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功夫在“煤外” 聚焦山西资源型经济转型之路

2015-12-22 15:02: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邢云鹏 王建伟 王宝军

 

“一煤独大”陷入“断崖式下滑”

提起山西省,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有“黑金”之称的煤。作为我国煤炭大省,山西不仅煤炭资源种类多、分布广,而且储量丰富,素有“煤海”、“煤都”之称。

目前,山西省煤炭探明保有储量2695亿吨,占全国总量的近1/5,特别是优质稀缺煤种,比如焦煤,占全国的近1/2。新中国成立以来,山西在占全国1/60的国土面积上累计生产煤炭153亿吨,占全国的1/4;净调出104亿吨,占全国的3/4;焦炭产量和外调量分别占全国的40%和60%。

然而,在撑起中国能源大厦的同时,煤炭也给山西带来了困顿与困惑。长期以来,山西产业结构“一煤独大”,尽管经过多年努力,但并未得到根本性改变,导致全省经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据统计,1992年~2011年的20年间,全省煤炭工业增加值占整个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从27.9%上升到63.4%,一些产煤大县甚至达到80%以上。2013年,煤焦冶电及其配套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高达86%以上,增加值占比高达94%。而与此相对应的是,2014年,山西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非煤主营业务收入仅占总收入的23.6%。如果扣除为煤炭产业服务的相关产业,所占比例更小。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2014年,我国煤价下滑之快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有人戏称,一吨煤的利润还买不到一瓶饮料。受此影响,山西省经济增速大幅回落,人们甚至以“断崖式下滑”来形容。其实,这种“断崖式下滑”绝非偶然,如果把时间节点追溯至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同样是煤价下跌得让人心惊肉跳,山西省经济也先后同样轻易地就被煤“拖下水”,分别跌至全国倒数第三和第一。

由于全省经济严重依赖煤炭资源,稳定性差、抗风险能力弱,经济增长随煤炭价格变化而产生了剧烈地波动。“一煤独大”的产业格局使山西经济处于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资源依赖型经济已经走进了死胡同。

2014年,山西省GDP增速4.9%,全国垫底;今年上半年,GDP增速也仅为2.7%,比全国增速低4.3个百分点。2014年,中科院研究表明,山西省可持续发展能力排全国第24位,环境支持系统排第27位,生存支持系统排第29位。

对于山西省“一煤独大”的发展怪圈,山西省省委书记王儒林有着一个形象的比喻:这就好比一个人,一条腿走路,既走不快,也走不稳,即便有时候可能跳得很高,但也难以持久。

“煤炭革命”冲破发展困局

危机,是实施变革的契机。在山西省委十届六次全体会议上,王儒林对2015年乃至更长时期的山西经济发展作出全局性、系统性地部署。王儒林提出,要加快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在煤炭产业“转型”、非煤产业发展两方面做文章。所谓煤炭产业“转型”,主要是指延伸煤炭产业链条,发展煤炭循环经济;非煤产业主要是指旅游产业、装备制造业、新材料产业、新能源产业等。

在2015年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中,省长李小鹏提出要大力推动煤炭革命,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以此推动煤炭消费、供给、管理、科技革命。报告强调,要坚持总量控制、节约优先,形成集约高效的能源消费方式,提高省内清洁煤炭消费比例;大力发展清洁燃煤发电、煤基能源深度转化、热电联产集中供热,推广燃煤锅炉和窑炉污染控制技术;加快建设国家新型综合能源基地,重点推动建设晋北、晋中、晋东三大煤炭基地,晋北、晋中、晋东三大煤电基地,沁水、河东两大煤层气基地以及晋北等煤化工基地,大幅提高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比例;推进煤炭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再取消、调整、下放一批涉煤行政审批事项,推进煤炭资源市场化配置,对新设矿业权依法实行招拍挂,完善矿业权二级交易市场,探索建立矿业权转让超额收益调节机制。

正视问题,积极应对;直面困难,奋起直追。为有效破解发展困局,山西省各地从煤炭思维、资源依赖的禁锢中解放出来,选准着力点,大力培育发展新的支柱和优势产业。

提升矿井的现代化水平,大同煤矿集团(以下简称同煤集团)塔山一号井走了一条集约化生产的路子,为全省煤炭革命提供了值得借鉴的有益经验。同煤集团塔山一号井为年产千万吨级矿井,员工只有1200人;而与之临近的口泉沟10多个矿井共有员工4万多人,加上家属超过10万人,年产煤却也只有1800万吨。

据同煤集团负责人介绍,仅目前同煤集团所建设的11座千万吨级矿井,按照现在的市场煤价格不变测算,每座矿井1000人、1000万吨产量,可产生10亿元的利润。照这样的模式复制下去,到“十二五”末期,11个千万吨级的安全高产高效矿井群,就是1.1亿吨以上的产量、110亿元的利润,其规模和效益非常可观。

塔山工业园区是同煤集团第一个,也是山西煤炭行业第一个循环经济示范园区。在园区内,每一种上游企业的废弃物都是下游企业的原材料,实现了“资源—产品—废弃物—再生资源”的闭路循环。

针对近期京津冀地区使用燃煤灰分必须低至21%以下的大气污染治理要求,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以下简称晋煤集团)为用户量身打造了一个新煤种——17级末煤。该煤种取自晋煤集团赵庄煤业,其原煤有着天然的低硫“禀赋”。低硫分、低灰分、中高发热量的特点,使得这一新品种能减轻雾霾,符合国家倡导的低碳经济、节约能源、保护环境的产业发展政策。自17级末煤销售以来,市场需求不断增加,销售额逐日递增,现已遍及石家庄、邢台等地市。

虽然煤炭遭遇“连年寒冬”,但全国最大煤层气基地——晋煤集团的煤炭“伴生品”却“热度不减”,持续盈利,今年上半年晋煤集团煤层气产业已盈利1.24亿元。截至10月底,仅在山西以煤层气为燃料的各类公交车、出租车、私家车等就突破了2万辆,居民用户突破100万户,企业用户达到3000户,集团煤层气产品销往全国7个省份的20多个城市。

新能源引领产业转型升级

为破解“一煤独大”的困局,王儒林在山西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上发出了动员令。“在煤炭之外下功夫”,山西省全面创新转型的发展之路就此启程。

功夫下在“煤外”,如何布局谋篇?经过精心谋划,山西省将着力点选定在了文化旅游、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食品医药、现代服务业等七大支柱产业上。在此基础上,山西省出台政策、倾斜资金,大力扶持非煤产业七“箭”并发,加快发展。

非煤产业登“戏台”、高新技术唱“主角”。今年5月,在武汉举办的第九届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山西省展区里,太原重型机械集团高铁轮对组件、临汾威尔捷太阳能动力车、吕梁微风无人机、长治新型超导暖气设备……这一个个“高大上”的“山西制造”,当仁不让地取代了传统“主角”煤炭,占据了黄金区位,成为备受瞩目的新生代“明星”。

与之相呼应,山西省在展区招商引资项目超市内展示的1000个重点项目,以及山西省政府同步举办的高规格重点项目推介会上发布的123个项目,涉及的也多是非煤优势行业和领域。借助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这一国家级展会平台,煤炭大省山西释放出转型升级、重塑形象的强烈信号,山西省精挑细选的不少非煤项目纷纷找到了好“婆家”,签约项目投资总额达1222.3亿元。

在煤炭资源日渐枯竭的“煤都”大同,当地充分利用丰富的光照资源以及采煤沉陷区的大量闲置土地,闯出了一条新的“阳光”大道。按照规划,从今年到2017年,大同市将用3年时间在南郊区、新荣区和左云县的13个乡镇,总面积1687.8平方公里采煤沉陷区范围内,建设300万千瓦的光伏发电项目。其中,今年开工的一期项目投资估算100亿元,总装机达100万千瓦,将建设13个光伏电站,建成后年均上网电量15亿千瓦时,年可实现税收2.6亿元,节约标煤48万吨。目前,12个电站项目全部开工,10座汇集站力争年底完成基础工程。

在朔州润臻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一台机器这头“吃”进粉煤灰,那头“吐”出来的是一种全球最先进的绿色循环建筑材料——碳金板材,毫不起眼的粉煤灰就这样身价百倍地由每吨20元升值到了上千元。目前,这家民营企业可年消化粉煤灰150万吨,年产值2.5亿元,以拥有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的碳金板材生产的家居产品已达到四大系列数十个品种,并远销加拿大、丹麦、俄罗斯等国。

以打造创新发展新引擎和世界低碳中心为目标的山西科技创新城建设热火朝天。今年上半年,已有清华大学、中科院、中海油等23家研发机构的12个项目开工建设,下半年还将有中国化学煤化工工程研究院等20个项目相继开工。山西新兴产业崛起的科技“绿芯”正在形成。

据山西省发改委主任王赋介绍,山西省装备制造、医药、材料、信息技术等七大新兴产业总投资7000多亿元,共有1196个储备项目,今年预计可完成1433亿元。上半年,全省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781亿元,其中新兴产业就累计完成近642亿元。

发生在大同、朔州等企业身上的神奇故事,让人们有理由对山西非煤产业的明天充满信心。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潘云表示,如果将山西省委、省政府确立的七大产业比作是七粒种子,那对于山西来说,可谓是粒粒皆良种。尽管这七大产业既立足传统优势,又皆具发展视野,空间巨大、潜力无限,但破解三尺冰冻,绝非一日之功。“山西做好非煤大文章的关键,不仅仅在于选好‘良种’,更在于改良‘土壤’。”潘云的话引人深思。

11月11日,山西省政府对外发布《关于征求〈山西省加快推进电动汽车产业发展和推广应用的实施意见(公开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旨在进一步消纳过剩煤、增加发电产能、推动节能减排的“煤—电—车”战略。文件提出,到2018年,山西将实现主干高速公路充电设备全覆盖;到2020年,基本实现住宅小区和单位内部停车场充电设施全覆盖,电动汽车市场保有量20万辆以上。山西拟于明年起按同期国家补贴资金1∶1的标准,对电动汽车推广应用给予省级财政资金补贴、对省内电动汽车生产企业给予营销补助。今后,在省直机关、事业单位新增或更新的车辆中,电动汽车比例不低于30%,且比例逐年提高。

山西对电动汽车产业的大力扶持,显示出传统煤电能源大省向新能源产业转型的决心。“加快电动汽车推广应用,走‘煤—电—车’发展之路,是山西经济转型的紧迫任务和现实需求,也是破解煤炭产能过剩、电力消纳困难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山西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巡视员樊文彬说,电动汽车具有电能替代效应,以公交领域为例,仅每年公交更新全部电动化,就可消纳8200多万度电量,节约燃油成本1.3亿元。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