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深度 >正文

易地扶贫搬迁那些事儿

2017-06-12 13:54:00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邢云鹏 黄尚宁


山西榆社: “拯救”大垴村

从山西榆社南高速口出去,再走近1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晋中市榆社县岚峪乡大垴村。说是一个村,其实这里包括了大垴、窑上、道沟、韦地沟、羊圈凹、村前坪等6个自然村,村庄就散落在布满沟沟岔岔的大山里。

这里山大沟深,村民们都分散在沟沟岔岔、崖边沟凹上,大多是挖个土窑居住,稍好一点的是土坯房前面贴了一砖半的青砖,最好的房子是上世纪90年代用红砖盖的,但是雨淋日晒,房顶也开始塌陷。几十年过去了,这里群众的贫困面貌改变并不大,因灾致贫成为罪魁祸首。

“拯救”大垴村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无奈的大垴村

人们把大垴村所在的岚峪乡的贫穷,归于“两山夹着一道沟,一出门子就爬坡”的地形。在一份当地党委、政府《关于岚峪乡“空壳村”面临困境及发展路径调查报告》中有这样的描述:

——年轻人群外出。全乡地形地貌呈“三沟一川”形状,土薄石厚,属于干石山区。大多数人背井离乡选择外出,每年只是逢年过节或老人生病、村委换届时才数得着的回几次岚峪。

——村容村貌衰落。由于人口减少,无人居住,许多房子已经摇摇欲坠、走向坍塌,有的已经成为败壁残垣。

——生活水平较低。全乡存款余额3000余万元,户均存款1万元。全乡每年耗电45万度,户均年用电210多度。有的贫困户,过年仅买二斤肉,半年才买一壶油。

榆社县还流传着一个关于岚峪乡大垴村的真实故事。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当时的老支书李磨锁得到县里通知去领一个温度计。可是,在“联系靠吼、交通靠走”的大垴村,没人知道温度计是个啥。于是,派了七八个年轻力壮的后生到县城去领温度计。结果,他们去了,发现温度计原来这么轻巧,一高兴,就到县城去逛了。村里等这几个后生等到下午还没等回来,以为一定是温度计太重了,于是,又派了几个后生抬着椽子,拿着绳子去救急,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这就是以前的大垴村,闭塞、贫穷、落后是它的代名词。全村167户、409口人,守着1400亩耕地。当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后,老人就留守在家里,在操持几亩薄田的同时,还要操心一到雨天,就时刻能要命的地灾。

这里的大多数群众居住在崖边、沟凹、易滑坡土丘上,房子损坏程度很重,98%的群众所住房屋都是年久失修的土坯房、土窑洞,住了好几辈人。一到汛期,大垴便成为政府各级干部一块心头难放的重石与一把头顶高悬的利剑。

崩塌、泥石流、滑坡,在大垴,从会走路的孩子到躺在炕上的老人,都太熟悉了。尤其是黄土崩塌,它的前兆很难察觉,一旦发生根本来不及撤离。几年前,一位老人和他年仅一岁的小孙子在睡梦中遭遇了黄土崩塌,这件事到现在还没让人们从梦魇中回醒过来。

在大垴村,每进一户,几乎都要爬一个长长的陡坡,有的用石头砌了台阶,有的用红砖铺地,更多的只有臭蒿和爬山虎为伴。好不容易爬上去,看到的都是住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窑洞。榆社县国土资源局地质环境科工作人员郝利东说,大垴最危险的房子是后面有窑洞,前面有土坯房,一下雨山上的土塌下来就把房子砸塌了。

记者去的时候正好碰上阴雨天,零星的雨水一阵儿一阵儿的。正说着话,前面一个坡上的土便大块大块塌下来,把下山的路堵了,前后时间仅有几秒。村民张小明家的房子就在这个土坡上面,他听到声音赶紧跑出来。

村党支部书记张国文说,张小明的老父亲82岁了,住在村东头一孔上百年的老窑洞里。自从小明娶媳妇的时候花了1.3万元,这个家就再也没有缓过劲儿来,到现在他的两个弟弟还是光棍。像这样的情况,村里有很多。

给大垴村“把脉治病”

这个大山里,说房子其实不准确。几十年、上百年前,大垴人担着箩筐、拿着锄头,在山里到处找平整的地方开凿窑洞。他们居住的大多是窑洞,几乎都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一说搬迁,大垴村是家家户户赞成。

但是,资金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10多年前,年轻人试着走出大山去打工,留在村子里的人也想办法养鸡、种核桃,增加收入。但是,崖边、沟凹、易滑坡的环境还是没有多少改善。多少代大垴人想改善居住环境,从肩扛、人拉到有了现代化的工具,大垴依然有98%的房屋是年久失修的窑洞。

岚峪乡大垴人的忧愁,也是山西省政府相关部门的忧愁。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许大纯介绍,按照《山西省加快推进农村地质灾害治理搬迁工作方案》,全省地质灾害村庄搬迁户均12.08万元,资金按省级50%、市级20%、县级20%、个人10%的比例分担。大垴村也被省市国土资源部门列为了首批地灾治理搬迁试点村。

地质灾害村庄搬迁户均12.08万元,扶贫移民项目每人5000元,危房改造每户1.4万元,土地增减挂钩每造地每亩3万元……把政策向大垴倾斜,让资金向大垴集聚,集中力量办一件大垴人多年想办而未能办成的事。

岚峪乡党委、政府开始了对大脑村新的谋划:在大垴村窑上拆旧建新,进行旧村改造和绿化、美化、亮化;将大垴村周边上大垴、下大垴、羊圈凹、水坡背等几个自然村全部移到窑上大垴新村居住;配套小型休闲健身广场、便民超市、文化剧场、学校、幼儿园等公益设施;按照“政府引导,农民自愿”原则,积极推进大垴村周圆3公里内后千峪、牛家岭、前庄、后庄、玉家沟5个“空壳村”的移民工程。

移民后,各村村干部待遇维持不变,农民个人耕地、房产等个人私有资产不变,大垴村统一组织集体资源的整合开发。

现如今,123户搬迁农户住房主体已经全部完成,塑钢窗户、瓷砖地板,一排一排,迎着阳光。地基就扎在基岩上,可抗8级地震,房顶上加盖了50公分厚的炉渣,再盖瓦片。推开轻掩着的门,有的村民已经把床、柜子等简单的家具摆放了进来。门前,院墙准备开工,环绕小区的水泥路待建。

距离新村500米的地方,红砖已经拉到工地,正在建的是一个养羊小区和养鸡小区,这是他们在大山里的产业。不远处的山下,还有796亩核桃经济林。分到新房3排5号的村民杨怀义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有了新房子,种地、养鸡,生活不愁了。他说:“在这里花不着什么钱,电费一个月就几块钱,种点地够吃,养几十只鸡,一斤笨鸡蛋就是十五六块钱,够用。”

从旧村到新村,过程极其艰难,可不畏艰难的大垴人凭着一股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的精神,硬是探索出了一条“领导重视、群众自愿;规划引领、试点先行;资金投入、机制推进;设施保障、产业发展”的整村搬迁之路。

大垴村的新生

一个村子还是要有点精神的。

这几年,大垴村的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不到4000元,是岚峪乡全乡土地条件相对较好、常驻人口相对较多的一个村。

拆与建,在大垴人看来,并不仅仅是移走几座山、填平一条沟,拆迁几间房的问题。这里是大垴人生活了几千年的地方,有亲情的积淀、文化的记忆、情感的寄托,更是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回得去的故乡。

原来的大垴村人口居住很散,说是一个行政村,但实际上分住在上6个自然村。民居占地面积很大,旧时乡里传有一句民言:“大垴起身住大垴,不知大垴村大小。”经过治理搬迁,用一个自然庄的建设用地,不仅容纳下了全村的人,而且还容纳下周边5村百姓的居住用房。

让村子重现生机,大垴村首先想到的是将大沟里的革命烈士纪念碑移到了村学校的附近,新刻了石碑,建了纪念亭。抗日战争爆发后,大垴游击队就在村子里,郝三荣是游击队的班长,石铁岗是榆社独立营的,刘占胜是三八六旅的,冯二货是十四团的……他们为保卫榆社县韩庄村的八路军总部修械所而长眠于此。大垴的人们舍不得这些英雄,村民们想在新村守着他们。

“我们的土地有幸埋忠骨,我们就要好好的坚守这份精神家园,让子孙后代记着我们脚下的土地来之不易,记着先烈们的铮铮铁骨,记着太行山上的抗战。”大垴村村主任韩正平说。

村学校现在没有小孩上学。但是大垴村还将它保留了下来。几年前,村里的孩子们已经到了乡里的岚峪小学读书,学校现在空下了。虽然没了学校、没了老师,但是这儿依然最热闹,汛期是村民的临时安置点,平时则是村医务室,村委会也在这里。村民们觉得,这里是他们的精神家园。

“以前有老师在的时候,不光教学生,闲下来的时候还和他们坐到田垄上唠唠嗑,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张国文说:“将来新村建成后,村里的学生会多起来的,学校也一定会重新建起来的。”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大垴变样了,重新换脑的村子在重现生机的同时,也为山西省其他地灾搬迁村踏出了一条重生之路。

 

广西环江: 可爱村美丽“蝶变” 

几乎每天,广西壮族自治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安乡可爱村的韦良原都要到集市上走一趟,地点是3公里外的大安乡。他选择的出行方式,要么坐公共汽车,每30分钟就有一趟;要么自驾摩托车,几分钟就能到达。

若是在3年前,这样优越的出行条件对他来说是不敢想象的。从老的可爱村到大安乡赶集,要走10多公里的泥沙路,至少需要花1个多小时。

行路难只是过去可爱村的其中一难。有人曾把大山里的可爱村概括为“十三难一多”,即交通难、饮水难、用电难、上学难、就医难、收视难、通讯难、成婚难、赶圩难、住房难、用钱难、吃饭难、脱贫难、贫困户多,群众生活苦不堪言。

2012年4月以来,广西河池市整合市、县两级扶贫资金2600多万元,将可爱村整体搬迁,并有偿调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600多亩,鼓励移民发展香柚种植、乡村旅游、豆制品等产业,带动可爱村走出了一条精准脱贫的新路子。

受困穷山恶水,自主搬迁行不通

过去的可爱村究竟有多难、有多苦?整村搬迁后的可爱新村境况如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从环江县城出发,乘车约10多公里来到了建于大安乡才平村久怀屯的可爱移民新村。

这里地处广西866县道沿线,交通十分便捷。白墙黑瓦的建筑,错落有致的庭院,整洁宽阔的村道,穿村而过的小河,令人心旷神怡。部分村民在家门口种花种菜、开办“农家乐”,吸引周边群众前来参观游览,俨然成了独具特色的乡村旅游目的地。

说起过去的可爱村,身为村委主任的韦良原颇为感慨:“过去的可爱村并不可爱,有人开玩笑说那是‘可怜没人爱’。我们在石头缝里种玉米、种黄豆,一年里没几个收成,有好几个月闹粮荒。上级尝试了很多办法帮扶,始终战胜不了穷山恶水。”

据他介绍,可爱村是个典型的偏远大石山区村,居住着壮、瑶、毛南等5个少数民族,原有140户470人,分散居住在35个自然屯里。人口多的自然屯有8户10户,少的只有一两户。屯与屯之间隔着重重关山,山路蜿蜒盘旋,相互往来极不方便,平时村里要开个会都很难召集起来。

土地贫瘠、自然条件恶劣是可爱村致贫的主要原因,尤其是人口居住分散、水资源严重缺乏、自然灾害频发,制约着该村的发展。全村土地总面积达28平方公里,耕地面积却只有120亩,人均耕地仅0.26亩,且全是旱地,没有水田。

村民们种植的粮食作物,以玉米、黄豆、红薯为主,没有能够卖得上价钱的经济作物,多数农户靠政府救济粮接济。2012年,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2092元,比全县低2250元,处于全县最低水平;全村贫困户达123户,占总户数的88%。

渴望走出山门是一代代可爱村人梦寐以求的愿望。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村民们就通过投亲靠友、易地建房等方式,试图摆脱大山的围困。但皆因无土地、建设资金不足等困难,最终被迫重返大山,自主移民搬迁之路难以走通。

在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1994~2000年)和中央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实施阶段,各级各部门先后投入扶贫资金600多万元,帮助可爱村修通了32个自然屯泥沙路,使33个自然屯用上了照明电,解决了245人的饮水困难。

然而,大石山区的“先天缺陷”束缚了村民们的手脚,让可爱村始终名不副实。平日里,农户的收入来源只能靠外出务工和国家生态公益林补助,家家户户过着“养鸡为油盐、打工为建房、养猪为过年”的拮据生活。

在可爱移民新村博物馆,记者通过行政区划图和一张张生活图片、一件件生产用具,看到了过去可爱村的生产生活状况。赤着双脚、背着箩筐赶圩的老奶奶,挑着木桶、拿着水瓢打水的妇女,背着书包、爬着山路上学的小学生……一幅幅真实的画面,铭记着可爱村不堪回首的贫困历史。

“可以说住的是木瓦房、走的是泥沙路、喝的是地头水柜,村里的孩子要到8公里外的项新村小学就读。全村有3个自然屯未通路,两个自然屯未通电,人均耕地少、产业单一等问题无法根本解决,决定了在大山里的局限,没有希望。”大安乡党委书记袁雄宇分析道。

实施整村搬迁,开辟脱贫新路径

生活受困于穷山恶水,自主移民搬迁又行不通,可爱村群众的出路在哪里?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冲刺阶段,可爱村的扶贫需求变得更为迫切。

可是,穷山恶水好比无底洞,只讲投入、不讲方法,扶贫攻坚是很难落到实处、取得实效的。正如袁雄宇所分析的:“我们进行过测算,如果不搬迁,要彻底解决可爱村通路、通水、通电等问题,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预计需要投入6000万元。而实施整村搬迁,只需不到3000万元就全部解决了。”

袁雄宇认为,可爱村致贫的根本原因不光是基础设施薄弱,自然条件恶劣、不适合居住更是无法改变的现实。只有实施扶贫生态移民工程,帮助村民们走出大山,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群众的增收问题,进而闯出一条精准脱贫的新路子。

2012年4月,广西河池市委决定以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安乡为试点,启动实施开发扶贫整乡推进大安示范区建设,为大石山区精准扶贫提供示范样板。

示范区以乡为单元统一规划,将产业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移民搬迁等统筹起来,整体推进。“从制定规划、实地选点、开展征地,到公示设计方案、组织群众签订搬迁协议、启动安置点建设施工,都是在当年完成。我们还优先吸纳搬迁群众参与施工,让他们对工程进度和质量充分享有知情权,确保了移民新村建设的顺利推进。”环江县开发扶贫整乡推进大安乡项目建设办公室负责人介绍说。

作为一项惠民工程,广西国土资源厅对可爱村移民集中安置点项目用地予以政策倾斜,用地指标统一纳入自治区统筹保障。2012年12月,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将大安乡才平村的集体土地74.25亩征收为国有,作为环江县批次乡村建设用地,可爱移民新村项目用地就在该指标内。

经过一年多的施工,到2014年2月,可爱移民新村在大安乡才平村久怀屯建成,共建设住宅楼45栋90套,原可爱村81户和才平村斗洞屯9户共333人搬进了新居。移民新村占地72亩,采用白墙黑瓦、一栋两户的联排建筑模式,每户占地面积72平方米,建筑面积192平方米,屋后还预留1米宽的绿化用地。

39岁的可爱村长洞屯农民欧建富以前长年在外打工,由于村里交通不便,有时逢年过节都不愿回来。现在一家6口搬进了移民新村,他也选择就近务工,在河池市金城江区做起了室内装修包工头,平时有事没事就常回家看看。

“我们过上了新生活,对家的感情也跟以前不一样了。”韦良原告诉记者,可爱村群众对党的扶贫移民政策始终怀有感恩之情,经常通过举办感恩山歌会、感恩主题晚会、张贴感恩对联等方式,表达对新生活的愿望和信心。

除建设移民新村集中安置外,对可爱村尚未安置的59户村民,环江县统筹易地安置、危旧房改造、扶贫等各类资金,在群众自主选择的基础上,利用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政策,将他们安置在环江县城5家企业住宿区内,引导安置户参与经商、务工和运输,解决了移民的就业问题。

探索有土安置,可爱村从此正名

告别了高山深谷、穷乡僻壤,移民群众的生活出路问题如何解决?怎样才能确保他们既搬得出,又留得住,还能脱贫致富?对此,环江县因地制宜、因人而异,采取“有土安置”和“无土安置”两种模式,有针对性地帮助移民改善生活。

袁雄宇介绍:“在县城安置的,称为‘无土安置’,通过配套落实金融扶持、社会保障、技能培训、就业等政策,引导移民以劳务输出、创业等方式谋生;与之相对应的,就是‘有土安置’,通过有偿调整土地,让移民新村的农户耕种,以发展农业生产和乡村旅游谋生。”

他告诉记者,移民新村安置点组织征地时,环江县按照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在所在村群众自愿的基础上,同步有偿调整了龙脉、拉考、才王、久怀等几个自然屯的耕地646亩,包括水田、旱地和荒坡给搬迁群众耕种,确保可爱村移民人均拥有0.5亩水田、1亩旱地。

据环江县国土资源局规划耕保股股长卢全民介绍,大安乡才平村耕地资源丰富,新开垦的耕地比较多,全村原有人均耕地达1.8亩。“有偿调整土地承包经营权后,才平村的人均耕地依然保持在1.2亩左右,对当地群众的生活水平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卢全民表示。

而有了土地的移民,生活一下子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欧建富一家共分到2.5亩水田、3亩旱地,耕地质量远非旧村可比,土地的产出率自然也高了不少。韦良原一家只有3口人,但也分到1.5亩水田和2亩旱地,他用来种植红心香柚,2016年已开始挂果,预计每亩纯收益上万元。

为推进乡村旅游开发,可爱移民新村还设置烧烤区,鼓励移民开办“农家乐”,吸引周边群众前来参观游览,努力打造集美食、休闲、宜居、宜旅于一体,具有民族特色的美丽乡村。对旧村内的土地,该村实施退耕还林,在坡地上种植了1300多亩核桃树。同时,引进环江菜牛有限公司到山里种草养牛,在维系生态环境、避免土地丢荒废弃的同时,又拓宽了群众的收入渠道。

如今,整村搬迁后的可爱村终于得以正名,移民群众也迎来了崭新的生活。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从搬迁前的2092元提高到5012元,贫困人口从413人减少到22人。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国土在线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zggtzy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