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我们的“裸婚时代”

2016-02-26 14:06: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阴晓芹

赵是地道的北国男儿,我是地道的川妹子。很多人都纳闷:你俩孩子都那么大了,性格都挺强势,感情咋还这么好,当年咋认识的?此时,赵总会嘿嘿一乐,骄傲地告诉他们答案:网恋啊!末了还会加上一句,裸婚的啊,能不对咱媳妇好吗?

前不久,还听老公的同乡说起一桩奇事:北方农村娶媳妇的价码已经攀升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老公家乡某家养了六头牛,有砖瓦房,女方非得凑齐60万不可,老头老太只好借债再买了4头牛犊子,凑够十头新娘子才进了门。想想家里还有个小儿子,老两口一大把年纪还得出去给人家打工挣钱还债,真是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回想十余年前,我和赵的婚礼,那可真是极度寒酸!因为我俩的相识源于一次论坛的发帖回帖,然后就相知相恋了。在当时,我身边没一个人能让我欣赏、看好的,就是觉得和赵特别谈得来。闺蜜们看出端倪后,都苦劝我说:“谁知道他是不是骗子啊?你又不傻长得也不丑,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干吗找他呀?”

那阵子,闺蜜和身边要好的同事都认为我被他迷了心智,好闺蜜不知听谁说的,居然神叨叨地去找“仙娘”化了杯“圣水”,正在办公的我就被她陡然大喷了一口水,还指着我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咒语,说这样我就能“恢复正常”了……当时我直接被气得“石化”,好几天吃饭都觉得脸上有一股浓烈的口水味儿。朋友反对也就算了,可家人也不看好我们。赵第一次来家里看我,我妈一听他老家不是本地的,直接把我们撵了出去,他的头还被我妈抓出了血,身为北方男儿的他,始终没对老人失礼过,虽然一脸委屈但一直赔笑着哄我妈,也是在那一刻让我看到了他的人品和孝顺,更加坚定了嫁给他的决心。

不久之后,我们便迎来了那个没有亲人参加的婚礼。没有钻戒、婚纱,甚至因为资金不足,婚礼上我穿的红裙子都是闺蜜以前穿过的。为了让“婚礼”像点样子,我们精打细算,去批发市场买了几斤瓜子、糖果,请了身边几个好朋友,勉强凑了几桌。婚礼上他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说了一句让我至今仍感动万分的话——我将以我姓氏的温暖“照亮”她的一生,不离不弃,永远爱她……什么都不重要了,有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

婚后,我们也有过碰撞磨合,也有过争执冷战,可每当我质问他:“你不是说要照亮我一生吗?”他就乖乖跟我认错了。不仅如此,他还放下了北方男儿的“大男子主义”,学会了买菜、做饭、洗衣服。不过更多时候,是我们彼此抢着做家务,心心念念想着为对方分担忧愁、困难。偶尔我也会提点他:“对我好点啊,不然我闺蜜用圣水喷你!”他则会还我一句:“不花钱的老婆,我能不对你好吗!咱就不麻烦闺蜜了啊……”

一片嘻嘻哈哈中,我们相携走过了许多幸福的时光。(作者单位:四川省广安市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