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鉴赏收藏 >正文

方楚雄:接续花鸟画文脉

2015-03-16 14:55:36    来源: 新浪收藏    作者:

和平之春(邮件) 

和平之春(邮件)

 和平之春(邮件) 

和平之春(邮件)

 《冻雨》 

《冻雨》

本版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2015年3月10日,“丹青心路——方楚雄的艺术世界”展览在二沙岛岭南会展览馆开幕。在岭南会的四层空间中,共展出方楚雄98幅作品,系统回顾和反映中国花鸟画传承、复兴、发展的当代实力派代表人物之一、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方楚雄从艺60年来各个时期的艺术状态和风格演变,展示了他丰富的艺术创作成果。

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会长叶选平在展览前言中评论说:“方楚雄的花鸟画敏锐地把握住回归自然的心理,自觉接续传统花鸟画的文脉,并由意趣生动变为意境深远,从歌颂生命走向礼赞生态,讴歌和谐精神,倾注人文关怀,把花鸟画当成寄托理想情操的精神家园。”

兼工带写,寻找花鸟画当代继承与发展之路

本次展览是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主办的“广东文化人物系列展览”第6年展,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执行会长(原广州市市长)黎子流在展览开幕式致辞时指出,通过展示方楚雄丰富的艺术创作风格,对中华民族文化的弘扬,和中国画创作的繁荣,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近代以来,具有历史担当和使命感的岭南艺术先贤创立了“岭南画派”,凭借自身所处的独特地理位置和深厚文化积淀,内承传统,外学西洋,关注现实,革新求变,引领了中国艺术界开放和创新的风潮,对当代中国画艺术产生了重大影响。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成长的广东中国画家,秉承“岭南画派”的艺术精神,立足现实、讴歌时代、兼收东西、并蓄南北、勤于思考、敢于探索,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成为当代中国画坛的中坚力量,对当代中国画创作持续产生影响。方楚雄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员。

方楚雄的艺术创作以花鸟动物为主,他的花鸟画因造型生动、贴近生活的特质而为大众所熟悉、喜爱。在美术界,有论者评方楚雄“在追求个性、追求高格调时保持着雅俗共赏的可贵品格”,得到广泛认同。从他多年来的艺术作品来看,他的创作不断有所拓展、个性风格也在不断完善。他注重从生活中撷取美感,画风清新、格调高雅,尊重大众欣赏趣味,并用自己的创造才能去提高群众的审美趣味,充分体现出个人的艺术修养和魅力。

经过长期勤奋、刻苦的艺术探索,方楚雄确立了以“兼工带写”的笔墨语言来表现自然生命之美和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的创作方式。叶选平认为,在方楚雄的作品中,“既有写实绘画的具体与生动,也有写意文人的飘逸与潇洒,还有来自生活的质朴与自然。尤为可贵的是,当今社会农业文明迅速向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迈进,人们的物质欲望膨胀,追求感官刺激,习惯快餐文化,滋长浮躁情绪,产生了无名焦虑,失却了精神家园。方楚雄的花鸟画敏锐地把握住回归自然的心理,自觉接续传统花鸟画的文脉,并由意趣生动变为意境深远,从歌颂生命走向礼赞生态,讴歌和谐精神,倾注人文关怀,把花鸟画当成寄托理想情操的精神家园。”

承前启后,书写岭南中国画教育篇章

方楚雄童年早慧,幼时师从岭东名家王兰若、刘昌潮,习得传统中国画尤其是海派笔墨,以坚实的绘画功底闻名于时。20世纪70年代入广州美术学院学习,受“岭南画派”艺术语汇影响,接受学院写实造型训练,在坚持发扬传统的基础上适当吸收西画营养,以丰富中国画的表现力。

在展览开幕现场,方楚雄表达了对恩师们的感激,他说:“这次画展是我从业以来,从学习,揣摩,到教学的整体回顾。我非常庆幸自己得到很多优秀老师的教导,我在少年时代得到王兰若、刘昌潮老师的指导;在广州美术学院得到黎雄才、杨之光、陈金章等老师的教导。这些老师,对我的艺术人生影响非常大。特别要提一下我的启蒙老师王兰若,他今年已经105岁了,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停止过他的画笔,他去年底在北京画院开了画展——‘九九变法’,我觉得非常之难得,今年的春节、元宵我看到他还在画画,我觉得这些老先生对艺术的执着,对人生的态度,顽强的生命力,是我的楷模。”

方楚雄教授既是一位出类拔萃的中国画家,也是一位教学有方、深受学生爱戴的优秀教师。自1978年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以来,他在母校中国画系的教学岗位上辛勤工作了30多年,谨严兢业、勤耕教坛。他培养的一大批学生不少已成为美术院校或画院的骨干,为广东美术界青年创作队伍输送了大量人才。他与夫人林淑然创设了“方林美术史论奖学金”,奖励广州美术学院优秀毕业论文获得者。他曾荣获“广东省南粤优秀教师”、“广东省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工作者”、广州美术学院“德艺双馨杰出教师”、广东省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等称号和荣誉。

在这次展览中,除了展示有方楚雄的早年作品、近十年新作、写生作品之外,还展示了他门下部分学生的作品,展示他的教学成果和面貌。

专家评论

我们认为,至少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以后,方楚雄努力的倾向始终朝同一个方向不断推进,那就是:将传统的笔墨修养与西画的写实主义理念融为一体,以真实地再现他感兴趣的花鸟(当然包括动物)世界的美。因此从这一角度,说他是一个具有唯美主义趣味的当代花鸟画家,我想不会贬低他努力的价值;而事实上,在这一领域,能够像方楚雄这样以自己切实的绘画工作而非画外的“炒作”功夫获得所谓“雅俗共赏”的画家,在当代中国阵容空前庞大的画家队伍中,无论任何方面能够与方楚雄相提并论者,平心而论,屈指可数!

这也许就是方楚雄卓越的艺术创造能力的印证。他爱小动物,也不排除描绘鹰鹫狮虎,包括檐前屋后的闲花野草;在藤蔓缠绵、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中,他同样能够找到丰满的感觉——那就是旺盛的生命活力和生物世界赖以延续不断的爱。因此,所谓“兼工带写”只不过是我们描述方楚雄的绘画时能够权宜使用的苍白的语言外壳,在这一结构中,向往自然与人和谐的关系,才是真实的内在精神空间。在现代工业文明的过度发展已经严重危及我们赖以生存的立足点的时候,方楚雄的绘画世界差不多也将变成一个遥不可及或者更富于“预见性”的传说——无人叩问的乌托邦神话。这,可能也正是方楚雄的艺术世界特别令人值得回味的理由之所在。

——李伟铭(美术史家、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虔诚地研究中国绘画的传统,再进行写生、收集素材、分析和组合,方氏的画无疑在某一程度下减弱中国传统文人画中“聊写胸中逸气”或“逸笔草草”的表现方式,反之以严谨、充满理性而又清丽明净的面貌呈现于广大的观赏者面前。这是方氏近年的画风之一。诚然,“兼工带写”、怡人且充满乡土味的走兽及花鸟画避开了工笔精谨的匠气和粗率写意的空泛。不过,方氏的写意画中注入了工笔画的严谨心思,以工笔为表现媒介时又持有写意时放松的心情,以丰富的笔墨语言表现出物象的鲜活与润丽,既有工笔的精微,又有文人写意的清逸。很明显,方氏绘画的关注点放在怎样表现时代的精神和现实生活,呈现出来画面的整体感觉是富现代气息的,同时也蕴含着传统。

方氏笔下的动物自有一种亲和力,是人们追慕的样式。其山林中的虎,或坐或卧,或巡行于冰雪之中,颇具威而不凶的气息;无论是小巧的松鼠,又或是硕大的狮豹,在技法上都以细笔丝出毛发,又以温缓而蕴藉的笔法写出头部和眼睛,以大写意的方法着色,使画面在大刀阔斧之中又见到精微,以及在清晰与模糊的对比之中表现出美感。在这样的题材中,他的审美理想和技法特点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陈继春(澳门学者、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博士)

转载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国土资源报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