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理论研究 >正文

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为耕地“三位一体”保护献计献策

2017-03-16 09:31: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毛志红 张金萍

胡存智(全国政协委员、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

土地整治要从传统的田水路林村整治逐步转向山水林田湖的整治。

廖永林(全国政协委员、国土资源部财务司司长):

高标准农田建设及其后期管护都需要更多的工程技术与科技创新。

董祚继(全国人大代表、国土资源部调控和监测司巡视员):

土地整治要着力扩大后备资源,把适宜耕种的、有质量保证的后备资源尽量开发利用起来。

张全国(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农业大学副校长):

增设平台多层次培养不同类型的土地工程人才,既要培养创新型人才,更要培养应用型人才。

谢德体(全国人大代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

土地整治还应该和精准脱贫、乡村旅游和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推动农村经济融合发展。

许皞(全国政协委员、河北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

土地科技创新需要建设“土地科学与技术”一级学科,增设“土地专业硕士”。

秦昇益(全国政协委员、硅砂资源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对于未利用地或者盐碱地,通过技术创新攻坚,完全可以把沙漠变为绿洲,把盐碱地变为良田。

3月8日,7位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应邀参加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和部农用地质量与监控重点实验室联合举办的“加强耕地保护,推进土地整治,加快土地科技创新与土地学科建设”座谈会。

全国政协委员、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胡存智,全国政协委员、国土资源部财务司司长廖永林,全国人大代表、国土资源部调控和监测司巡视员董祚继,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农业大学副校长张全国,全国人大代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谢德体,全国政协委员、河北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许皞,全国政协委员、硅砂资源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秦昇益参加了座谈。他们和其他与会专家学者一起围绕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推进土地整治,大力改造中低产田”等要求开展研讨,建议以土地整治为推进平台,以科技创新和学科建设为根本支撑,着力加强耕地“三位一体”保护。

对于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的关切,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党委书记张晓燕回应说:“‘十三五’开局以来,土地整治事业在新形势下迎来了难得的历史性发展机遇。部土地整治中心肩负着组建科技创新中心、搭建国家级土地科技创新平台、推进重大科技专项的重要任务和使命,一定会在‘三深一土’国土资源科技创新战略中大有作为。”

以土地整治为平台,推进耕地“三位一体”保护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推进土地整治,大力改造中低产田。7位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和与会专家们,结合今年1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耕地保护和改进占补平衡的意见》,以及国务院最近批复的《全国国土规划纲要(2016-2030年)》《全国土地整治规划(2016-2020年)》当中关于耕地保护和土地整治的要点谈体会。

与会人员一致认为,土地整治从最初偏重增加耕地面积到逐渐重视提高耕地质量,再到建设生态良田,一步一步地推动耕地保护向数量、质量和生态“三位一体”保护转变,“可以说,我们的土地整治与耕地保护越来越符合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专门提到“推进土地整治,大力改造中低产田”,并将其作为2017年一项重要工作任务来部署安排。全国政协委员胡存智认为,土地整治不仅要为增加耕地面积而创新工作机制和运作模式,还要在保障数量的基础上着力提高耕地质量,全面落实“十三五”土地整治规划提出的8亿亩高标准农田建设任务。同时,土地整治要从传统的田水路林村整治逐步转向山水林田湖的整治。这要求土地整治从耕地生态管护开始做起,从改善农田微观小生态向维护整个生态体系与宏观生态格局转变,更要立足开发、保护、整治“三位一体”的格局,向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转变。对于土地整治功能的拓展,他认为,要注意把土地整治与农业生产方式和农村生活方式相结合,使耕地及其农田设施适应多种农业经营方式和各类适度规模经营,做到建设用地整治和农地整治同步进行,推动乡村土地优化格局。

全国人大代表谢德体认为,高标准农田建设完成之后不仅要关注田块、排灌等工程层面的“高标准”,还要关注土壤有机质含量等质量要素。土地整治还应该和精准脱贫、乡村旅游和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推动农村经济融合发展。他介绍说,发展乡村旅游、休闲农业已经成为一些地方脱贫致富的好方式,一般是乡村旅游搞得好了,新农村建设也就搞得好了。他建议把乡村旅游用地作为一种独立的类型单列出来,按照乡村旅游的模式进行土地整治,而不是单纯地搞以种粮食为主的单功能整治。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赵烨教授建议,土地整治应当遵循供给侧改革的总思路做到“两个优先”:优先对社会经济相对发达区及城郊的优等耕地(1~4等)、高等耕地(5~8等)的土壤环境状况进行监测评价与管护修复;优先对社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区域的中等耕地(9~12等)、低等耕地(13~15等)实施整治,在提升这些耕地质量等级与产能的同时,改善区域生态与环境质量,促进区域社会经济持续发展和加快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步伐。

全国人大代表董祚继认为,通过土地整治提高耕地质量与生态,改善占补平衡,加强耕地“三位一体”保护,显然是土地整治今后的主攻方向。在他看来,土地整治是加强生态文明建设,解决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和生态系统退化的根本途径,从节约资源、保护资源和生态建设的层面加强耕地保护,推进土地整治意义重大。

全国政协委员许皞提出,未来的土地整治尽快向生态型整治转型,最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土地整治过程中生态服务的价值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土地整治能为生态环境做些什么等内容进行测算。“生态补偿未来肯定是落在地块上,需要有个补偿的参数和算法。如果这项工作落地了,未来耕地占补平衡将包括两个方面内容:一个是生产能力的平衡,即产能平衡;另一个是生态平衡,按规定给予生态补偿。”

“最近两三年,我在提案里反复提有关土地整治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张全国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把土地整治提升到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层面进行部署,无疑对土地整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土地科技创新是基础保障。”

以科技创新为动力,向山水林田湖综合整治转型

土地科技创新作为国土资源科技创新“三深一土”战略的重要一环,肩负着以科技创新引领土地整治事业发展的重任。在全国政协委员胡存智看来,土地整治不仅要在理论、方法和原理等方面深化研究,还要继续在测量、评价、监测或监控等技术、方法与手段方面进行多纬度研究,重点是要综合考虑数量、质量、生态和空间等多因素。他认为,当前土地整治在技术、工程、工艺、流程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短板,需要深入研究土地工程技术怎样才能更好地符合科技规律,更好地符合农作物生长规律。此外,还要研究土地整治的运作机制、经济机制、运营模式及市场参与、政府引导等方面的手段,引入PPP等运作模式。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廖永林认为,土地整治如何保证质量,确保实现高标准农田建设的任务,应该从技术支撑方面拿出一个衡量“高标准”的技术规范。全国政协委员张全国认为,衡量耕地质量与生态应该有一项标准是对农产品的品质要求,提高耕地质量首当其冲就是保障农产品质量,而其中土地整治科技创新就显得很重要。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赵烨教授提出,土地整治既要有继承,也要有创新,建议在高等地与优等地方面加入一些耕地生态健康的要素,并且这应该成为土地科技创新的一个方向。此外,在中等地、低等地包括未利用地方面,也应该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借助科技创新来提升未利用地的质量等级和生态价值。

这一点得到了与会代表委员们的认同。全国人大代表董祚继表示,“我们还有那么多的沙地、盐碱地,千百年来一直就这么荒着。土地整治要在耕地数量保护、质量建设和生态改善方面有所作为,就要着力扩大后备资源,通过土地科技创新,把适宜耕种、有质量保证的后备资源尽量开发利用起来。”他希望能在技术层面对土地整治的经济、生态、社会等多功能多效益进行评估,“如果能有个量化指标或量化依据就更好了”。

全国政协委员许皞认为:“一些未利用地土壤好、潜力大,可以说是一笔被遗忘的财富。土地整治应该通过工程技术,着力改造和发掘未利用土地的潜力,这将在生态补偿方面有很大的空间。”全国政协委员秦昇益说:“一些未利用地或者是盐碱地,在当时的那种条件下是废弃的、没有用处的,但如果打破常规,通过科技创新找准关键点去逐一改良,完全可以把沙漠变为绿洲,把盐碱地变为良田。”他建议在盐碱地、重度污染或沙漠及缺水的地方,运用新技术新产品开展生态平衡和土地产能检验,通过技术创新去重构土地生态。

与会代表委员们认为,当前的土地整治以及高标准农田建设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后期管护问题,土地整治科技创新也应该着力研究如何保持土地整治工程的长久效果,深化工程后期管护。全国人大代表谢德体认为:“重视后期管护不仅需要提高土地整治投入标准,还需要土地整治科技创新”。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廖永林说,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开展了好多年,可以说容易改造和建设的农田已经基本改造完了,实际上现在更多的工程技术要放在维护好已建成的高标准基本农田的“高水平”或“高标准”上。

以学科建设为支撑,培养创新型土地工程人才

土地工程技术人才整体短缺和结构不良,关乎土地整治工程的实施,影响土地科技创新的进度,关切耕地“三位一体”保护乃至整个土地管理的效果。“土地整治工程技术人员”2015年首次纳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国土资源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2010~2020年)》提出组织实施“土地科技紧缺人才培养工程”和“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加快培养土地专业技术人才迫在眉睫。对此,全国政协委员许皞有专门的提案,他认为,当前土地学科现状明显滞后,难以支撑土地科技创新。因此,他提出建设“土地科学与技术”一级学科,增设“土地专业硕士”的建议。

“保障耕地数量、质量和生态安全需要通过工艺技术和土地工程来实现,对此,土地整治工程与科技创新显得很重要,而这些离不开人才的支撑。”全国政协委员张全国就此提出了两点建议:一个是增设专业,多层次培养不同类型的土地工程人才。土地工程的本科专业既要培养创新型人才,更要培养应用型人才,为未来的土地科技创新储备人才。另一个是稳定土地工程人才队伍,增设平台培养研究生。建议国土资源部设立学科群重点实验室,然后再设立区域性或专业性的实验室。比如:可以按照东北黑土地及南方的土地特征设立学科重点实验室,再按照区域设研究站或者研究基地。

这些建议引发了与会专家学者们对土地学科建设的热议:“解决土地问题必须依赖科技创新,而科技创新必须要有相应的学科支撑。”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朱道林教授提出,在现行的国家学科体系中,土地资源管理学科仅仅是公共管理一级学科下的一个方向,没有一级学科,科技评审、人才培养、高等教育等所有的评价、考核、管理等均面临困难。因此,必须加强土地学科建设,各方应统一认识、抢抓机遇,争取早日将土地科学发展为一级学科。对此,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土地科学技术学院吴克宁教授认为,土地学科目前处于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建议修订国家标准《学科分类与代码》与教育部《学科目录》,增设“土地科学与技术”一级学科。他说,在学科建设方面,目前农学、地质、测绘等专业都招收研究生,而土地工程的硕士却是断档。中国地质大学向教育部提出申请要求开办“土地工程”本科专业,目前已经确认进了2017年本科招生目录。这是土地学科建设的又一个重大进展。

对于一级学科建设,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赵烨教授建议,集成融合土地科学、农业科学、地理科学、环境科学、生态科学、管理科学与经济科学的相关理论,吸收凝炼土地管理、土地整治、农业工程、环境工程、生态工程等领域的技术方法组建一级学科,培养高素质专门创新型人才。

对于两会代表委员和专家学者们的研讨,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副主任、部农用地质量与监控重点实验室主任郧文聚认为:“着力加强耕地‘三位一体’保护,基础平台是土地整治,根本支撑是科技创新和学科建设。当前我们要努力建设好三个平台:一是落实‘三位一体’耕地保护的土地整治推进平台,二是依靠土地工程技术创造发展新动能的创新平台,三是集聚和培育高端创新人才的学科平台。借助这三个平台的成功建设,来落实和保障国家土地资源安全,提升土地供给水平和效率,牢牢构筑国家安全体系中的土地资源安全板块。”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