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六 成

2017-04-17 14:01: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延伟

六成是个泥瓦匠。

那时我中学刚毕业不久,应聘到村小学教书,因为家里盖房子的缘故,就认识了六成。

回想起来,那个只有10多人的小建筑队里,有个人很特别:他中等身材,30来岁的模样,和别人一起干着搬砖、和泥的活儿,却又不像其他人那么邋遢,而是梳着整齐的背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上身穿着一件月蓝色的确良衬衫,衣兜里还别着一支钢笔,军绿裤兜里装着一个卷边的记录本。

午饭后短暂的休息时间,别人抽烟、喝水、聊天,他却远远躲在一边,或是拿着小木梳梳理一下头发,或是用指甲一点点抠除溅在衣服上的泥浆,或是掏出钢笔用力甩几下,在记录本上匆匆写画几笔。早晨起床,他也是这群人里唯一“刷牙”的人,没有牙膏,就用那只破牙刷蘸着水在嘴里划拉。工友们都笑他,也不见他生气,依旧闷头漱着口。我从工头儿嘴里知道,他叫“六成”。

我对“六成”这个名字和他另类的举止充满好奇,私下里向工头儿和其他工人打听,终于知道个大概:六成家里弟兄9个,他排行老六,父母给他起名“留成”。“留成”打小聪明,成绩拔尖,自认为考上大学是十拿九稳的事,但最终也没等来那纸决定命运的“通知书”……

他要复读,父母说供养不起了。家里的状况他也知道,最终就断了上学的念想。谁知隔了一年时间,留成才知道自己原本是考上大学了,可父母偷偷把通知书藏下了。这打击留成受不了,寻死觅活的,最后父母给他跪下了,说:“孩子,爹娘知道对不起你,可你上面5个哥哥,现在还有两个打光棍,家里那点钱,得给你四哥娶媳妇用啊!”

留成听后不再闹了,只是从此变得沉默寡言。这两年跟着建筑队四处奔波,除了闷头干活,越来越不合群。时间长了,工友们笑他像个青瓜蛋子,都叫他“六成儿”……不知怎的,听完这些故事,我却对六成有了一种好感。

该上大梁了,按例除了要在两架木梁上分别贴上“青龙扶玉柱,白虎架金梁”的对联,还要在墙壁正中贴上“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的“平安符”。本来我要找人写的,工头儿炫耀地说:“让六成给恁写!他不但毛笔字写得好,还能画画哩!”见我和父亲都没反对,六成激动得仿佛见到老友般两眼放光,提起笔来“刷刷刷”就写好了。字真是写得漂亮,美中不足的是,贴好了我才发现墙上那符少了个“在”字。趁他们中午收工的间隙,我提笔添了上去,看着有点不伦不类,不知其他人是否在意,但我从六成躲闪的眼神里,觉得他是发觉了的。

接下来,六成又大显身手,分别在房檐和屋山刚粉刷过的白灰墙上画了几幅“杨柳小燕儿”“凤凰牡丹”之类的画作,惟妙惟肖的。那墨迹与白灰融为一体,风吹日晒也不褪色。据工头儿说,这也是六成的一手“绝活”。

我和六成就这么熟悉了,房子完工时,我送给他一支新钢笔,他推辞了几下,就欢喜地收下了。或许是因为他口袋里的那支笔,破旧得实在不能用的缘故吧。

又过了很多年,我离开校园,为了生活辗转奔波,回乡也很少见到六成他们建筑队的影子,自然也就失去了六成的消息。本来我与六成的缘分到这儿就该结束了,可是,时隔20多年后,我居然又在老家见到了他。

那天,爱人开车和我一起从城里回来,刚进村就被一家盖房的料堆挡住了去路,一位佝偻着身子的老人正一只手紧握铁锨,另一支失去手掌的胳膊托着锨柄,熟练而略显吃力地往三轮车上装石粉。我下车交涉,那人抬起头,四目相望,我俩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是你!”这人竟是六成!于是,我便又知道了关于他的一段令人唏嘘的故事。

六成虽然木讷,但能写能画,又敦厚老实,很受工头儿待见,就一直在建筑队里待着,有活儿的时候外出挣钱,没活儿的时候就在家帮着侍弄庄稼,撑不死也饿不着的,活得倒也舒坦自在。32岁那年,六成他们队到邻村一户人家盖房子,六成居然和这家刚离婚的闺女对上了眼,白捡了个媳妇。媳妇后来给他生了一双儿女,按说生活总算有奔头了。

若不是8年前施工时的那场变故,六成的日子,原本挺顺。当时麦收在即,工头儿想着把楼板上齐就收工,所以都过中午12点了还在赶活儿。一块楼板就快上到顶了,那台用柴油机作动力的提升机,不知咋的突然出了故障,眼看楼板从天而降,正在下面指挥干活儿的工头儿一下愣在那儿不知所措。千钧一发之际,六成一个箭步冲上去猛地把工头儿推向一边。而他用力过猛没收住脚,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楼板的一头不偏不斜,正砸在他的手腕处……工头儿保住了一条命,六成却从手腕处被截了肢,永远失去了右手。在医院里醒来后,六成故作轻松地对守在身边的工头儿说:“拿只手换条命,也算值了!”把工头儿两口子听得泪眼婆娑的。

伤口愈合后,工头儿来家里找他:“你还跟着大伙儿吧,啥也不用干,我给你发工资!”六成却不愿闲着,更不愿让谁亏欠自己一辈子。在工地上,他先是一只手递砖头、提砂浆,再后来便试着用残缺的手臂配合左手和浆、铲料,干得一点儿不比别人差。

最让六成欣慰的是,媳妇对他不离不弃,儿女们对他敬爱有加,唯一的遗憾,只是再没法写写画画了……

(作者单位:河南省禹州市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