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蜂鸣童趣

2017-04-17 14:02:3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龙立霞

前阵子,听到有人邀约去看油菜花,眼前顿时现出“沃田桑景晚,平野菜花春”的景象,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家乡的那片油菜花田。于是,思乡之情油然而生,童年的记忆,扑面而来……

或许是因为故乡的诸葛洞能留住春天的缘故,家乡的油菜花总是开得格外娇艳。儿时的我,天刚蒙蒙亮就背上沉甸甸的书包,拉上睡意迷蒙的二哥,踏上一路金黄的芳香上学去。

家离我上学的地方,有五里脚程。从寨东头出来,便是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田。我手里抱着个透明瓶子,一边蹦蹦跳跳向前赶,一边打量着从身旁退去的油菜花,赶上一簇开得欢,开得艳的,便小心翼翼地采摘下来,细心地放进透明瓶子里。而二哥则总是半睁半闭着眼,懒洋洋地看着我,撇撇嘴说:“你们女孩子怎么总搞这些无聊的东西啊!”

那时的我,总以为将上好的油菜花存在瓶里关住蜜蜂,就能酿出美味的蜂蜜了。于是采好了油菜花,就大步跨过一片芬芳的花海,奔着离学校一里路的土墙而去。那面孤独的土墙,在风来雨往中,已经斑驳不堪了。但就是这破败的土墙里,躲藏着一个个活鲜鲜的生命——那些辛劳而落单的蜜蜂,就住在土墙的一个个窄小的缝隙或洞穴里。

从路旁截取一段细小的草木枝条,打开透明的瓶子,用瓶口堵住土墙的缝隙或洞穴,然后挪出一个小口,把细小的草木枝条插进缝隙,或插进洞穴,轻轻挑拨,不一会儿,就会听到嗡嗡的蜂鸣,仿佛贪睡的孩童,赖在床上撒娇的动静。再用力挑拨几下,那蜂儿就经不住草木枝条的骚扰,慌忙逃出避身地,一头扎进透明的瓶子里。爬上一朵花身,享受清晨的芬芳,还以为身处田园花海,也许正纳闷呢,昨晚爬进大土墙时咋没在“门口”遇到油菜花呢?待得它们清醒过来,处处碰壁,只能气得嗡嗡“骂”我了。

年幼的我并不知道,这嗡嗡的鸣叫,是蜜蜂的哀鸣。以为把蜜蜂关进瓶子里,每天摘取新鲜油菜花饲养它,就会让它幸福。毕竟对于我来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来都是奢望啊!我自以为是地觉得,关住一只蜜蜂,还得为它找一只伴,于是继续从土墙里刨出另一只蜜蜂。得到两只蜜蜂,又想着为它们组建一个热闹的家庭,于是又刨出第三只、第四只……当瓶子里一群蜜蜂都在哀鸣时,我却心满意足地盖上瓶盖,把瓶子放进沉重的书包,奔赴学校去了。

本以为采得百花会成蜜,但这终究是我内心深处的幻想。当我把一瓶囚禁着蜜蜂的瓶子拿出来炫耀时,其他的同学也拿出自己更多藏着蜜蜂的瓶子,于是嗡嗡的鸣响,成了盛大的交响曲。只是,这悲伤的交响,引来的只是我们傻傻的欢笑。我们哪里知道,被囚禁的蜜蜂根本不能在瓶子里采蜜酿蜜,最后,在某个清晨,它们便一只只饮恨逝去了。看着再无声息的小蜜蜂,幼小的我,心里也刺痛起来。原本只想为它们营造一个温暖的窝,让它们远离风餐露宿,以为它们会开心,原来一切都是我无知的期待啊……

后来,故乡破败的土墙垮塌了,我也长大了,远离故乡踏上了求学之路。油菜花田渐渐消失于视野,只是听人吟诵耿湋的诗句“带声来蕊上,连影在香中”时,便会想起寻一个春日,去故乡探望那久违的金色花田。但,那些爱自由的蜂儿,那些曾经躲在土墙里的蜂儿,我又要到那首诗里,寻找它们的鸣响呢?

(作者单位:贵州省锦屏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