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我的湖畔生活

2017-03-29 10:54: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王 静

小时候住的地方,旁边有湾小湖,春天万物复苏的时候,湖畔青草依依,泥土芬芳;夏天杨柳垂在岸边,野花开得五颜六色;秋天层林尽染,湖水俨然一幅写意山水画;冬天湖面结上一层厚厚的冰,湖里的鱼儿不再探出头来。四季周而复始,冰开始融化,种子破土发芽。那一湾湖,印着我的美好童年。

没想到长大后的我,会再迷上一片湖,这片湖叫瓦尔登湖。

我迷恋这片湖,是因为梭罗的书《瓦尔登湖》。十五岁那年我到外地求学,偶然碰见这本书,只觉得封面上的湖似曾相识,就用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买了它,把这片湖装进兜里带了回去。一路上心花怒放,兜里的湖水也跟着荡漾。回去后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翻阅起来,书中内容恬静,波澜不惊。看似平铺直叙的文字中,透露着一种让人愉悦和平静的力量,犹如一双温暖的手抚摸到游子脸颊。那时的我,读不出书本太多的含义,书中偶有晦涩的言语我也无法彻底领悟,只觉得书中如此简单的生活为我所喜欢。天真单纯的人儿,在这片湖水的倒影里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挨过了冬季,便迎来了春天。”梭罗的瓦尔登湖,万物在自然地生长的,一切都遵守大自然的规律,太阳东升西落,梭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书中记录他修建小木屋,倒像是他在着手搭建属于自己的王国,梭罗曾毕业于哈佛大学,做过报社记者,“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一家报纸的记者,报纸销路不广,而编辑从来不觉得我写的一大堆东西是可用的,所以,作家们都有同感,我忍受了很大苦痛,换来的只是我的劳动。”也做过土地测量员。梭罗后来不再从事这些职业而选择去了瓦尔登,在我看来,一方面是因为行为不愿被束缚,一方面是想让自身思想得到解放和升华吧。

岁月同我的脚步一起奔驰,我上了大学。遵循自己内心的意愿,就读了地质学专业。

我的书架上,依然能见到这本《瓦尔登湖》,和其他书比起来,它显得有些陈旧,书页也有些发黄,但都完整无缺。它时常陪伴我去到学校的那片湖,位于图书馆下面的砚湖。

砚湖里有两个小岛,一个诗岛,一个书岛,还有一座心桥。清晨,湖边有琅琅读书声,树枝上倚立着早已劳作归来的鸟,站在心桥上,能望见湖里悠闲的鱼群。有时我感到惆怅,想要平复心情的时候,我就会去到湖中小岛,在那里捋清一下思路、发泄发泄情绪,这时候湖水会静静地陪我,“这样的湖,再没有比这时候更平静的了;湖上的明净的空气自然很稀薄,而且给乌云映得很暗淡了,湖水却充满了光明和倒影,成为一个下界的天空,更加值得珍视。”我翻到书中这样的句子。

我喜欢去湖上的这座图书馆里阅读和写作,这让我大学四年充实了不少。“要坐着,而能驰骋在精神世界的领域内;这种益处我得自书本。一杯酒就陶醉;当我喝下了秘传教义的芳冽琼浆时,我也经济过这样的愉快。”梭罗在《瓦尔登湖》里中引用了诗人密尔·喀玛·乌亭·玛斯脱说的话,在他看来,阅读是最值得“浪费”时间的一件事,要阅读伟大的作品,成为一个有思想的人,“我们必须踮起足尖,把我们最灵敏、最清醒的时刻,献予阅读才对。”

阅读,当然不局限于书本。生活是一本更宏大更精彩的著作。更重要的是,这本书能教会我主动思考。《瓦尔登湖》中,梭罗开始劳作,他锄地种豆,钓鱼捕食,期间,他捕捉一切大自然的声音,聆听大自然带来的美妙;他与来访者促膝长谈,交流经验心得;他观察森林中动物的行踪,探索湖底形态和冬季湖水温度的变化。这一切,都是书本中无法获得的体验。

我参加地质工作后,这本书又随我去了大自然。巧合的是,野外第一个项目部选在有湖的林场里,下车的那一刻,我眼前出现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嵌在山林间,如翡翠明珠般跃动,令人心旷神怡。我下车驻足,心想,这是我的瓦尔登。

野外翻阅一座座山,就像翻过一页页书。我的足迹,一笔笔写在了山林里。

我见过植被丛生的原始森林,踏过荒无人烟的大山戈壁,看到被砍伐倒下的一根根树木和被狩猎的无辜保护动物。站在山顶,遥望到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低头却看见满目疮痍的矿山黑河。这些景象带给我的思考,或多或少得益于《瓦尔登湖》给我的启发。“人应该穿着简单,这样他就能在黑暗中把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应该在所有的方面都简洁而又有准备地生活着。” “我宁愿坐在一个南瓜上,并且独自拥有它,也不愿挤坐在一个天鹅绒的垫子上。我宁愿在大地上乘坐空气自由流通的牛车,也不愿坐在观光火车的车厢里,一路呼吸着污浊的空气上天堂。”梭罗总在倡导自然简朴的生活方式,与自然和谐相处,保护身边的环境与资源。在今天看来,这仍不失为真理。保护大自然,尊重大自然,进而融入大自然与森林湖泊、鸟兽虫鱼为友。

项目部林场前的那片湖始终保持着宁静,这得益于周围村民的环保意识,或者说,他们没有破坏它的理由。他们偶尔打捞些鱼虾补贴家用,引湖水灌溉周边农田,祖祖辈辈与湖泊和谐共处。

他们说,别看这湖泊不大,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生态圈。鱼虾尽量捕大的,且不能捕捞太多;引流不可引太多,尽量分批次;周围的树木别砍伐太多,不然下雨时湖就遭了殃。

“我父辈那一代,吃的都是这湖水。”村民自豪地告诉我。

“我饮溪中水,我看到沙质的水,它是多么的浅啊。那浅浅的水流一溜而过,留下的是永恒。”梭罗在《瓦尔登湖》中写道。

(作者单位:江苏省地矿局二七二地质大队)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