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甘醇的腊月

2016-02-03 10:32:13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徐兴旗

冬雪飘飞的时候,小寒一路跟着雪花就到了。这个月份,农田里基本没啥重活儿要做了,村里的男人们仍在河工上挑土,留守在家里的女人和孩子显得有些闲散,都在准备过年了。

一进小寒,年味就近了,人们开始忙忙碌碌地置办年货,前两天杀的猪、鸡、鸭放在缸里腌制得已经差不多了,该拿出来晾晒了。乡里把这晾晒叫做“腊封”,经过腊封后的肉,吃在嘴里别有一番滋味,特别是过年时家里办喜事的人家,更要多腌些咸货,好多摆些冷盘招待客人。

那年,村里五组长的儿子过年时要办婚礼,他家腌了两只猪头挂在檐下,我们几个天天到他家蹭饭吃。一天,他妻子又在晾晒猪头了,并如数家珍地说:“儿子结婚待客的冷盘已准备了舌头、耳头、花生米、咸肉、小咸鱼五样,还差一样呢!”鬼精的大叔一听这话,偷偷一笑。晚上临收工时,他对五组长说:“这几天咱们组累得焦头烂额,晚上到我家弄点酒解解乏。”席间,青菜烧百叶、红烧肉、汪豆腐,摆得满满一桌子,可大叔还是不住地让五组长回家弄点猪舌头给大伙儿尝尝。那几天,大伙儿都是喝得天昏地暗才散。等到年三十晚上,五组长妻子取猪头蒸时才发现,两大条猪舌头都没了……“审”过了五组长,我们这个好嫂子也没恼,笑呵呵地说:“反正也是招待大叔他们的,就当他们提前打了牙祭吧!”

在我们家乡,三五十户为村,十几户的人家叫“小舍”,大都依河而建,一色三间红砖青瓦房,简单的院墙,窄窄的村巷铺着整齐有序的碎砖,农人匆忙的脚步磨平了碎砖的棱角,便成了夏天孩子们赤脚疯跑的乐园。村子不大,能从村东头喊到庄西头,不论你喊得多细多沙哑,自家人准能听到。当然,谁家要是传出“哇”的一声啼哭,全村人都开心,保准两天内,家家都能吃上生孩子那家送上门的喜蛋。一转眼,细麻腿子长成五大三粗的汉子了,黄毛丫头变成水灵灵的姑娘了,爹妈心里还没着急,倒是隔壁爱做媒的婶娘先上心起来了,说东头王家的小伙儿长大了,西头李家的姑娘到龄了,该给他们说个家了。

村里这样的婶娘很多,一旦让婶娘们相中了,她们会不厌其烦地一趟又一趟地跑、挑、说,一番牵线,让两头听了都满意。有了这样的火候,再安排一场集市上的偶遇,双方互相瞄上一眼,感觉与介绍的差不多,双方家长就托人打听对方的情况了。

此时婶娘虽把一根线给人牵上了,可任务还没完成呢,等两个孩子结了婚才算功德圆满。少则一年半载,多的两三年,期间男女双方贺寿过生日、农忙传个话,都得她们出面操着心,精细的婶娘甚至连第一次男方登门带哪些礼,女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在操心范围内呢!

日子过得很快,到了小寒这节气,就到了村里的“婚嫁倒计时”了。好多事要摆上议事日程。等把新人双双送进了洞房,媒人婶娘早把自己那些辛苦忘得没影儿了,还免不了送上一份喜钱,多抓了一把喜糖,趁着乡亲们抢糖的工夫,便又开始张罗开了:“你别跟我抢,你家的孩子我不管啦!”

小寒,最后一场雨在房檐下滴落下来。女大十八变的女儿和毛脚女婿成双成对地出入,一派安详自足,母亲望着水灵灵的闺女,叹口气说:“唉,女大不中留……”

嫁闺女,总得有几件拿得出手的嫁妆。木料早就码堆在儿子的东房里,刚进腊月,当爹的就火急火燎地要在江南打工的儿子带班人马,回来给妹子打嫁妆,因活计扫尾想耽搁几天的儿子,被父亲一通骂,心里没辙儿更不敢还口。木匠哥哥一到家,立即与妹妹商量起最新潮的组合家具图样。果然第二天一早,帮忙的木匠就都聚在家里了,哥哥亲自断料子,其他师傅弹线、刨料、戳眼,忙得不可开交。三门橱、五斗橱、梳妆台各种时尚家具,很快就在他们的手中打好了,细心的哥哥还在橱门边镶上“上海”之类的饰标,说让婆家看了也觉得我妹子有身份。

腊月里,天刚蒙蒙亮,乡村还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天中,整个世界除了混浊的河水在寒风的催促下呼呼奔涌着,其余一切都静止了。早起的行人踩着雪地“咯吱”、“咯吱”的脚步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紧接着一片哗哗的扫雪声,渐渐地,在整个村巷里漫延开来。

腊月里的雪花纵情飞舞着。从村巷到码头,洁白的雪花,一落下来就被河水包融了,待嫁的姑娘哈着手蹲在码头边,接传着父兄为她新购的嫁妆,不时地说笑,笑声穿过村巷,引得行路人接过话茬,又是一阵嬉笑声,这时,再泼辣的姑娘此刻也会腼腆起来。

前庄有个姑娘叫国珍子,那天,帮她去安丰街上买嫁妆的挂桨船刚靠上码头,穿着臃肿棉衣的大哥,小心翼翼地将家电抬上岸,她在边上帮着忙,邻居大嫂好心地问了一句:“他大叔,你家国珍丫头要出嫁了?”谁家姑娘听到这话,肯定腼腆害羞地红了脸,大气不敢出一声,可大大咧咧的国珍子却脸不红地说:“快中快了!”没多久,国珍子出嫁——快中快了!就成了村里人的歇后语。

撑一把伞,行走在雪中,品味故乡的腊月和小寒节气,真是别有一番情趣。你看东家的小伙子,整天忙碌着把房间刷了又漆;西家的姑娘忙里偷闲,给木匠师傅们递烟送茶,时不时又传出木匠师傅的调侃,惹得姑娘家嗔出醉人的酒窝。村东首大堂的阵阵锣鼓、时近时远的淮戏,正和小寒慢慢连接在了一起……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村里弥漫起花生绿豆粥的香味。今天该是农历腊月初八,是农人们教会孩子认识五谷杂粮,品尝生活丰富滋味的日子。于是,家家户户晚上都要喝腊八粥。闻到这诱人的香味儿,村巷里你拥我挤,看谁能把谁从贴墙而成的“人墙”里挤出来。这时,孩子们才发觉肚子早就饿了,连忙撒腿往家里跑,边跑边喊:“妈妈,妈妈,多放花生米,少放点萝卜!”那当妈妈的抿嘴一笑,心里说,保不准刚才人堆里挨得最近的少男少女,10年后就是一对儿呢……

10年后的腊月,应该也是一样的甘醇吧。

(作者单位:江苏省兴化市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