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小巷旧忆(施明洲)

2017-07-03 11:07:21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施明洲

我的老家是浙江海宁上塘河支脉运输河边上一个小集镇,一条南北向街道长不足百米,一旁屋楼临水而筑,传说因旧时有许姓家族在朝廷做官,街道狭似巷子,故名许巷。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邑人许逸云(许杨)应秋闱乡试中举,为海宁张宗祥先生同科举人,亦是海宁西片许村地区历代唯一的举人,小镇由此声名大震。旧时,上了年纪的人称许巷都会叫许巷里,据资料载,清雍正始实行庄里制,这样算来,小镇至少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

小小的街镇,镇上许家望族许举人建有马头墙围护的厅楼许家厅,还有当地名门望族建的徐家厅、陈家厅、金家厅、朱家厅和杭家厅多处深宅,粉墙黛瓦台门翘檐。小街东侧有朱家弄、金家弄等几条小巷相通,旧时乡亲们都叫弄堂。

在镇北的朱家弄,曾经住过一位晚清开私塾的朱老先生,是原街道居委会工作人员朱厚德(已去世)的祖父,据儿时父亲说起过,这位朱老先生学问十分了得,曾经是本镇举人许逸云的坐塾先生。

镇中的金家弄,已不清楚它的历史,只记得金家墙门后院曾经有一棵枣树,每年到了暑假,满树的枣子把树枝压得垂到围墙外,引得镇上的孩子纷纷赶来摘,几个大一点的孩子人叠人爬上墙,抓住树枝用力摇晃,只见枣子“噼噼啪啪”掉满一地。我们则忙着打扫“战场”,将捡到的枣子往嘴里塞,那一颗颗白皮红斑的水枣(水分多的枣子),咬一口脆甜无比,真是让人垂涎欲滴,而这样的乐事常常会在主人的呵斥声中收场。

小弄堂极狭,窄小得只容两个人贴身擦肩而过,弄堂两边的房屋门窗相对,开了门,邻居人影相望,鸡犬相闻。到了开饭时分,飘来阵阵饭菜的香味,谁家今天桌上有什么饭菜,来了什么客人,都会清楚知道。随着世事沧桑,小镇上的年轻人出外谋生,纷纷迁居城市,弄堂里的旧屋倒的倒,拆的拆,有的常年门户紧闭,往昔热闹的小弄堂,早已成了空巷。

小小弄堂,留有我童年的足印。弄堂里地面有几处没有铺设石板,那坑坑洼洼的泥地,正是玩玻璃弹子的佳处。大约是上世纪50年代吧,从学校放学出来,将书包往弄堂人家门上一挂(有铁拉手),几个小伙伴就玩打弹子。我记得那时玩得最多的是“老虎弹”,每个参与者在一条准线处先分别出弹,弹子离远处第一个洞最近者为先手(近乎现代高尔夫球规则),依次要把弹子打进三个洞穴(第三个称“老虎洞”),一次进不了洞,会遭受攻击,进了老虎洞的“老虎弹”是只能躲不能碰(碰到就出局)。为了弹子精准滚入洞穴,孩子施出了各种“高招”,有的甚至将整个身子趴在地上,弄得衣服上全是泥巴。有的则施心理战,对手施弹时嘴里不时发出“嘘”声干扰,这种小耍赖有时真会起到奇效。完成了三次进洞的玩者(弹子)互相追逐厮杀,被击中者出局,最后一人为胜者。而另外一种则是直接击打,称为“打野弹”。这种打法多为初学者参与。

儿时的街巷,还不时能听见各种吆喝声:“生铁——补锅子——”,“鸡毛——换草纸”,“热豆腐——干”……放学了,我们常常会跟着那个高个子戴副近视眼镜的张铜匠,挑着炉子来到镇北一座小学校门前空地上,看着他一手拉着风箱,一手给熔铁的坩埚加煤。望着那慢慢燃起升旺的火焰,把坩埚内的碎锅铁皮(铸铁)化成深红的铁水,再被贴到锅的漏洞处冒出一股白烟。张铜匠开的白铁铺就在许村老大桥(天顺桥)北堍,因为是深度近视,我至今还记得他举着铁锅往眼前靠,鼻子常常碰着锅底,弄得满脸锅灰的情形。

转眼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离开小镇在城市定居也有十余年。韶华易逝,沧桑难留,唯有儿时小巷中曾经逸出的邻家饭菜的清香,还有巷子里传出的阵阵吆喝声,依旧丝丝缕缕,飘在我那邈远的梦中。

(作者单位:浙江省海宁市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