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姑 父(张延伟)

2017-07-11 10:25:13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张延伟

    

一直以来,我都对姑父钦佩有加。

姑父姓黄,叫成义,他的为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样,讲究一个“义”字,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做人得讲良心,坑蒙拐骗占便宜,只能得意一时;实实在在的,才是做人之本。

姑父年轻时,在方圆村里也算叱咤风云的人物了。他身材魁梧,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当了村里的民兵连长,还入了党,是当时公社选树的先进典型,多次代表公社乃至区里参加全县民兵技能大比武,在十里八村出尽了风头。俺姑能够和他走到一起,用俺爷、俺奶的话说,真是俺老张家的荣耀。只可惜俺姑红颜薄命,年纪轻轻就因脑溢血撒手西去了,给姑父撇下一男四女、五个嗷嗷待哺的幼儿。

俺姑去世后,给姑父提媒续弦的有很多,可姑父信奉“后娘再亲难胜亲妈”这条铁律,为了膝下五个子女,坚决不再续娶,愣是既当爹又当妈,把四个表姐、一个表弟抚养成人。尽管生活很艰苦,但一家人还是快快乐乐地挺过来了。俺这边的娘家人,无论亲戚朋友还是街坊邻里,对姑父无不交口称赞,以至于春节期间姑父领着几个孩子走亲戚,村里原有让年轻人“讹”女婿的习俗,讨个红包、调侃几句什么的,可这帮淘气鬼见了姑父也都礼让三分,从没让他受半分委屈。

后来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姑父带着几个孩子埋头苦干,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起来。上世纪80年代,姑父眼光独到,顺应市场经济大潮,四处借贷筹资买了村里第一台手扶拖拉机跑运输;后来又跟人合伙办了公社首家石子厂。公社领导也看好姑父的人品能力,已经议定让他当村党支部书记了。可就在这项任命即将宣布的当口儿,一次石头坑里放大炮,按说姑父躲在拖拉机的方斗儿下面挺安全,可偏偏一块大石滚过来砸中了他的右腿。那条伤腿虽没截肢,却也反反复复做了多次手术,还下了几次钢针,最后还是落下了残疾,以后只能架着双拐走路了。遭此变故,村党支书的任命不了了之,可姑父从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整天依旧乐呵呵的,不让孩子们从他脸上看到一点忧愁。

姑父也算是多才多艺的了,外面的重活干不成了,却也不愿闲着,托人买回一套木工器具,整天又锯又刨,在摸索中尝试,有模有样地干起木工来。他自称“野老师儿”,一通研究后,居然做成30余套桌椅板凳,又购置了锅碗瓢盆、盘勺调羹等,做起对外出租餐具的生意来。但凡有人来租用餐具,无论认识与否,姑父总是大度地坐在一边,任由来人根据需要自行拿取;归还时照旧不去一一点数,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乡里乡亲的,凭良心我还能不信你!”结果钱没挣着,桌椅餐具的数量却越来越少,只好自掏腰包再去补充,却也毫无怨言。

后来,有个外地养蜂人到村里放蜂,找姑父修理蜂箱,姑父便对养蜂又有了兴趣,每天拄着拐杖大老远去请教养蜂诀窍,软磨硬缠地从人家手里买下两箱蜜蜂来。也许是姑父的诚心打动了那些“小精灵”吧,这两箱蜜蜂在姑父的精心照料下繁殖很快,一年多工夫就发展到10多箱,现在保持在20箱左右,摆满了大半个院子。由于身体原因,姑父不能像别人那样带着蜂群一年四季、天南地北地赶花期,但即便这样,也足够他忙活的了。姑父对我说过,世上干啥都不容易,养蜂看似简单,其实也是个良心活儿。比如说花开旺季,有些人为了提高蜂蜜产量,就两天打一次蜜,这样产出的蜂蜜水分大,保质期短,容易泛酸,营养价值也低,还增加了蜜蜂的劳动量。这些小精灵和人一样,你让它们一刻不停地采花酿蜜,辛劳过度生命承受力自然也就减弱了。

姑父一般是一周时间甚至10天左右才打一次蜜,这样蜂蜜基本上没了水分,装在塑料容器里10年也不变质;滴一滴儿蜂蜜在吸水性很强的餐巾纸上,一天时间过去仍是亮晶晶的一颗小珠子,不洇不流,十分稠腻。

所以,姑父养的这10多箱蜂产蜜量不高,即便是风调雨顺、百花兴盛的好年景,一年也最多只能酿出1000多斤蜜来。可一分价钱一分货,即便姑父的蜂蜜比门店里卖的每斤贵出10多元,却也总是供不应求,连县城里的人都大老远慕名前来购买,特别是那些用来当药引、作配方的,用了无不说好。其间常有外地养蜂的同行找到家里来,愿以他卖出价格的1/2提供蜜源,请他代销,都被姑父一口回绝了,姑父说:“我养蜂就是图个乐趣,卖蜜可得凭着良心。你们拿来的东西,说得再好我也不知底细,我宁可不挣那钱,也不能坑了大伙儿、砸了自己招牌啊!”

今年端午节,我去看望姑父,想顺便给同事捎两瓶蜂蜜,结果姑父指着屋里几只空桶对我说:“你看,今年打了几次蜜,早都让人给‘抢’光了。这段时间盛花期已经过去了,过些时候出蜜了我通知你。”姑父还建议,如果我感兴趣,可以搬箱蜂回去养着,现在只当是个“玩意儿”,将来老了也有个精神寄托。

我笑笑不置可否,以我毛手糙脚的性格,劳神费力去侍弄那些小精灵是做不来的,然而姑父养蜂、做事全凭“良心”,却是我在生活中的每时每刻,都值得铭记和仿效的啊。

(作者单位:河南省禹州市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