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国土文学 >正文

瑶湾花径(洪忠佩)

2018-04-09 10:01:03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洪忠佩

无论是从太子桥,还是龙山方向进入考水,考水、瑶湾、瑶村坦,都是一条千年连缀的路径。

无论是从太子桥,还是龙山方向进入考水,考水、瑶湾、瑶村坦,都是一条千年连缀的路径。

“读书,起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源……”在这样的家训里,村落虽然闭塞,人们却知礼崇学。

“读书,起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源……”在这样的家训里,村落虽然闭塞,人们却知礼崇学。

考水的前称是考川,取义于《诗经·卫风》中的“考槃在川,硕人之宽”。

考水的前称是考川,取义于《诗经·卫风》中的“考槃在川,硕人之宽”。

远远地,我就望见玛瑙山了。而玛瑙山下,是一条绕着瑶湾的花径。田野上的油菜花,还有路边的桃、李、樱、兰,仿佛都是被惊蛰的雷声催醒的,那半开的样子,微醺、迷醉。

花径蜿蜒,是油光的青石板路在延伸,点缀两旁的还有翠竹、枫香、杜鹃。往瑶村坦走,路边是嫩绿的艾蒿、车前草,以及夹杂的红花草(紫云英)。麻雀不怕人,“扑”地从油菜田里飞出,落在路边啄着草屑与虫豸,又飞到近乎荒芜的石拱桥上,抑或禾杆城(稻草垛)顶。而拱桥与禾杆城(稻草垛)的前方呢,金黄的油菜花层层铺展,一片芬芳,引得蜂绕蝶舞。

后人又怎能想到,这条路成了连接历史与考水的一条千年通道,更是婺源与徽州的一脉书香。

无论是从太子桥,还是龙山方向进入考水,考水、瑶湾、瑶村坦,都是一条千年连缀的路径。最早徜徉在这条小径的,应是胡三公吧。与村中老人聊起胡三公,发现竟藏着一段传奇故事:公元904年,朱温叛乱谋反,逼迫唐昭宗李晔迁都洛阳,唐昭宗与何皇后秘密将幼子托付给宫廷近侍郎胡三。胡三历经种种磨难,终于把襁褓中的小皇子抱回了家乡婺源。为了避开追踪,他躲在考水隐居起来。

胡三无儿无女,“遂养皇子为嗣,君随臣姓,将皇子易李为胡,取名昌翼”。胡昌翼一心苦读,考中了进士。到了发榜之时,胡三不得不撬开墙砖,从中掏出龙衣御衫与血书,将实情说了出来。惊人的身世,从大喜到大悲,胡昌翼的心几乎震碎了。最终,他选择了终身不仕,一心治学,“创明经学,为世儒宗”。

于是,胡昌翼的名字便与“明经胡氏”连在了一起,考水胡氏一脉,也就有了“李改胡”或“明经胡”的说法,成了婺源与徽州的一大望族。倘若追根溯源,昌翼公对后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他的后人以经学传家,代有名儒。“父子四进士”、“七哲名家”,荣耀乡里。

昌翼公大起大落的人生,一笔淡去的水墨,最后还是化做了考水村黄杜坞的一抔黄土。“吾族自世祖明经公从义祖姓,卜居婺源考川。”这是我在《考川明经胡氏宗谱》谱序中首先看到的一句。而考水的前称是考川,取义于《诗经·卫风》中的“考槃在川,硕人之宽”。春日里,好友汉龙兄带我从瑶湾念恩堂出发,沿水碓坊、迎恩桥,前往考水村后山拜谒胡三公墓——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翠竹与杜鹃花簇拥下的墓园,而墓碑朝着的方向,正好是黄杜坞。我无从知晓胡三公与昌翼公曾多少次走过这条路径,后人又怎能想到,这条路成了连接历史与考水的一条千年通道,更是婺源与徽州的一脉书香。

遥想数百年前,明经书院“四方学者云集”,“历数年,学者至盈千人”该是怎样的盛景?

通常,在念恩堂,一碗茶就是一段时光。那青花的瓷碗里,泡着婺源绿茶,天井上空是一方天光。而关于村庄过往的话题,常常在春日里发酵。遇到春雨,天井上的檐水滴落下来,别有一番韵味。门前还有玛瑙山的流瀑,瑶溪的水响,以及花径的蜿蜒。溪边,柳枝生发,柳条上沁着水珠,宛如绿绿亮亮的珠帘。闻着花香走,一径可以到达“诗礼人家”的牌坊与戏台。

记得《考川明经胡氏家训》上说:“读书,起家之本;勤俭,治家之源;和顺,齐家之风;谨慎,保家之气;忠孝,传家之方。”在这样的家训里,村落虽然闭塞,人们却知礼崇学。在瑶池,或者曲廊,花径环绕,我依稀听到了瑶湾街上弹棉花的声音,还有铁匠铺里的打铁声。一度,我认为这是村庄岁月的回响,却真实地在瑶湾街存在着。在考水的村史上,村里的明经书院占地2500平方米,主要建筑有大成殿、会讲堂、书斋等,不仅能供胡氏子弟读书,也可满足附近学子求学。

明经书院的创建者胡淀与胞弟胡澄,还分别捐田三百亩与六十亩,全部用于兴办义学。书院规定,家族子弟不论贫富,士人不论远近,都可以到明经书院读书求学,并提供膳食住宿。遥想数百年前,明经书院“四方学者云集”,“历数年,学者至盈千人”该是怎样的盛景?以致同样出身婺源的理学家朱熹都深有感触,挥毫写下了“明经学校,诗礼人家”的题赞。

有的时候,我会在村庄的废墟里,读村庄散佚的一段悼词。与念恩堂的主人汉龙兄聊天,他表达了想在瑶湾复原一批人文景观的意愿。他觉得唯有这样做,既是对先人最好的纪念,亦是对考水文化的一种传承。可喜的是,他不仅这样说了,也与族人们脚踏实地地做了。

尽管无数次从考水去瑶湾,这个春日,我还是去了村庄水口的维新桥。席地坐在香樟树下,看着喷薄奔涌的油菜花,我想起了诗人庞培写的那首《考水廊桥》:我勉强能看见一头耕牛/至于邻村的新嫁娘/至于远在京城的书生/荣归故里/或牛背上的牧童/我一概没看见//我勉强能够看见油菜花/田野仿佛巨型的染坊/而村口廊桥/像主人家放下的一份聘金/为来年羞红了脸/金灿灿的迎娶……

布谷鸟就在耳边鸣叫,通往瑶湾的花径在眼前蜿蜒,我,分明在一路芬芳中,找到了村庄的千年索引。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