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村边杏花白

2016-04-12 11:09:57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章校中

    

安徽池州有个杏花村,相传是大唐诗人杜牧“借问酒家”的地方;但山东莱州也有个杏花村,那是一个种植阳光的小山庄。

400亩杏林,让四月的风,轻轻一嘘,便羞了笑了。一场大美,从天际流下,卷起花浪,涌动大基山。库水白了,村头亮了,处处展现丽姿,处处漫溢花波。这是山东莱州市大基山脚下的大岚张家村。村前村后,岭里岭外,到处都起伏着花的波浪,涌动着香的波涛,风姿秀韵,一片壮观。

清明时节,我沿着饮马池水库向东前行,随着脚步的深入,一段好春,从深藏的沟沟岭岭处不断地涌现出来。遥遥远远,隐隐约约,一抹抹粉色,好似霞云悬浮天际,空气也逐渐淳厚起来,那是杏花的清香正一阵阵地扑来。

走进杏花村,便走进了春天。这是一个七八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在一处处院落石巷里,上万株杏花一起绽放,悄然点燃浩瀚的天空,绚烂一片,把整个小山庄遮掩得花团锦簇的。正如王维诗曰: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一座老屋,尽管墙石斑驳不堪,但它依然石骨铮铮;尽管屋脊野草摇曳,但木门上依然酲目着一幅洇湿了的大红对联:阳光杏花村,春风碧水月。伴在老屋身边的是几棵百年的老杏树,躯干依旧直立古色,枝条依旧横斜苍劲,厚重活力,古拙清韵,撑起风雨的岁月和花放枝头的日子。

深入村中的一条小巷,一巷杏花嫣然。那石墙红瓦,青砖矮墙,竹篱小院,石路青草,都掩映在一片洁色之中。我细看一朵杏花,那一点绯红,恰如一位含苞待放的少女,悄悄探出寨墙,娇羞,含蓄。老墙斜露杏花树梢,在空中结成了花棚。门前,二三古稀老人手捧暖茶,正沐浴在芬芳的花香里拉着闲呱儿。花影婆娑,一群孩童正在在杏树下快乐地嬉戏。几个老太和三两小媳妇儿走在花荫铺满的巷路上,她们的笑声和脚步一并轻盈着欢乐。花荫下的井台,苔色青蓝,村妇洗衣的棒槌声声飞过头上的杏花。一切都是静谧,一切又都是生机,令人回归之初,忘却世俗的一切烦恼。我想,这一村盛开的杏花,恰是人与自然交融的烂漫。

走出村庄,便是杏园。一簇簇娇艳欲滴的杏花吸引了许多市民前来游览,他们穿梭于杏林之中,或驻足拍照留念,或手捧花香洗脸。远处,时隐时现着田间劳作的农人身影,直叫我记起唐朝王维的名句:持斧伐远扬,荷锄觇泉脉。水边一头老牛,优哉游哉地把自己的黑色身影投进清明的渠水里。坡上一个女画家,长发披肩,在支起的画板上写生,一群大学生围着她观看。女画家旁若无人,饱蘸油彩,不写旧词的过往,只写一阕新词,那是一朵两朵,粉色的白色的杏花,泫然若滴。

一只鸟,把躲在林中的太阳叫上了树梢,给花儿添色;一只鸟,跳进河里又跃向杏枝抖落水滴,给花儿加彩。花蝶被春阳点燃起激情,上下翻飞;蜂儿低低地飞翔,唱着老掉牙的民歌。几个大姐坐在一棵杏树下聊天,她们指点杏花,叽叽喳喳。阳光下的杏花,一朵比一朵灿烂,一朵比一朵妩媚,一朵比一朵水灵,一朵比一朵娇嫩。我想,如果说江南池州的杏花村,是一首“遥指”的小诗,那么北国莱州的杏花村,则是一曲创造与收获的歌谣。

简单的花形花色,简单的花瓣花期。但是,她一旦与简单的日子结缘,与纯朴的情感结缘,就会产生不简单的大美,震撼心灵。就这样,简单从古书籍里走出,“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种植阳光,图画乡野的朝气。身临其境,我为莱州的杏花村而动情。于是,我大声吟诵出心上刚写就的一首小诗:一朵/杏花,在梦里/盛开娇羞/举起/春天,砸开/杜牧的老酒坛/溅起/莱州的/鸟语花香……

(作者单位:安徽省物化探院)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