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闭
首页 > 实务指导 >正文

是否报批影响矿权抵押合同效力吗?

2017-12-21 09:23:12    来源: 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石济尘

案 情

2014年6月,某煤炭公司与某银行签订借款合同后,担保公司与该煤炭公司签订委托保证合同,约定由煤炭公司委托担保公司向某银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同日,双方签订反担保抵押合同,约定由煤炭公司将其享有的采矿权抵押给担保公司作为反担保,并由煤炭公司自反担保抵押合同签订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办理抵押登记。后因煤炭公司一直未办理抵押登记,担保公司诉请法院判令煤炭公司立即为自己办理煤矿采矿权抵押登记。

审 判

一审法院认为,反担保抵押合同尽管尚未办理物权登记,但该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当具有法律效力,只是尚未产生采矿权抵押担保的物权效力。反担保抵押合同关于采矿权抵押的内容对合同当事人具有法律拘束力,煤炭公司应当按照约定及时办理采矿权抵押登记。遂判决:煤炭公司于判决生效后立即就其享有的采矿权办理抵押权人为担保公司的抵押登记,并承担相关登记费用。

二审法院认为,反担保抵押合同成立后已经生效。《物权法》施行后,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不动产抵押未办理登记的,不影响抵押合同的效力。

一方面,合同效力问题属合同法的调整范围。根据《合同法》第四十四条与《合同法解释(一)》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断本案采矿权抵押合同的效力,需审查与采矿权相关的法律、行政法规是否规定采矿权抵押合同属于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后才生效的合同。我国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均未规定采矿权抵押必须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亦未规定采矿权抵押合同自批准、登记之日起生效。

另一方面,认定合同无效、成立未生效最大的价值在于阻止或消除合同履行对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害。未经备案的采矿权抵押合同的履行,不涉及损害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的问题。综上,本案反担保抵押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应自该合同成立时生效。

煤炭公司依约自应当履行办理采矿权抵押登记的合同义务。本案中,煤炭公司并未对不能继续履行该合同义务作出合理解释,亦未举证证明具有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六条规定的不能继续履行的除外情形。根据《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八条规定,办理采矿权抵押登记的合同义务不属不能继续履行的情形。另,“抵押登记”和“抵押备案”在采矿权抵押中应属同一概念。综上,煤炭公司应当履行办理采矿权抵押登记的合同义务。遂维持了原判。

解 读

一、矿业权抵押合同与矿业权抵押物权法律关系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

正确审理本案,首先需要明确矿业权抵押合同的生效与矿业权抵押权的生效是两个法律事实。矿业权抵押合同的生效仅仅是创设了债权法上的请求权;而采矿权抵押登记则设立了物权法上的抵押权,两者的效力内容遵循不同的法律规定。

根据合同法和担保法理论,矿业权抵押合同的生效需要同时具备以下要件:第一,主合同生效;第二,矿业权抵押合同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第三,当事人就抵押事宜达成合意;第四,不具有《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 矿业权抵押权设立的要件法律规范没有统一规定,但其与矿业权抵押合同的生效要件显然是分离的。

二、矿业权抵押合同的生效无需批准或登记备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矿业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矿业权人为担保自己或者他人债务的履行,将矿业权抵押给债权人的,抵押合同自依法成立之日起生效,但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抵押的除外。当事人仅以未经主管部门批准或者登记、备案为由请求确认抵押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对这一条司法解释进一步分析如下:

首先,《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而现行法律行政法规没有关于矿业权抵押合同必须经批准或登记才能生效的规定,故矿业权抵押合同不适用该条款的规定。

其次,矿业权须登记并不能说明矿业权抵押合同也须登记。《矿产资源法》第三条规定,勘查、开采矿产资源需要申请、批准并登记。《物权法》一样规定了不动产的登记规则,但不动产抵押合同的生效是不需要有关部门批准或登记备案的,这种联系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也不合乎逻辑。

再次,地方性法规的规定不能作为法律依据。根据《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以及《合同法解释(一)》第四条的规定,地方性法规关于采矿权抵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的规定并不能作为判断矿业权抵押合同生效的法律依据。

最后,将矿业权抵押解释为矿业权转让是对法律的误解。现行的矿业权登记制度中,矿业权出让合同和转让合同的效力取决于行政审批结果,矿业权登记与矿业权出让合同和转让合同不直接发生关系。矿业权转让合同与矿业权抵押合同之间也存在差异。矿业权受让人需要有相应的资质等条件的限制,而抵押权人并不必然是矿业权的受让人,对其不应有限制,这是两者最大的区别。

本案中,法院正确适用物权法的区分原则,不以是否办理登记作为认定抵押合同效力的依据,认定抵押合同有效,有效促进了矿业权流转,保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

独家稿件声明
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国土资源报”。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社动态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网站合作   |    法律顾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承办: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4010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ICP备:京ICP备1305312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937   邮箱:gtzybnet@163.com