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捂暖冬至的饺子(清扬)

2017-12-21 09:28:21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清扬

p1_b (1)

天冷的似乎要将石头冻裂,母亲打电话让我冬至回家吃饺子,她已经包好了,是我最爱吃的萝卜猪油渣馅儿。我搪塞道,快到年终了,单位事多。母亲有些失落地说:“我想着你们兄妹三个冬至能回家吃顿饺子呢,没想到你们都忙……”

说句实话,回家一百多里路,为吃个饺子太不划算,光来回车油费都够买几十斤饺子吃了。可挂了母亲的电话,我的心怎么都静不下来。俗语说:“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记得小时候,防寒措施简陋的乡村里,冬天冻破手和耳朵是家常便饭。为此,母亲除了尽可能地给我们穿得暖和外,冬至这天总是想方设法为我们包顿饺子吃,哪怕那馅儿只是缺肉少油的萝卜或酸菜。

记的那年秋后,为了让我们冬至吃上肉饺子,父亲决定去陕北下煤窑。而在大雪之前,父亲果真托人给家里捎回一斤羊肉。母亲说,陕北的羊肉好,没膻味,这是煤矿上奖给你爸的。你爸舍不得吃给咱们捎回来,他一个人出门在外,挖煤辛苦,咱等你爸冬至回来一块包饺子吃。母亲说着,就将那块羊肉挂在屋子当中。于是,冬至吃羊肉饺子就成了我们最大的期盼。每一天我们兄妹三人都要查日历看离冬至还有几天,都要看一眼那挂在房顶的羊肉。虽然它已风干失色了,却如一只风筝,时刻牵着我们的视线。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了冬至的到来。一大早,母亲就从地窖掏出六七个萝卜,让我们去水井边洗,然后赶着为我们做过年的新衣服去了。也许是因为即将吃到香喷喷的羊肉饺子,虽然室外冰天雪地,但我们却洗得热情高涨。原本吊在房顶的羊肉也被母亲取下来,放在温水盆里泡着。洗完萝卜的我们,不时跑到门外,看路上有没有父亲的身影。出出进进地没带回父亲的消息,却带回一屋子的风。母亲笑着责备我们:你们能不能安生一会儿?都冻红了脸还往外跑。母亲的呵斥让我们没安静多久,就又跑出去了。

那天傍晚,父亲是披着一身雪进的门。我们一边拿毛巾给父亲拍打身上的雪,一边给父亲报告母亲准备包羊肉饺子的“大喜事”。听到还是自己一个多月前捎回的羊肉,父亲嗔怪母亲,怎么不早点给孩子们做了吃。母亲什么也没说,笑吟吟地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就去厨房了。突然,母亲惊慌失措地喊道,你们谁见盆里的羊肉没?我们都跑过去说,不知道,刚才不是还看见在案上盆子里吗?母亲说,盆子还在肉却不见了!

“那么一大块肉,老鼠不可能拖动,会不会是让猫给叼走了?”大弟惊声说道。大家赶紧分头去找,最后在柴垛上发现了大黄猫,胡子上还沾着肉末的它来回踱着步,而柴垛下,大黄猫几乎将那块羊肉吞食完了。看到自己盼了许久的羊肉饺子化成了泡影,六岁的小妹气得哭了起来,母亲和大弟更是拿起棍子打猫,一时间鸡飞狗跳。父亲一边替泪眼婆娑的小妹擦泪一边安慰道:“不哭了,今天咱们吃不了羊肉饺子吃猪油渣饺子!”说着从随身带回的包里取出煤矿上发的一块猪油。一听说又有饺子吃了,我们转悲为喜。

那天晚上的猪油渣饺子,让我们兄妹吃得分外香。这种香不仅捂暖了那个冰冷的冬至,更捂热了我们兄弟姐妹的心。我们暗暗发誓,一定好好学习考大学,将来有出息了,天天给家里买肉包饺子。

然而,岁月无情,那个曾经为了让我们吃上肉饺子、不惜下煤窑的父亲,早早离开了我们;那个忍受着冻疮疼痛包饺子的母亲,也早已满头白发了。想到孤寂的炉火旁,母亲佝偻着腰身给我们兄妹包冬至饺子的情形,我的鼻子一阵发酸,赶紧打电话给弟弟妹妹:“冬至那天,无论如何都要赶回家吃母亲包的饺子,都回去……”

(作者单位:陕西省水文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