走到阳台,外面漆黑一团,四野阒寂无声,几点残星强打着精神,等待黎明的到来。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