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我的祖父母(蒋可挺)

2018-01-22 09:29:11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蒋可挺

这几日许是因为听说了几位长者去世的消息后心里颇受触动,很久没有梦到祖父母的我,夜里总梦见他俩,看上去精神很好,都是一脸笑眯眯的,一起坐在老屋的楼梯上。我问他们:你们过得好不好?他们只是笑,却什么都不说。

说起来,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俩少有这么和谐的时候。我的祖母急躁又好强,祖父却是个慢性子,温和亲切。所以在和祖父母比邻而居的时候,我总是能听到祖母大声斥责祖父的声音,而祖父只是闷头干活,一句辩解的话也没有。

一直以来,我都是偏向祖父的,因为记忆里的他是那么的温暖。小的时候,他有时在家喝点小酒,祖母如果弄了点下酒的好菜,他会偷偷地叫上我一起吃;稍长一些,因为羡慕连环画里牧童骑在牛背上的样子,我缠着要坐在他的老黄牛背上,他没有办法,只有让他的老伙计听话,不要把我摔到在地;再后来我去外地读大学,他总跟别人炫耀有个有读大学的孙女。待我回家,早早地烤好了番薯等着我,只因为我说过他烤的番薯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

祖母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并不讨喜,因为她总是在指责我那老实又温和的祖父。在他干活干到很晚回家时,她会站在屋前不停责怪他不知道看时间,天都黑了饭都凉了;在他种了太多菜导致家里都堆不下时,她又一边埋怨他不听自己的话,一边整理出来一家家去送;在他干完农活回家,脏鞋踩得家里都是脚印时,她一边骂他不讲卫生,一边拉着他在外面的水槽里洗手洗脚。

年少时不懂,总以为他俩的感情不好,祖父在家里过得并不开心。直到祖父得了重病,做了手术后躺在床上。我去看他,他拉着我的手说:“我恐怕喝不到你的喜酒了,我走了以后你们要多照顾你祖母。”听着他的话,我和祖母在他的床前不停地流泪,可是却无能无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日渐消瘦,再也吃不进任何东西。

祖父走了以后,祖母渐渐地消沉下去,她的大嗓门很久没有响起过。每每见到我们,她总是拉着我们讲祖父的事情,讲他去世前的那几天还在说要去剃头,讲他走了后她一个人晚上都不敢上厕所,讲她不经意间喊死老头却再也没人应她,没说几句就泣不成声。因为怕她独处出事,母亲请她来我家住,每晚6点左右,调到她最爱的节目,让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有好几次,节目还没放完,她却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叫醒让她去房间里睡觉,她总是嘟囔着,年纪大了没用了,连电视都没精神看了,看来快要去跟你祖父见面了。

或许是受情绪影响,没过两年,祖母也得了重病。起初她还想着让祖父在地下多等她几年,等她看到孙辈们结了婚再走。可是后来病情越来越重,她连起身都十分困难。她已不能像之前那样抱着我,用她那粗糙的手摸摸我的脸,笑眯眯地催我快点结婚;也不能坐起来看她最爱的电视节目,时而流泪时而大笑了。病痛一直折磨着她,痛苦时她想快点解脱去跟祖父团聚,稍缓时又想着有什么灵丹妙药能让她活下去。可是没有多久,她还是去找祖父了。

一晃祖父离世已有10年,祖母离世也有7年了。想起祖父弓着背牵着老牛上山吃草的样子,想起他讲起家族史时眉飞色舞的样子,想起他吃着我从宁波带回来的糕点时满足的样子;想起祖母独自坐在我家沙发上看电视时笑时哭的样子,想起她说我小时候就喜欢搂着她睡觉时那得意的样子,想起她拉着孙女婿的手心满意足的样子,这些年里我总是不能忘,不敢忘,不想忘。

子欲养而亲不待。许久不见,在这几日的梦里,他俩看上去好像更加苍老了。或许是因为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仍在一起慢慢变老。

(作者单位:浙江省新昌县国土资源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