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丈母娘的唠叨(林四海)

2018-01-19 09:04:16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林四海

“我还是有点紧张!”好不容易才躺在检查床上的她,又直起身子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

“妈,没事,很快就好了,我就站在这门外,又不是做什么手术,就只做个核磁共振。很快的,放心好了。”我像哄小孩一般哄着她松开了手,看着护工把她推进了核磁共振室。不一会儿,站在隔离门外的我就听见了里面响起了“刺啦、刺啦”的声音,不知为何,这个与我没有血缘关系而我又叫她“妈妈”的人,刹那间透过玻璃窗投过来的无助眼神,让我感到阵阵心疼。幸好,十几分钟的检查很快结束,当隔离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不由自主地冲了进去,她从起身穿鞋一直到走出检查室门外,一只手始终抓着我的衣襟不放:“你看看,我说没事的,你非要我做这个检查。唉!老了,不中用了,给你添麻烦了。”

我宽慰她说:“妈,没事才好,做个细致的检查总归放心。”随后去推车,让她站在原地等我。走了几步,不经意回头,只见她依着我的话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任身边的车流、人流来来往往,瘦小的身躯在晨曦中越发佝偻,看得我一阵心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在我眼中曾经非常强势、唠叨、精明甚或有些愚昧的她,竟像个小孩子一样要人哄了。

从前的她不是这个样子。

丈母娘家境不好,从小兄弟姐妹多,作为老大的她,没有读过多少书,不仅要操持家务,还要保护弟妹们不被欺负。她这种嘴上不饶人的性格一度让我很反感,不过,因了她是妻子的母亲,我待她也一直是客客气气。和妻子成亲后,我从宽厚的岳父那里听到她对我的评价是“个子太矮了,与我家丫头不般配,不过是个小教师,没钱没钞没家产的,可委屈我家丫头了”之类的话。

妻子生孩子时,由于我母亲生病,我只得打电话向她求援。她在电话里说:“家里大大小小的牲口,还有七八亩田,我也要生活!我帮你带孩子,你开工资给我啊?”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她还是满裤腿泥巴的到了我家。最初几天,她嘴里一直念叨着:“没有享到女儿女婿的福,还要跟着你们受苦!”可念叨归念叨,儿子夜里啼哭、整夜不眠,我因为白天上班累,开始厌烦这个刚降生时还爱不释手的“小天使”。还是丈母娘,一听见孩子哭,直接推门进来了,全然不顾我惊诧的眼神,抢似的就把孩子抱在怀里摇着晃着,哼着不成调儿的曲子,直到孩子入睡。待我早上醒来,大半夜未能安睡的她已经在厨房里做好了产妇和我的早饭,眼睛布满血丝,嘴里还是不依不饶:“你赶紧吃完了去上班。唉,我这条老命怕是要被你家这个儿子折腾得送终。”说归说,第二天依旧如此。带外孙一直带到会走路,岳父一个人劳作的七八亩田荒芜了大半,她气得到处逢人说:“我这辈子亏大了,丫头帮人家养了个儿子,我是帮人家带了个孙子,啥好处都没有捞着,还荒了自家的田。”

待我进城,她的牢骚越发多了:“养儿防老。我就指望姑娘在我身边养老送终的,这下可好,彻底指望不上了。”我们隔三差五回去看她,她却心疼来来去去的车费:“一家三口来回一趟就是几十块钱,要回来做甚呢?我又不曾老得不能动,回来还要烧啊煮的弄给你们吃,不然我跟你爸两个人在家随便吃点就行了。”不过,已经从厨房考察了一番的儿子偷偷附在我耳边说:“外婆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还买了你最喜爱吃的菜。”吃饭时,她不耐烦地说:“发劲地吃,你们三人一走,我跟你爸两个人剩菜要吃好多天,吃到最后都糟蹋了。”我一边听着她的唠叨,一边用碗接过她一大筷子、一大筷子夹过来的菜,妻子在一旁窃笑。

过几天,岳父打来电话,说老两口子在家里吵架,不善言辞的岳父吵不过她,日子没法过了。我放下手里的事情火急火燎往回赶,到家一看她忙前忙后地在院子里收拾,一副啥事也没有的样子,岳父被她气得躺在床上。细问岳父缘由,原来丈母娘认为种果树不值钱,三番五次要岳父把果树挖掉,改种风景树,收拾整理了数十年果树的岳父舍不得,就没有同意。不想她趁着岳父外出的机会,竟然自作主张将家里十多棵果树一天之内全部找人挖掉。我帮着木讷的岳父跟她理论:“老两口过日子,凡事得有个商量着办。”她振振有词:“我跟他说了几十遍他都不听我的,他不肯就不行啊?他不挖我挖!”我犟不过她,只得回过头来劝慰一贯仁厚的岳父。

因为丈母娘脾气暴躁,再加上每次回去她都唠叨个不停,有一段时间我们回老家的次数少了。时间隔得久了,她三天两头打电话来,不打给我和妻子,只打给儿子:“两个大人上班,有没有时间煮饭给你吃?要不要我去煮?”我和妻子知道她想念孩子了,就借口工作忙,请她过来住几天照料孩子。到车站接她时,只见大包小包、背的挎的,都是从自家地里摘的还沾着露水的各种蔬菜。我刚刚说了一句“城里啥都有得买”,就被她呛了回来:“那些蔬菜哪有我这好,都没有打过农药的。”

一起去逛街,在熙熙攘攘的街头,丈母娘不敢迈开步子:“没这个命,城里我是待不住的,这么多车子,开得飞快,哪儿能走路啊!”给她买件外套,坚决不要:“我的衣服这辈子都够穿,糟蹋钱干什么?这么大年纪的人,又不好面子!”另一边,却不忘吩咐妻子:“你要给他多买买,男人走在外面,要稍微体面一些。”好不容易给她挑了一件紫红色的羊毛外套,见她在镜子前左转右看的,便怂恿道:“妈,这件衣服好看。你看看,城里的老年人都穿这种,你也买一件,留着做客的时候穿。”好说歹说,终于同意,却在妻子付款时又坚决脱了下来:“吓死人了,几百块的衣服我怎么能穿?农村干活的用不着穿这么好。”之后任你怎么劝都不肯买。过了些日子,我和妻子回老家时还是捎上了那件外套,她嘴里依旧数落着我们不懂得节约。临回城时,她硬是塞给儿子多于衣服两倍的钱。后来岳父打来电话说,只要她出门做客就一直穿着那件外套,逢人就说:“这是我丫头女婿从城里买回来的,几百块呢!”

一转眼已是十六年,时光将她从一个精明能干的中年妇女变成了一位农村老太太。念叨的习惯没有改,火爆的性格改了不少。有时候我笑着问她:“你跟爸老了以后,要不要我来侍候?”她当真了:“跟你说啊,我哪怕老得跑不动也坚决不去敬老院,听说吃不饱穿不暖,没有自家儿女照料得细致。”想想又觉得哪儿不对劲:“你不会真的不要我吧?也对,你是我女婿不是我儿子,你也有父母要赡养的。”说完便唉声叹气道:“还是有个儿子好啊!也罢,实在不行,你到时候就送我到敬老院去吧,反正真到去的时候,也没几年能过的了。”听得我心头一阵酸楚,忙对她说:“您还当真了啊?我不就是您儿子么?我不为您养老送终,还能有谁?”她这才舒展了紧皱的眉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靠你我还能靠谁啊!”

阳光下,她还站在医院大门前的广场上一动也不敢动,目光在四下里眺望着,寻找着我的身影,耳际的白发在晨风中微微扬起。我推着车子一直走到了她的跟前:“妈,上车吧,抓住我坐稳了,咱们回家!”

(作者单位:江苏省东台市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