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落 雪(秦延安)

2018-01-30 09:15:1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秦延安

小雪无雪,大雪无影,眼看着整个冬天都已过半,还没有看到雪的影子,让人的心里总有种吃饭没盐的感觉。

盼望着、盼望着,雪,终于来了。天色如起了沙尘暴似的昏暗,城市里的路灯,欣欣然张开了眼,路上的车鸣也变得嘈杂起来。雪,瞬间便让天地变得散乱起来。这种上天赐予的花朵,不仅让行人驻足,就连屋子里的人也惊喜地开窗张望。那从空中落下的雪,轻盈如尘,琐碎似盐,落在地上便成了水渍。只是初雪总是小了些,它那不慌不忙的样子,让人有些失望,也让大地有些不尽兴了,毕竟一个冬天没尝到雪的滋味了……

雪就这么慢慢悠悠地下到晚饭时分,突然便在风的鼓动下变得猴急起来。那纷纷扬扬的雪,如扯破了的棉絮,呼啦啦地从天而降。如羽毛飞箭般射向大地,又似密密麻麻的雀儿扑向大地,既张扬又烈性。雪下在空中,原本湿漉漉的地面,很快便如展开的白地毯,越铺越远。街道变得越来越空旷了,新挂上的红灯笼在白雪的映衬下,变得更加鲜艳、喜庆,偶尔有几个“风雪夜归人”,也是步履匆促。雪越落越厚,夜越来越沉。

不知是因为有雪相伴,还是心情所致,这一夜我睡得特香。一觉醒来,微信圈里已满是雪景。早起的朋友将天南海北的雪,都带到了我的眼前。

“一雪千年,南京重回金陵。”秦淮河畔雪落无声,灵谷寺大雪无痕,紫金山一片静谥。那穿梭于过去与现代的雪,让你疑惑哪一片雪是六朝的雪,哪一瓣又是现代的雪。如果说北国的雪有些刚硬,那么江南的雪总要带些雨滴似的严寒。雪落西湖,西湖便成瘦西湖;雪驻白堤,断桥残雪便得以再现。虽然临安的雪匆促如那短命的南宋王朝,但那遗落的雪韵,却如宋词般回味渊远。“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全似玉尘消更积,半成冰片结还流。”

雪落西安,便梦回长安了。虽然大雪让秦直道了无影踪,汉城湖里也是冰封雪盖,但戴上白帽子的大小雁塔依然苍劲,镶了白边的西安城墙依然雄伟。在雪的装扮下,西安如一幅历史黑白照,伫立着沉稳宽厚的模样,似乎在告诉人们,悠悠千载过,千年历史文化的源头依然在这里:这一场雪不仅是秦时的雪,还是汉代的雪、唐朝的雪……

一声鸟啼惊扰了我的思绪,也让我的视线从手机转向窗外。一夜飞雪,让室外变成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不知是天已大亮,还是雪增天色,到处都是一片通亮,大地更是洁白无瑕。四五只麻雀在树间打闹着,不时惊落“睡”在树上的雪。我惊奇地发现,就在昨夜,顽皮地雪已经扒上了窗台,挤满了车顶,还攀到了屋顶上。光秃秃的树木,已是花满枝头;原本黑瘦的大地,也变得丰腴吵闹起来。上学的孩子们在雪地里追逐着,扔着雪弹,年轻人玩着自拍,在微信圈里发出2018年第一场雪的感慨。几个童心未泯的中年人,竟在院子里堆起了雪人。环卫工人正积极清理路面上的雪,公交车缓缓拉着出行的人,不小心滑倒的行人,很快被周围同伴扶起来,嬉笑着互相叮咛:下雪了,路滑!

一场雪赶走了沉重的雾霾,也融化了现代城市里的尖锐棱角。虽然岁月变迁,让城市面貌几多变幻,但一场大雪,却还原了它本真的素颜,连日子,都变得柔和起来了……

(作者单位:陕西省水文局)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