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雪花那个飘

2016-01-27 15:24:24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钟 翔

隆冬时节,西部无边的旷野上,常见漫天飞舞的雪花,空中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觉得是引吭高唱《白毛女》中“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的绝佳时候,其优美的唱词,畅亮的曲调,似是专为这风雪苍茫的世界,写下来的。

我的故乡流川,冬天大半的快乐,是由这轻盈飘逸,纯洁无瑕的雪花,悄悄带来的。

下雪前明显的征兆是,天,先慢慢阴下来,刮起一阵凛冽的寒风,呼呼呼,呼呼呼,卷着地上枯黄的树叶,细碎的草,废弃的塑料袋,忽而一下飞上半空,忽而在地面不停转圈儿。杨树、柳树、槐树、果树,落光了叶子,枝条瘦瘦的,很是无助,不停地摇来晃去。

拂晓公鸡打鸣,朦朦胧胧中,隐隐约约听到刷——刷——,不断的扫地声,知道是勤快的母亲,往常一样,天麻麻亮起来,早早扫着院子。我披上衣服,透过模糊的窗玻璃,静静望去,见外面落了一场大雪,厚厚的,夜里下的,已严严实实盖住了院子的地面,墙头的玉米,屋顶的瓦片,井口的木盖。细瘦的枝上,落雪蓬蓬松松,毛毛茸茸,成了银条儿,重重的,低垂下来,支撑不住的样子。早醒的麻雀,从场边草垛,或低矮的屋檐,唧唧喳喳叫着,不怕冷似的,三三两两飞来,在银条儿上,忽起忽落,蹦蹦跳跳,震得积雪扑簌簌,扑簌簌落下来,在地面的积雪上,砸出一个个小坑。

下了雪,头一桩要干的事儿,就是扫雪。我和弟弟穿了厚厚的棉衣棉裤,戴上羊皮手套,裹着长长围巾,拿着扫帚、木铣、朳子,拉来架子车,给父亲帮忙。院里的雪,像一块大大的白纱布,轻轻覆盖着,似要埋没地面的脚印,掉落的馍渣,禽鸟的粪便,不让人看。

沿檐下台阶,朝大门方向,弓着腰身,沙——沙——,一扫帚,连一扫帚的挥动。刚落下的雪,像虚虚的一层棉花,扫起来容易得多,三两下子,扫到了前面。等眼前的积雪厚起来,堆了许多,拿起轻巧的木锨,一下下铲起,扔到前面,或拿起耙子,按在地上,向前使劲儿推动,高高垒起来。

过后,拉来架子车,铲着装上,拍瓷实,车厢顶上尖尖的,像一座小山。满了拉出门,往东一拐,倒在麦场上。余下的,土雪混合着,灰灰的,扔进西南角的菜园,开春时慢慢融化,滋养泥土,便于栽种各种蔬菜。

扫完了院里的雪,父亲抬来梯子,搭在东面房檐,放稳,两手抓着,我俩踩着横档,两手抓着,屁股一扭一扭,蹭蹭蹭的,猫上树一样,一会儿上去了,扫屋顶的雪。

高高的房顶上,翘首四望,到处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天地间仿佛一下变了样儿,成了美丽的童话世界。远处的高山大河,平川沃野,罩着一层大雪,埋没了熟悉的小路,耕过的自留地,扫堆的树叶,场边的碌碡。康广路上的雪,把两边的一块块田地,瞬间缝合起来,成了大大的一个整块。偶见一二行人,戴着狗皮棉帽,穿着厚重皮袄,蹬着肥大皮鞋,高竖衣领,缩着脖子,匆匆赶路。许是离家近,一百多米,行人雪上踩出的脚步声,咯吱咯吱的,异常响亮,不断传来。

有时,我们扫着,天上的雪花,没有停止,还在沸沸扬扬,漫天挥洒,不紧不慢的飘落着,似在跟我们作对,抢占我们扫净的地盘,想悄悄覆盖住,不让我们出来活动,随便玩耍。我们见此,也来了气,使出浑身的劲儿,快速扫着,刷刷刷,刷刷刷,比赛似的。我们扫光了眼前的,身后又落下了,赶紧扫完了身后的,原先扫净的地方,又落下了。如此来来回回,转来转去,累得头上直冒热气,腰酸背痛,气喘吁吁,终没有斗过大雪,不由得停下来,长长的叹气。天上无数的雪花,像千万只白色的蜜蜂,不管不顾,仍朝地面扬扬洒洒,四处飞舞,丝毫没有要停下来,歇一口气的样子。

冷天里,那些曾经葱郁的花草树木,戏逐的飞禽走兽,无可奈何的,枯萎的枯萎了,消失的消失了,悄悄躲藏起来。自称万物之灵的人们,避开呼呼吼叫的寒风,漫天飘降的大雪,畏畏缩缩的,手捅进袖口,头缩进衣领,待在火炉旁,或热热的火炕上,暖着身子,不敢出门。

中午过后,天气稍微暖和起来,耐不住寂寞的孩子们,先后来到麦场,聚集起来,一块儿捉迷藏、跳房子、赛跑,尽情地戏耍,打闹。天上的雪花,在孩子们头顶,悠悠然然飘着,轻盈地飞过来,绕过去,不停地盘旋,随意落到树枝上,草垛上,孩子们的衣裤上,洁白无垠的大地上。

此时娃们一致商定,要玩吃雪的比赛。娃们背着手,齐刷刷仰起脸,张开口,对着高远的空中,把飞扬的一片片雪花,想准确吞进嘴去。雪花极为调皮,或上或下,忽东忽西,胡乱盘旋,随意飞扬,不随孩子们的意。孩子们依旧仰着长长的脖子,张着小口,盯着下落的雪片,前后奔跑,左右移动,不是踩了前者的脚跟,就是碰了后者的胸脯,推推搡搡,摇来晃去,惹得人们哈哈大笑。

到了冬末,在陡坡的冰上滑玩,很有趣,也很刺激。记得初中的一个寒假,跟庄里的孩子们,到下古城清真寺念经。中午休息时,来到不远处的坡上,尽情玩耍。这坡是上山的路,平平的,好事者在傍晚弄来积雪,铺在路上,用铁锨拍平,拍瓷实,均匀泼上抬来的井水,第二天冻得溜溜光光的。孩子们来到冰面的坡顶,领头的一个蹲下,后面一个跟一个,男男女女,膝盖抵在腰间,相互抓牢,蹲成长长的一串,像小火车似的。带头的滑动后,后面的跟着,从几十米长的坡上,溜下来。

正往下滑时,有人没抓牢,不慎撒了手,长串从中间断开,孩子们一个个倒在路边,七仰八叉的,相互埋怨着,嬉笑着,打闹着。胆大的,二十岁左右的小伙,走到坡顶,小心翼翼站定,直着身子,平举两手,像刮过的疾风一样,嗖——的一声,转眼到了坡底。观看的人,或拍手叫好,或跟其效仿,或与其叫板,说要使出绝活,一比高下,看谁滑得更快。

寒冷的冬日时光,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无忧无虑地度过了。

长大后,离开老家,到遥远的异地,为生计奔波,忙碌,渐渐淡忘了雪花。有时,在一个陌生之地,偶然看到飘扬的雪花,落在身上,吻着面颊,就觉得,这是从遥远的童年,从魂牵梦萦的故乡,飘过来的,在给我鼓舞,和向上的力量。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