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读《温家宝地质笔记》有感

2016-04-07 10:26:28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 赵 凡

“我喜爱野外生活。朱龙关河还覆盖着冰雪,两旁的山巍巍峨峨,山上白雪皑皑。四周是那样静寂,除了哗哗的水响,万籁无声。”

——《温家宝地质笔记》1974年4月19日日记

写这篇日记时,作者32岁,在地质队工作的第六个年头。这段文字的场景主线是内心与自然的对白,很难将它与日后国家总理挂上钩,但它是的。《温家宝地质笔记》的通篇,都充满了这种文气。

这也是地质人独有的气息。从探险发轫的地质调查,经过几代职业化发展,已经成为工业时代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基础和先行。目的性的增加并未减少职业要素中的热情和社会印象里的浪漫。地质工作者比一般人更多与自然独处,其事业成功的标志就是发现地下矿藏和解释地球深部,所以,火一般的热情和科学严谨共同构成这个职业的特质。

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快乐,凡做过地质工作的,谁人没有?但如果经历了若干年持续的艰苦、寂寞、危险,仍然热爱,那一定对这份事业爱到了骨子里,且爱得有情怀、有定力。

地层剖面图、外围地质图、地质草图、地质剖面记录、构造点素描图、石灰岩压扭性断裂素描图、第四系信手剖面图……《温家宝地质笔记》让业内人倍感亲切,背后的故事其实更多,正如有位老地质专家说的,需要有人翻译才会理解更深。比如那一笔一画整齐干净的记录,几乎都是一气呵成的,作者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而且因为很多时候是在山坡上站着完成。草图要在野外帐篷里上墨,硬纸壳搭在木箱子上就当了工作桌。有些图件,温家宝署名在最后,但事实上,那却是他执笔的,将队中资历深或年长的同事名署在自己前面,这种谦虚,也是当年地质人的习惯。

感到亲切的,绝不仅仅是业内人。即使对地质再陌生,人们也能从《温家宝地质笔记》中看到野外工作的艰苦和醉心事业的快意。

有这样的风景:“霞光把山岭照得通红,那红色的岩石就像血染的一样”;“清澈的雪水在冰下潺潺地流着,在冰雪消融处,河水从冰雪下面欢快地流出地面”;“前些天下的一场大雪早已融化尽了,只是皋兰山顶还残留几缕白雪。山黑黢黢地横在兰州市的南边,我坐在桌旁,天天仰望着它”。

有这样的故事:“山洪暴发,数十年未上水的阶地边缘不断被水冲垮。山上冲下来的大石头在洪水中轰隆隆滚动,山坡的泥石流不断滑下。我们小组就住在阶地上,当时情况十分危急。我招呼同事先搬资料,后搬行李,再拆帐篷,迅速转移。那一夜,大雨滂沱,洪水连续上涨,我们竟然搬了三次家。第二天雨过天晴,沟谷被冲得变了形,堆满了被洪水冲下来的巨石,还有死去的骆驼。”;“祁连山的河水是冰川融化的雪水,透骨的凉!手在砂盘中浸泡,开始发白,过了几天手背的皮肤就皴了。先是大拇指开裂,裂口渐渐扩张,深度也在增加,鲜红鲜红的,有时还有渗出的血。后来皮肤发硬,食指的环状指纹裂口也产生了。若不巧碰到石头,是一阵钻心的疼。每一个伤口,都用胶布缠着,手就好像戴了一副白手套。但一沾水,胶布又会脱落。”

有这样的态度:“地质队员在野外考察的工作和生活是单调枯燥和艰苦危险的,但也充满了神奇和乐趣。我平静从容地面对艰苦,在困难的环境中保持尊严,保持心灵的纯净和美好,把希望寄托在明天”;“我们常在没有人烟的地方工作,每次上山,除了几个地质队员,很少能见到人。有时,骑着牦牛或骆驼要走一天。我一边走一边唱,把从小学会的歌曲都唱上一遍。空旷的山野,只有我的歌声在山谷里回响。”

洪水、寒冷还有大风时时考验人的毅力,“晚上,风刮得猛烈起来,冷风沿着帐篷的小缝隙灌入,寒气逼人。遇到风大时,单帐篷顶上下不停地抖动,发出巨大的声响,睡在帐篷里如同睡在有人敲击的鼓缶之中”。但是作者每每都能从苦难中发现了生动,发现了进取的力量。

谈起《温家宝地质笔记》,已经退休了的甘肃地矿局副总工程师任丰寿在电话中激动不已地对笔者说,对于地质人,这本笔记既如教科书,内容丰富,又如交响乐的序曲,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力量。

作为上世纪90年代就从事行业采访的记者,我以为《温家宝地质笔记》是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地质人工作情感的真实记录,它还真实记录了中国改革开放前期地质事业的发展进步,透视出了那个时代的经济社会原生态。

“在野外考察中,我从未定过一个遥测点,因为我的良知不允许我那样去做。我决不能偷懒,否则我将痛苦不可释。”

——《温家宝地质笔记》野外地质考察笔记引言“梦里常回祁连山”

这里说的是一种选择。有的地方,通过远眺便可以看到岩石、地层、构造,但若实地观察,需要攀很高的山,走很长的路。区调工作的标准,当然是后者,但在野外独立工作,没人监督,就有了选择:有人根据远眺描述前方的地质现象并根据观测点附近地貌特征在地形底图上定点,就是所谓的“遥测点”,而有人则死心眼,哪怕多爬一两个小时的山,也要到实地观测,认真记下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这本《温家宝地质笔记》的作者,选择的是后者。

人生中会遇到很多类似境遇的选择。有些时候,投机取巧甚至可以做得信手拈来。但总有人选择认真从而艰难,因为过不了良知这一关,对于他们,选择偷懒会痛苦不可释。

真实是这本书的生命,“认真”二字,贯穿《温家宝地质笔记》始终。参与本书编辑的专家说,温家宝对于此书的真实性要求非常严格,日记、地质记录、地质素描图,原汁原味,一字不改,错误之处用符号标注。

“认真”在有些人那里,已经成为行为习惯,而选择战胜懒惰、克制欲望的认真之人,定是心怀高远、内心足够强大。所以《温家宝地质笔记》充满了发自肺腑的励志句:“我坚信,没有翻不过去的山,也没有到不了的岭。山越高,意志愈坚;岭越远,胸怀愈宽。一个不畏艰难困苦的人,一定会到达光辉的顶点。”“我深知,世间有些路非要自己去面对,自己去跋涉的。只要有目标,即使路再长再远,山再艰再险,也得咬紧牙关走下去。”

行为选择,说到底,透视出的是价值观。《温家宝地质笔记》爱憎分明,充满正能量,同事之友谊,亲情之眷念,对勤奋的勉励和对庸碌的厌恶跃然纸上。在《温家宝地质笔记》中,我们甚至看到了这样戳到灵魂深处的反省:“附近的农民看到我们到了以后,每天都有三三两两来卖鸡蛋,多半是老人和妇女。自家喂养的鸡下了蛋,一个也舍不得吃,拿来换上些钱,买些盐和日用品。”他写道:“每每看到这样的劳动妇女来到,我就不由自主地拿他们的生活对比我们的生活,拿他们的劳动对比我们的劳动,内心感到无比地惭愧。”

“一个有信念的人,一定会珍惜生命的每一天,甚至把它作为自己的最后一天来度过。”

——《温家宝地质笔记》管理工作笔记引言“情系地矿思随行”

热情和信仰是内心的力量,如果辅之以方法又具备能力,怎么可能不成功。

后两种,与学习和思考有关。作者1974年的日记表白说“我想利用一切时间,思考和学习。”对于他,时间永远不够用,《温家宝地质笔记》经常流露出对时间的紧迫感。比如小标题上面的那段话。“在生命的长途上,我必须抓住这每一天、每一年、在刻苦地学习、努力地工作。”他说。

抓紧每一个工作间隙,不放松每一个星期天,读书与思考也是一种律己选择。这个选择一直持续,从野外队到进机关。在1979年1月20日的日记里,作者写道:“我不做那种不学无术的领导者,也不做庸庸碌碌的事务主义者,而要做一个有学识、有头脑、有远见、有科学态度和求实精神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因此,从担任领导工作的一天开始,我便下决心继续努力钻研科学技术,绝不能放松。”在1980年3月16日日记中,他写道:“学习无一定计划,工作和生活也缺少目标,空费精力,磨人生命。人们常恭维说,三十多岁即当上处长。而在我看来,除了日益增长的虚荣之外,哪有什么意义呢?人的生命这样度过,该是多么可怕而又可悲啊!”

读书和思考是能力的培养和长进过程。《温家宝地质笔记》作者对各种知识学习都如饥似渴。地质学、文学、外语、哲学,什么书都读,且能举一反三,升华出更多思想理论。“从中外历史和文学的宏篇巨著中,我看到了人类历史的辉煌和未来的光明,也看到了历史和现实中丑恶的一面。我常常含着热泪阅读这些不朽的作品。书中记载着的历史的厚重和启示,人类的进步和前途,个人的奋斗和命运。每读这些篇章,我的心情总是跌宕起伏,掩卷久久沉思。我经常以历史上的英杰名人为榜样,把他们作为指引我前进的明灯和克服困难的力量。在阅读中,我时常联系社会、思考人生,想着社会发展的道路,想着自己将来应该做什么样的人。”

这恰好能解释作者人格品质中观察事物的情感厚度。那些野外工作场景,那些对于工作成果的期待和对亲人的思念,在他笔下超越了简单的个体经验,比如这样的感觉:“想到一年的野外任务就此结束,不久可以和家人团聚,快乐兴奋的氛围弥漫在夹皮沟上空。尽管每个人都背着沉重的样品,但下山的速度似乎比平常更快些。遥望远处,南面瀚海百重波,北面祁连千里雪,茫茫一片。”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地质工作已经开始了转型端倪。温家宝在管理工作上的学习和思考,决定了他对行业改革问题的深度研究,形成了他思路上的创新和方法的拓展。“我高兴地看到,地矿部改革终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简政放权和内部改革相结合,使地质队的活力有所增强;对内对外开放,地质市场逐步扩大,地质部门开始走向开放型;体制改革促进地质找矿工作,提高了地质工作的经济社会效益”。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