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炒糖果子治馋虫(王建学)

2017-12-15 09:12:57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王建学

如今超市里的零食应有尽有,每次带女儿逛超市,女儿都挑花了眼,不知吃啥好了,看得我特别羡慕。我是个“70后”,从记事起,一分钱一块的水果糖都很少吃到。对零食的印象只有炒糖果子、山楂罐头和桃酥。而这些让我馋涎欲滴的零食,平日也是吃不到的,得到镇上的国营门市部才能买到。

上世纪80年代初,村里的王大爷办起了小卖部。小卖部里最让我眼馋的就是炒糖果子了,能把我从梦里馋醒,虽说炒糖果子才一元五角一斤,但没特殊情况,母亲是不舍得给我买的。记得王大爷卖到最后,纸箱里的炒糖果子剩下碎末了,这时王大爷会减价卖,八角一斤。在我的再三央求下,母亲会给我买一斤尝尝,条件是我必须考进前三名,还要上山拾五天柴火。

那会儿我的想法特别“奇葩”,就盼着王大爷早点把那箱炒糖果子卖得只剩碎末。每天上学路过小卖部,我都站在窗口,踮起脚探头望望卖了多少了。时间长了,王大爷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有一次我刚踮起脚,正巧被王大爷看见了,他便笑嘻嘻地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两块炒糖果子给我说:“尝尝吧,好好学习。”我怕被人看见,十分不好意思地拿着那两块炒糖果子飞快地跑了。谁知,这两块炒糖果子勾起了我的“馋虫”,整个上午,我满脑子里全是炒糖果子的美味,老师讲了什么一点没听进去。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平时生病,母亲总会给我买好吃的……

刚进家门,我就用手捂着肚子,大喊肚子疼!母亲吓坏了,背起我就往卫生室跑。医生在我的肚子上一阵按压,问我:“哪儿疼?”我一会说这儿疼,一会又说那儿疼,把医生忙活得直淌汗,母亲也在一旁紧张得抹眼泪。过了好一会儿,只听医生无奈地对母亲说:“要不开点驱虫药吧,回家再疼就吃上点儿。”我一听急了,大喊道:“我不吃药,我没病!”母亲和医生一脸迷惑地望着我,我低着头吞吞吐吐地对母亲说:“每次生病,你都给我买……买炒糖果子。”医生听我说完,哈哈大笑,我的脸都红了,母亲生气地用指头戳我的头说:“你这孩子,咋这么馋啊!”

回来路过王大爷的小卖部时,母亲破例给我买了一斤炒糖果子,谁知没过几天,我演的“好戏”就被医生说给别人听了,大伙听后都开玩笑说:“老王小卖部的炒糖果子比打虫药都灵,能治小孩肚子里的馋虫呢!”

(作者单位:山东省沂源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