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千山万水的故乡(陈智灵)

2018-01-22 09:31: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陈智灵

走过许多地方,看过许多风景,但让我魂牵梦萦的却是故乡那个平凡无奇的小山村。

别离故乡后,夏天的蝉鸣声已远去。那时,在某个人家的院子里,总会有变戏法的人。还是那个院子,戏台上的人咿咿呀呀地唱着,台下的老人家们沉醉其中,孩子们挤在闹哄哄的人堆里等着分糖果,或者兜里揣着几毛钱,趁机买些零食解馋。慢慢地,我也会熬住困意看到戏曲落幕,在曲终人散里懵懂地回味。

儿时放学回家,一路都会看到炊烟袅绕。父亲很会做菜,但他在外上班,只有每次回家时会做上一大桌子饭菜,逢年过节还会带回许多好吃的,这是我儿时最盼望的时刻。家里农活不多,我干得更少,多数时间是去河里摸鱼抓虾。家乡的河水有许多泥地,站在泥里仰望碧空,有一种海阔天空感觉。

如果那时我有相机多好,就能把彼时的故乡藏在相片里。可惜,如今故乡的容貌只留在我的记忆里。故乡的云,故乡的风,故乡的水,故乡的人,都是流动着,只有记忆才是静止的,因为它会停在原地等我,聆听我的倾诉,让思念愈陷愈深。

相较于邻村,我们陈姓村算是很小的村庄,家家户户都认识。在那个小小的故乡,好像永远都没秘密,尤其是嫁娶生子之类的事情。小时候,我一看到有喜事就特别兴奋,经常尾随轿子,看人家拜堂成亲,猜新娘子美不美。相比嫁女儿,我更喜欢看娶媳妇。娶媳妇一般都是其乐融融,放鞭炮,分糖果,摆酒席。轮到嫁女儿就有点悲情,通常都是妈妈哭得惊天动地,女儿一跪再跪,跪别父母的养育之恩。

往日的许多场景已经很难再现了,如女人们在井边洗衣服聊天,而今家家户户都有了洗衣机,那口井也不在了。天宽地阔,没想到多年后那样的日子会让我眷念。故乡的水是冬暖夏凉的活水,直接从地里冒出来;故乡的风很大,刮得脸生疼;而故乡的土,则孕育了我们平日吃的蔬果。

故乡的点滴,已融入生命,成了我无法忘却的一种习惯。它们永远都躺在记忆的一席之地里,无须唤醒,分外清晰地让我记得,曾经有过那么多简单的幸福和快乐。我从未不忌讳告诉别人,自己来自何处,更不觉得出生农村有什么丢人的。不论身处天涯海角,不管离开故乡多久多远,千山万水之外的故乡,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角落,心底最牢固的城墙,深深地刻在记忆里、生命里、习惯里。

祖宅的院子里已经杂草横生,但我还是闭眼就能记起十几年前的模样:院子一角有个台阶,原来有一口古井,现在没了。

(作者单位: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